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449章 谢陶,你怎么敢……

时间:2018-02-11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!

    于是她收回视线,轻声道:“是我自己不小心落的水……”

    顾灵均蹙眉,低头望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等到王嘉月换过衣裳,顾灵均便带着她向顾娴告辞,准备回府。

    两人踏出慈宁宫,却在宫门外碰到了顾钦原和谢昭。

    顾钦原牵着谢昭的手上前,“嫂子无事吧?”

    顾灵均望了眼谢昭,刚刚池塘边,只有她和嘉月两个人。

    嘉月素来小心,岂会不小心落水,分明是有人故意推她。

    他越发不满这个小弟媳,淡淡道:“风寒入体,需得回府静养。”

    顾钦原紧了紧谢昭的手,点了点头,“没有大碍就好。”

    顾灵均带着王嘉月离开,往前走了几步,终是忍不住,回头道:“钦原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你的美妾,好生厉害。逼退正室,欺凌长嫂……幸得娘亲不在世上,否则,怕也要被她欺负得抬不起头。”

    说罢,寒着脸,大步离去。

    寒风瑟瑟。

    谢昭仰头,泪眼盈盈地望向顾钦原,“夫君,我并没有欺凌长嫂……”

    顾钦原也垂眸望着她。

    明明是和从前一般美貌,可这双含泪的眼,却莫名和年少时对不上。

    他亲眼看见她害长嫂下水,所以才带她等在这里,指望她能主动和长嫂好好道个歉。

    谁知……

    他的心莫名往下沉了沉,周身更是涌出一股疲惫感。

    “夫君,昭儿真的没有欺凌长嫂,你不信我吗?”谢昭哭得梨花带雨,轻轻抱住顾钦原的腰身,好似眼前的这个男人,是她此生全部的依赖。

    顾钦原抬手想要摸一摸她的发心,手至半空,又轻轻放下。

    半晌后,他望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女人,缓声道:“回府吧。”

    谢昭只当他相信自己,因此擦擦眼泪,欢天喜地地跟他回府。

    及至回到相府,谢昭去沐浴,顾钦原在书房中枯坐良久,忽然起身,往初心院而去。

    初心院黑黢黢的,并无一盏灯火。

    他心中奇怪,亲自提了一盏灯,拾步上了台阶,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屋子里安静得落针可闻,毫无人的气息。

    灯笼照亮了方圆几丈,他看见圆桌上,一柄发簪正压着封纸。

    他把灯笼放下,伸手拿起纸上的发簪。

    银蝴蝶嵌红豆簪子,手工略有些粗糙,并不像是相爷夫人会戴的。

    但这的确是他送给谢陶的,她一直爱不释手,连睡觉也舍不得从发髻上取下。

    可如今……

    他又望向那封纸。

    伸手拿起,“和离书”三个簪花小楷,在火光中,清晰跃入眼帘。

    “……愿夫君相离之后,前程似锦,再娶娇娥,平步金殿青云,膝前儿女承欢。从此,一别两宽,各生欢喜。”

    这手簪花小楷,是他一笔一划,亲手教她写的。

    她竟然,跟他说和离?!

    他盯着“一别两宽,各生欢喜”四个字,猛地攥紧那封纸!

    “谢陶,你怎么敢……”

    灯火跳跃,他的面庞铁青扭曲。

    “我还没有说放手,你怎么敢主动提出和离……”

    他把那封和离书撕成碎片,怒声道:“来人!”

    几名小厮连忙赶了进来:“相爷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“去找夫人,务必给本相连夜找到!”

    几名小厮应了声是,忙招呼府里的人,举着火把到处去找谢陶。

    顾钦原攥着银蝴蝶红豆发簪,失魂落魄地回到昭华院。

    谢昭刚沐浴出来,并不知外面发生了什么,瞧见他呆坐在软榻上,于是笑着走过去,挨着他坐下,柔声道:“夫君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说着,余光却注意到他攥在掌心的发簪。

    她伸手拿过那柄发簪,眼睛里流露出一抹轻蔑和嫌弃,笑道:“夫君真是,拿着这种不值钱的东西做什么?”

    顾钦原望向红豆发簪,“不值钱的东西?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嘛,这样普通廉价的首饰,昭儿房中的丫鬟都不会佩戴呢。”

    谢昭说着,就要把它随手扔掉。

    顾钦原拦住她,从她手里夺过发簪。

    他仍然记得那天在楚京,冬阳温暖,长街热闹。

    他与她立在熙攘繁华之中,他漫不经心地给她簪上这枚发簪。

    而她小心翼翼地摸了摸髻上的红豆,仰头笑得一脸满足:“钦原哥哥,你待我真好!我好欢喜你!我要一辈子与你在一起!”

    清脆软糯的声音,仿佛还浮现在耳畔。

    银蝴蝶红豆发簪,也仍然如旧。

    可是,那个笑起来甜兮兮的,说要与他一辈子在一起的小姑娘,却已决绝地写下了和离书。

    他有些疲惫,伸手揉了揉眉心。

    谢昭挽住他的手臂,“夫君,时辰不早,咱们上床就寝吧?”

    她刚沐浴过,身上细致地熏了花香。

    顾钦原素日里最爱闻这股子玉兰花香,然而如今再嗅来,却分明觉得刺鼻熏人。

    他轻轻抚开谢昭的手,起身道:“书房里还有没处理的公务,你先睡罢。”

    谢昭眼睁睁望着他离去,美眸中不觉涌上一层不解。

    顾钦原回到书房,独自坐在窗下的桌案前,凝望着窗棂外的上弦月发怔。

    烛火燃至一半,他派出去的人终于回来,拱手道:“相爷,属下等查遍了府里府外,都没有夫人的踪影。想来莫不是回了娘家?”

    顾钦原轻抚着那柄红豆发簪,英俊的面庞笼在月色中,分外寂寥。

    她不会回娘家。

    爹娘不疼,只要她敢赌气回去,一定会被谢尚书差人送回来。

    她能投靠的人不多,除了沈妙言和她兄嫂,怕是再无旁人。

    他转了转那柄发簪,淡淡道:“去教坊司和长公主府里找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书房中重归寂静。

    顾钦原轻轻把红豆发簪放到书页上,从前,他也常常与谢陶置气。

    她就像是只兔子,若是逼急了,也要离家出走的。

    但她手头不宽裕,又心疼在外面的花销,没过半日,就会自个儿乖乖回来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了,都是如此。

    可是这一次……

    顾钦原在月光中闭上眼。

    这一次,总觉得,她似乎不会回来了。

    另一边,皇宫。

    顾家人走后,夜宴也已进入尾声。

    姬如雪一心要给顾娴留下个好印象,因此自告奋勇要伺候顾娴洗漱净手,谁知用力太猛,直接掀翻了一银盆的水!

    一盆水,全部洒落在顾娴脑袋上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