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437章 朕,也想尝一回你的热情

时间:2018-02-11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!

    他摸到床榻边,见榻上果然躺着个温香玉软的女子,忙叫了声“我的美人儿”,便迫不及待地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黑暗中,这大太监激动地把秋水绑了起来,又不知干了什么,惹得秋水猛地尖叫出声,尾音还带着十二万分的痛苦颤抖。

    他连忙用肮脏的贴身亵裤,塞进秋水的嘴里。

    黑暗中,沈妙言面无表情,静静聆听秋水疼痛的哼声与挣扎声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她捻了捻指尖,觉着甚是无趣,于是勾唇一笑,抬步离开了这间yin乱的寝屋。

    夜风吹拂起她的广袖与裙摆。

    那舞裙是薄纱所制,隐隐透出她那身世间罕见的冰肌玉骨。

    因着百媚生的奇药,使得她周身那倾倒众生的媚意,宛如从骨子里透出。

    过花廊,绕亭阁,一举手一投足,风情万种,妖娆不可方物。

    而就在她离开不久,徐思娇缠着君天澜,驾临了教坊司。

    她是要让君天澜看见沈妙言的惨状的,叫他知道,这个女人低贱到可以被太监随意玩弄,根本不配做他的女人,于是缠着他直奔秋水的屋子。

    谁知一进去,宫女用宫灯那么一照,看到的竟是张公公与秋水!

    张公公吓得半死,忙滚下榻求饶。

    而秋水躺在榻上,好好的姑娘,被折磨得体无完肤,睁着一双涣散的眼睛,下.体.狼藉,血液横流,俨然是濒死的模样。

    徐思娇暗暗心惊恼怒,望向君天澜,陪笑道:“是臣妾弄错了,姐姐竟不住在这间房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何等通透的人,一眼看穿她的计谋,知晓她想谋害他的妙妙,虽恨不能一把掐死她,然而到底克制住了。

    他负着手,吐字冰冷:“二人祸乱宫闺,斩立决。”

    夜凉鬼魅般出现在屋子里,不等张公公磕头求饶,手中长刀快如闪电,已取了他的性命。

    秋水亦无处可逃,被夜凉一刀抹死。

    此时季嬷嬷等人已闻讯赶来,在门外磕头行大礼:“奴婢等不知皇上驾临,未曾远迎,求皇上恕罪!”

    君天澜看也不看她们,寒着一张俊脸,抬步往教坊司而去,“把沈妙言送到乾元殿。”

    季嬷嬷暗暗惊喜,忙道:“奴婢遵旨!”

    徐思娇自讨个没趣,连忙追上去:“皇上,您今晚要宠幸沈姐姐吗?”

    君天澜没搭理她。

    徐思娇站在原地,咬住唇瓣,眼睁睁望着他远去,恨恨跺了跺脚。

    沈妙言正在自己屋子里泡脚呢,莫名其妙被季嬷嬷等人拖走,扔进滴了百媚生的牛乳中细细洗过,又找了套寻常宫女的衣裙给她穿上。

    两名小宫女提着宫灯走在游廊里开路,季嬷嬷亲自领着人,一路谆谆教导:“皇上看中你,是给你脸面,你可莫要使小性子。嬷嬷知道你与皇上有些误会,可什么误会是解不开的,男人嘛,哄一哄不就好了?”

    沈妙言始终目视前方,并不曾回她话。

    破碎了的爱情终究无法还原,他以家国天下为误会,把她逼到走投无路的境地,尊严,脸面,身份,他剥夺了她的一切。

    遭遇了刻骨铭心的背叛,这般死局,又如何解得开?

    终于到了乾元宫,季嬷嬷又叮嘱良久万不可得罪皇上,才带着小宫女离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站在屋檐下,仰头望着那九九八十一级台阶,她仍旧记得当初楚宫中,她是如何从这样高的台阶上滚下来的。

    她垂眸,拎着裙摆,一步步踏了上去。

    乾元宫灯火通明,福公公亲自候在外面,见她上来了,于是引着她进了寝殿,送她进去前,仍旧与季嬷嬷一般叮嘱着,万不可得罪皇上。

    她勾唇轻笑,他已是天底下最尊贵的人,她哪里敢得罪?

    宫女撩起锦帘,她跨进去,殿中燃着地龙,很是暖和。

    宫灯明亮,那个男人跪坐在矮几后,正临案写字。

    他今夜着素白常服,乌青长发披散下来,只简单在发尾束了根墨金发带。

    他鲜少穿浅色的衣裳,宫灯映衬在他的侧脸,倒透出与往日不同的英俊雅致来。

    而这样的美景,沈妙言是不屑欣赏的。

    她面无表情地走到他跟前,淡淡道:“唤我来,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“研墨。”男人声音清冷。

    沈妙言在矮几旁跪坐下来,边低头给他研墨,边不经意地瞟向他正摊开的奏章。

    那奏章是言官弹劾顾钦原的,说他宠妾灭妻,以致正室流产。

    她愣了愣,顾钦原的正室,不就是阿陶?

    阿陶她,小产了?!

    似是注意到她的目光,君天澜搁了笔,侧眸望向她,“可想去看谢陶?”

    沈妙言收回目光,“看了又如何,她终归是顾钦原的妻子,不是我的。我再如何心疼她,也不能还给她一个孩子。你与其问我是否想去看她,还不如问我,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无理至极。

    君天澜挑眉,“那你对这事,有何看法?”

    沈妙言直视他的双眼,“顾钦原宠妾灭妻,有违祖训,着实可恶。你就该夺了他的相位,再叫他与阿陶和离,由着他和谢昭过日子去。”

    如此,才算是为阿陶出一口恶气。

    君天澜伸出手,轻轻覆在她的发心。

    沈妙言下意识想要推开他的手,男人反握住她的手腕,就势一拉,把她拉到自己怀中。

    冷甜的龙涎香扑面而来,沈妙言挣了挣,没能挣开。

    灯火明媚。

    君天澜低头注视着怀中姑娘,他的妙妙,却比灯火还要明媚。

    不过才离开十几日的功夫,她的容貌气度竟比从前精致妩媚许多,浑身透着股勾人的异香,叫人几乎把持不住。

    他搂着她温软的身子,低头深嗅她脖颈间的异香,“她们对你做了什么,叫你变得这般勾人?朕的探子说,进教坊司的王孙公子越发得多,都变着法儿地想去看你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被他箍得紧紧,他带着薄茧的粗糙手掌,已然探进她的裙底。

    她强忍着难堪,低声喝道:“君天澜,你做什么?!”

    君天澜忽而住手,扳正她的脸蛋,居高临下地挑眉:“那夜,你待君舒影好生热情。朕,也想尝一回你的热情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