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446章 她是小怪物!

时间:2018-02-11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!

    谢昭眼圈越发地红,依偎到他怀中,仰起泪兮兮的小脸,嗓音娇弱:“相爷,那年冬天,谢府后门外发生的一切,妾身此生难忘。相爷既从那个时候就闯进了昭儿的心房,那么昭儿这一生,都不会放相爷出去。”

    顾钦原垂眸望着她,脑海中隐约浮现出当年的情景。

    他其实已经记不大清了,他忘记了那个姑娘穿什么样的衣裳,忘记了那个姑娘的容貌,只记得她有一双极漂亮纯净的眼。

    那双眼,他想了整整二十年。

    如今那双眼睛,就在他面前流泪。

    他心中升起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,总觉得哪里不对,却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。

    于是他取出帕子,轻轻为谢昭拭去眼泪。

    谢昭抱住他的腰,侧脸贴在他胸膛上,哭得梨花带雨:“昭儿自知是福薄之人,比不得妹妹能让大家都欢喜。可是相爷,昭儿爱着你呀!昭儿不想把你让给妹妹,相爷,您不要离开昭儿好不好?”

    她字字泣血,仿佛肝肠寸断。

    顾钦原心软得紧,又想到她还怀有身孕,于是轻哄道:“罢了,我今日就不去初心院了,你莫要再哭,没得伤了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谢昭感激地仰头亲了他一下,“还是相爷疼我!”

    昭华院其乐融融。

    对面的初心院,门庭冷落,初雪渐积。

    门前的垂花棉布帘,被风吹得缓慢晃动。

    里面圆桌上的和离书,墨迹已干,空余下满室浅浅墨香。

    和离书上压着一枚发簪,发簪上银蝴蝶的薄薄羽翼,正轻微颤动。

    其上嵌着的两粒红豆,如血鲜红,流转着黯淡的光泽。

    红豆是相思之物,却往往亦是断肠之物。

    入夜之后,皇宫。

    群臣聚集在大殿中饮酒作乐,御花园却是一片寂寥。

    花思慕双手托腮坐在抱厦外的石阶上,正朝着遍布星粒的夜幕发呆。

    鳐鳐小公主如今也不知怎么样了,是否有想念他?

    他正寻思着,却听得前方传来喧哗声。

    他抬头望去,只见几名八九岁的小公子,正围着个小姑娘,使劲儿嘲笑她。

    那小姑娘不过五六岁大,抱着只布偶兔子,穿素色绣花宫裙,面容很是甜美可爱。

    只是,她束在腰间的长发却苍白如雪,月光下,连肌肤都是通透的白。

    加上她眉宇间那股子不符合年龄的冷静从容,她看起来就像是来自雪山之巅的神女!

    花思慕惊讶地张大小嘴,正感叹着世间竟有如此造化钟神秀之人,却被那几名顽劣的小公子破坏了气氛。

    他们围在君佑姬身边,拼命朝她吐舌头,“略略略,小怪物,你是小怪物!”

    还有年纪小的不懂事,甚至捡起地上的石头去砸姬如雪:“她肯定是地狱里爬出来的小鬼!哪儿有人长成这样的?”

    从抱厦所连接的游廊里,又成群结队跑出许多年纪小的小姐,看见君佑姬时,纷纷好奇地围上去:“哇,她是谁呀?!”

    “她的头发是白色的耶!”

    “她是小怪物!”

    “略略略,小怪物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起哄。

    君佑姬安静地站在人群里,眉目从容。

    鬼市里什么稀奇古怪的人都有,可外面的世界,却是一个非常正常的世界,她被当成奇怪的人,大约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她懒得与她们计较,抬步打算离开。

    坐在台阶上的花思慕却连连摇头,“胡闹,真是胡闹!”

    说着,起身迅速走到君佑姬身边,把她护在身后,板着脸训斥那群孝儿:“你们这些家伙,半点儿眼光都没有!这等造化钟神秀之人,岂是你们这些凡夫俗子欣赏得了的?!”

    造化钟神秀之人?

    君佑姬挑了挑眉头,正眼看向花思慕的背影。

    花思慕是镐京城里有名的小霸王,那群孩子看见他亲自出面,哪里敢再闹,纷纷朝君佑姬吐吐舌头,就飞快跑走了。

    见他们都跑掉了,花思慕才转向君佑姬。

    他最是爱美之人,对待美人,也格外尊重耐心些。

    因此,他朝君佑姬作了个揖,“小姐可有受到惊吓?”

    君佑姬觉着他好玩儿,唇角迅速翘了下,又很快恢复从容冷静,“我自是无事的。”

    花思慕这才起身,在月光下望着她的面容,认真问道:“我从未见过你这样好看的姑娘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君佑姬在石桌旁坐了,斟了杯茶,用细指蘸着茶水,在桌面上写字:“君佑姬。我爹爹姓君,我娘亲姓姬,所以我叫君佑姬。”

    花思慕忙上前,从袖袋里取出帕子,细细给她擦拭干净手指,认真道:“我叫花思慕,乃是因为我爹爹姓花,我娘亲闺名中有个‘慕’字的缘故。”

    他好奇地瞅了眼君佑姬,“镐京城里姓君的人不多,不知你是哪家王府的小郡主?”

    君佑姬觉得这人说话真有意思,虽很想笑,却只是微微抿嘴,努力绷着那张清寒小脸,“我爹爹说,外面坏人多,不许我随便告诉人家,我是从哪儿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有理,有理!”花思慕满脸赞成,“如姑娘这般貌美的女子,行走世间,确实该小心翼翼,免得遭人惦记。”

    他不过十岁大的年纪,说起话来却像极了花容战,一套一套的。

    君佑姬望了眼夜色,起身道:“我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花思慕忙追了几步,“佑姬姑娘,你住在哪儿,我以后怎么找你玩儿呀?”

    君佑姬站在清冷的月光中,回眸看他:“若有缘,自会相见。”

    花思慕目送她离开,站在原地,痴人似的叹息一声,“世间竟有这般奇异的姑娘……”

    此时,慈宁宫中,正举办着皇族夜宴。

    男眷和女眷是分开的,因此内殿中,只有顾娴、姬如雪、沈妙言、徐思娇、王嘉月、顾湘湘等人。

    姬如雪与沈妙言坐在一处,因着雪白长发与冰雪似的肌肤,引来四周宫娥们的频频张望。

    她今日穿着得体大方,双手搅在裙面上,颇有些紧张:“妙妙,婆母是什么样的人啊?她会不会不喜欢我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