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455章 你又对我娘亲做什么坏事了?

时间:2018-02-24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前方地势逐渐开阔。

    汨汨水声响起,沈妙言偏头望去,瞧见那水面上冒着白色蒸汽,不由推了推君天澜的背,“放我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前面不好走,我背着你,免得湿了鞋袜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铁了心要与他唱反调,越发使劲儿地扯他发冠,“你放我下来!放我下来!”

    君天澜没法儿,只得寻了处干净的石头,把她放在石头上。

    沈妙言把那兜竹笋扔在地上,一边脱衣裳,一边道:“这儿有个温泉,我要泡温泉,你去前面守着。”

    她惯会支使他。

    君天澜看了她一眼,见她已然脱得差不多了,只得绷着脸去前面给她守着。

    他刚刚踩过太多水坑,鞋袜早已湿透,如今站在地上,那寒气越发往脚心里钻。

    他缓缓转动着指间的墨玉扳指,大约世间能够如此指使得动他的,也唯有他亲手养大的小丫头了。

    而沈妙言泡在温泉里,热气迎面,舒服地长长呼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她望向不远处那尊高大的背影,眼底皆是怨意。

    既然他爱站着,那就叫他多站一会儿好了。

    虽不能杀死他,好歹也能叫他吃些苦头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便越发恣意地在温泉池子里倒腾玩耍起来。

    君天澜听见背后的水花声,回头看去,就瞧见她像只鸭子,在温泉池子里来回扑腾,小脸上挂着一抹难得的放松笑意。

    他看着,薄唇微不可察地扬起。

    沈妙言玩着玩着,有些累了,于是趴在岸边的石头上,想着眯一会儿,谁知就这么睡了去。

    君天澜正坐在旁边的大石头上,见她终于不动了,于是起身上前。

    他随手把夜明珠放在墙洞里,把她从水中抱出来,又将散落满地的衣物,一件件给她穿好。

    而她约莫是累极了,竟也没醒。

    君天澜给她穿好衣裙锦袄,把她背在背上,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回到行宫正殿,子时已经过了。

    念念正趴在圆桌旁睡觉,被脚步声惊醒,看见自己爹爹把娘亲背回来,不由跳下凳子,沉声质问:“你又对我娘亲做什么坏事了?”

    君天澜把沈妙言放到龙床里,淡淡道:“她是朕的女人,何时轮到你来多问?”

    君念语不服,跟着爬上龙床,掀开被子躺到沈妙言身边,睁着一双凤眸望他,“娘亲不是你一个人的,她也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下来,回你自己寝殿睡。”君天澜冷声。

    “我今晚想跟娘亲睡。”君念语抱着锦被边缘,“父皇占了娘亲这么多日,今儿也该轮到儿臣了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是可以动手就绝不花时间去理论的人,沉着脸,伸手就把他从被窝里拎了出来,一路给拎到殿外,扔到台阶下,转身锁住隔扇。

    君念语摔得屁股疼,盯着紧闭的隔扇,虽气恼,可到底争不过他父皇,只得悻悻离开。

    君天澜在案几后坐了,望向帐中熟睡的沈妙言,心中莫名踏实轻松。

    他翻开一本折子,即便折子里不是什么好消息,可批折子的心情,却好了许多。

    批着批着,偶尔看一眼那小丫头,心中滋味儿越发美妙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就像是吃白米饭时,间接吃一口菜。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沈妙言早已习惯在这个男人的热情下醒来。

    君天澜覆在她上方,埋首于她颈间,细细啃噬着她的锁骨,和锁骨下方的四个烙字。

    略显粗重的呼吸,喷吐在她的颈间和耳畔,痒痒的。

    两人下方,沈妙言最娇嫩处,涨疼得厉害,忍不住推了推他,“徐思娇要害念念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男人心不在焉地应着。

    沈妙言仍推拒着他,下意识地往床角缩,“君天澜,你怎么一点儿都不担心?难道念念不是你儿子吗?!”

    君天澜并不理会她的话,只顾着沉默而凶狠de挺进。

    他泼墨般的长发束在身后,额间几缕青丝凌乱垂落,隐约可见额角沁出的细密汗珠。

    衣襟大敞着,露出的健硕胸膛上,每一寸肌肉的线条都完美得仿佛精.雕而成。

    而他此时薄唇紧抿,即便是做这种闺房之事,神情也仍旧格外专注认真。

    沈妙言见不得他这幅正经样子,恼怒得紧,挣扎着想要翻身下床:“我去杀了徐思娇。”

    男人大掌禁锢住她的纤腰,不容她逃跑,哑声道:“徐思娇暂且不能动,我还有用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要如何?眼看着念念被他们害死吗?!”

    君天澜把她摆成跪.伏的姿势,从背后缓慢把她占有,漫不经心道:“此次东阳山之行,徐政德的庶女徐蓉蓉也来了,此女最喜喝温羊乳。”

    “啧,你家爱妃若知道你把她庶姐的喜好调查得一清二楚,不知是否会吃醋同你闹——”

    沈妙言话未说完,男人忽然猛地一个挺.进。

    令人羞耻的声音,已然溢出唇齿。

    她红着脸,咬牙切齿:“君天——”

    君天澜掐住她娇嫩的下颌,迫使她回头与他相吻。

    于是所有的怒骂与呻.吟,皆都被他霸道的用薄唇堵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君天澜离开时,已是晌午。

    沈妙言有气无力地躺在缎被里,缓了两刻钟,才艰难起身,自个儿沐浴更衣。

    她泡在浴桶中,脑海中浮现出君天澜刚刚的暗示。

    他说,徐家的那个庶女,最喜喝温羊乳。

    而徐政德与徐思娇,原是打算在念念喝的温羊乳中投毒,把他毒死。

    脑海中闪过灵光,她睁开了狡黠的眼。

    她从浴桶中匆匆出来,换了身锦袄长裙,穿过行宫里的朱廊,往君念语住的宫殿而去。

    谁知刚走到一半,就听见迎面传来嘈杂喧哗声,一群宫婢簇拥着徐思娇,正笑语吟吟地往这边过来。

    徐思娇身侧还有一位贵女,气质风度高傲刻薄,大约正是那位徐蓉蓉。

    徐家姐妹也看见了沈妙言,徐蓉蓉率先开口:“哟,这不是大魏女帝吗?哦,我倒是忘了,你如今并非是什么大魏女帝,只不过是周宫中的一个小小官妓。”

    徐思娇笑容无辜,“姐姐说错了,沈姐姐并非是普通官妓呢。能让皇上连着几日都把她留宿在龙榻上,可见她手段了得,前程锦绣。”

    说“前程锦绣”四个字时,她格外放慢了语调,惹得四周宫婢皆都窃笑出声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四章!

    一般菜菜都是每天凌晨24点更新的,系统有时候会延迟几分钟才显示,没办法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