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454章 春闺放榜之时,便是娇娇立后之日

时间:2018-02-24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世间最宝贵精良的长刀,削铁如泥,什么东西斩不断。

    可这宝刀,就这么被她拿来刨土挖笋子了。

    君天澜负手站在原地,看了会儿,眼见着他的爱刀沾满泥土,终是不忍地别过视线。

    沈妙言一边挖笋子,一边算计着时间。

    等到天色彻底暗下来,连澈那边就会行动。

    只要她拖延时间,不叫君天澜暗中发觉,此妙计一定能成功。

    她想得美,很快挖出一根鲜嫩冬笋,左顾右看,没得东西装,于是起身朝君天澜伸出手:“衣裳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瞥了她一眼,褪下银狐毛大氅递给她。

    沈妙言用大氅兜住沾满泥土的笋子,见不远处有只更大的笋子,于是提着裙裾奔了过去。

    君天澜慢条斯理地跟上她。

    等到天色彻底暗下来,沈妙言已经挖了一大兜笋。

    她把大氅系紧,背到背上,笑得眉眼弯弯:“用你的好衣裳装笋,你可心疼?”

    君天澜负着手,淡淡道:“只要你玩得开心,损失件衣裳,算什么事?不过——”

    他话锋一转,缓步走到她跟前,“朕的妙妙把朕弄到距离行宫这么远的地方,莫不是打算让那沈连澈在行宫中生事?”

    沈妙言一愣,迎上他平静过分的暗红凤眸,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这家伙,他怎么会知道的?

    她后背撞上了翠竹。

    君天澜欺身向前,居高临下地盯着她,“没脑子的东西!”

    沈妙言气恼,仰着头,努力与他争辩:“你凭什么骂我没脑子?!”

    “你可知,若那石头上的花纹字迹被发现,第一个死的人,是谁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你!”沈妙言斜睨他,“君天澜,你是不是害怕了?”

    君天澜冷笑,“那群老臣不会接受女人做皇帝,他们不会去想你是所谓的正统,他们想到的,只会是如何杀了你,好杜绝江山易主的可能性!”

    沈妙言望着他,不由愣住。

    “蠢笨东西,下次动歪脑筋前,先考虑清楚利害关系。”君天澜语带轻慢。

    他向来是言语刻薄的人。

    昏暗的竹林里,沈妙言被他骂得红了脸,嘴上却仍是逞强:“你就是怕我颠覆你的江山罢了,哪儿来那么多借口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澜懒得同她争。

    沈妙言一想到他说的那个结果,不知怎的有些后怕,于是抱住装满竹笋的包袱,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回走,只给他留了个后脑勺。

    君天澜抬步跟上。

    然而走着走着,沈妙言却发觉这并不是回去的路。

    她环顾四周,竹林渐渐稀疏,月光如雾,轻笼着漫山遍野。

    “这是哪儿?”她回头。

    君天澜上前,“应当是行宫以南。”

    说着,注意到前方不远处有个山洞,于是牵了沈妙言的手,往那处走去,“我记得这山洞是能直接通往行宫的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盯着他的手,嫌弃地挣扎了会儿,可根本挣不开。

    两人进了山洞,君天澜从袖袋里取出一枚夜明珠用以照明。

    沈妙言忍不住问道:“你随身带着夜明珠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料定你必然要在外面待上许久,此处是山野林间,比不得皇宫里灯火通明,自然要备好照明的物件儿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哑然。

    两人往前走了许久,忽然听得前方拐角后面传来窸窣声。

    君天澜握住夜明珠,顿住了步子。

    沈妙言好奇地朝黑暗处张望,却因为拐角的缘故,什么也看不见。

    不过她很快听见有说话的声音传来:“小太子聪慧过人,等到他再大些,恐怕就杀不得了。娇娇,你得尽快出手。”

    是徐政德的声音。

    沈妙言仰头望了眼君天澜,却因为身处黑暗,看不见他是何表情。

    紧接着,徐思娇的声音响起:“爹爹说得容易,可君念语身边高手众多,女儿根本就没有机会下手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为父已经收买了负责看顾他饮食的嬷嬷。他每日临睡前,有食一碗温羊奶的习惯,只消在那羊奶中下毒,还愁他死不了吗?”

    “君念语死了,可沈妙言那贱人还在!她害死了姐姐,女儿恨不得让她马上给姐姐偿命!”

    “娇娇不必担心。君念语有跟沈妙言分食食物的习惯,等到下毒的那天,一碗羊奶,铁定能让他们两人一道去死。”

    “爹爹真是神机妙算!”

    “哼,她害死你姐姐,为父也记着这笔账呢!不过,这对母子死了也算不得什么大事,你尽快怀上皇嗣,才是最要紧的。”

    “女儿记住了!”

    “为父已经暗中联络附近书院的山长,等春闺结束之后,请他带领全国各地的书生举子,上街请命,让皇上立你为后。春闺放榜之时,便是我的娇娇立后之日。”

    徐思娇大喜,连声音都轻快了几分:“娇娇多谢父亲!”

    两人商议已定,便抬步悄悄离去。

    黑暗中,沈妙言望向君天澜。

    君天澜松开手,夜明珠的薄光,照亮了这一小方天地。

    他的侧脸较平常更为冷峻。

    沈妙言轻笑,“皇上的爱妃真是好大的野心,不若我主动带念念走,给她腾位置?也好过在那深宫里,被她欺负死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低眸看了她一眼,牵着她的手,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沈妙言挑眉道:“你怎么不说话?莫非我还说错了不成?”

    “待我百年之后,这天下,会是念念的。大周是,魏国也是。如今天下一统,你还如此与我闹脾气,究竟有何意义?”君天澜见前方有个水坑,于是在她跟前蹲下,“上来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下意识趴到他背上,垂眸细语,“那是不一样的。我主动送给你,和你自己来抢,是不一样的。更何况,大魏是小雨点的,你凭什么夺走?”

    君天澜背着她,踩过一道道水坑,“封他做个王爷,便也够了。你是这天下的女主人,谁还敢看轻了他不成?”

    “不一样!”沈妙言歪头望向他的侧脸,“君天澜,你分明明白我的意思!”

    君天澜沉默。

    他自然明白。

    可他能如何,纵然他如今权倾天下,可祖宗基业,岂能因为儿女情长而胡来?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