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431章 百媚横生的尤物

时间:2018-02-11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!

    教坊司。

    眼见着还有两日就是除夕,嬷嬷们都加紧排练歌舞,务必确保每个细节都完美无缺。

    沈妙言因为生得美,所以即便是晚进宫、资历不足,也依旧被安排进了舞姬之中,还是最醒目的领舞。

    那夜君天澜的疯狂历历在目,好在有百媚生这味奇药,泡过两次之后,肌骨的伤口皆都痊愈如常。

    露天的宽大训练场中,她身着淡金色薄纱舞裙,在一众舞姬的衬托下折腰而舞,宽袖与裙摆翻飞,犹如从九天之上飞落下来的一只金蝶。

    乐声已近尾音。

    旋转,旋转……

    足足旋转了七千两百度,随着最后一个音符落下,她才收舞。

    清寒的小脸,在冬雪之中,透着厌世情绪,却又从玉质般的肌骨里,生出不经意的妩媚,宛如盛开在白骨上的玫瑰,危险,妩媚,带着绝情绝爱的禁欲之美。

    足以叫任何见了她的男人,难掩心动。

    教坊司中地位最高的三个嬷嬷,就站在高阁之上,静静欣赏完了这场舞。

    她们望着沈妙言离开那群舞姬,她额间一点朱砂,赤脚走在雪地中,一步一摇曳,一步一生莲,连纤纤玉手不经意撩起长发的弧度,都透着倾尽天下的妖娆和媚态。

    直叫四周路过的宫女与内侍,都看直了眼。

    百媚生,百媚生,这才是天上人间,真正百媚横生的尤物!

    沈妙言漠然仰头,对她们脸上或惊喜或激动的神情,半分反应都没有。

    她回到闺房,自己烧了一壶热水倒进盆中,又小心翼翼兑了些凉水,这才把双脚泡进去。

    她低着头,因为天冷,所以双脚的颜色是惨白的。

    她又摸了摸手臂与腰肢,琥珀色瞳眸透着薄凉。

    这几日为了练舞,但凡她哪里有做的不好的地方,那群嬷嬷就会拿针扎她,既不留下伤口,又叫她知晓厉害。

    说起来也不知怎么回事儿,自打那夜过后,教坊司里,所有人都变着法儿地欺负她,克扣她的饭食,故意把她的舞裙划拉破叫她挨嬷嬷们的骂。

    她想着,弯腰揉了揉双脚。

    不过,无论受怎样的欺负,无论陷入怎样的绝境,她都想要活下去。

    她要离开这座囚笼,离开那个男人,带着小雨点和鳐鳐,回他们温暖的家!

    她忍不住酸了鼻子,抬袖擦了擦泪花,小脸清寒而坚定。

    洗完脚,她穿上唯一一双绣花鞋,这鞋也不知是谁留下的,破的不成样,被她捡了来,虽稍稍有些挤脚,可到底比光脚要暖和。

    她又拿起搭在床头的薄袄,爱惜地穿上。

    教坊司的姑娘,常年赤脚穿薄纱舞裙,她本也是这般,只是那日和王静姝去大堂吃饭时,看见有管事嬷嬷丢弃了一个包袱,她们两个捡来翻开,里头正好装着两件破旧的灰褐色薄袄子。

    虽破旧,好歹也能遮挡风寒。

    她收拾好,才起身去往饭堂。

    谁知刚出门,就看见好多歌姬舞姬以及宫女们,兴奋地拎着裙摆往外面跑。

    王静姝奔过来,一把拉住她,兴奋道:“沈姐姐,听说徐贤妃在冰湖上散碎银子呢j上开恩,允准宫人们都去捡!你要不要同我一道?”

    沈妙言默了默,温声道:“我还是不去了,你自个儿去吧。”

    王静姝心思单纯,尚不知道她的身份,于是劝道:“你真傻!咱们在这里,想吃个鸡蛋都要额外给嬷嬷们塞钱,可咱们又没有俸禄,又没有贵人打赏,如今现成的捡银子机会,干嘛不去?”

    见沈妙言还在犹犹豫豫,她“哎呀”了一声,拉起她的手,飞快朝教坊司外奔去。

    两人一路跑到御花园,只见御花园中央的大湖湖面果真结了厚厚一层冰,有描金雕花的朱红画舫横卧在其上。

    冰面上洒着不少碎银子,数百个宫人都忙着捡拾,你争我夺,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而画舫之上,聚集着镐京的公子王孙、世家贵女,正含笑对冰面上那些宫人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他们中间,则坐着君天澜与徐思娇。

    徐思娇今日打扮格外艳丽,穿着丝缎妃子服制,云鬓上戴着凤衔珠发钗,讨喜的小圆脸上浮着可爱笑容,正欢喜地与君天澜说话。

    君天澜始终是面无表情的模样,并未亲近她,却也没有拒绝她。

    而那群王孙公子之中,还有不少沈妙言认识的人,如花容战,如韩棠之。

    她害怕被认出,忙低下头,装作捡银子的模样。

    宫人太多,她和王静姝被冲散了,于是学着那群宫人,跪伏在冰面上,不停膝行向前,仔细摸索散碎银子。

    可她的姿容实在太过出众,纵然身着破旧的麻褐色薄袄,跪伏在那么多人之中,也依旧醒目得令人惊叹。

    徐思娇一眼看到她,下意识地望向君天澜,却见他从沈妙言身上,漫不经心地移开目光。

    她心中窃喜,笑道:“皇上瞧,那不是沈姐姐吗?她竟也来捡银子呢。臣妾心疼姐姐,不如多撒些银子到她身边吧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摩挲着指间的墨玉扳指,不置一词。

    徐思娇得了默认,立即起身,从婳儿手中提着的银盘里,抓起一把,往沈妙言所在的地方掷去。

    漫天的碎银子,令在场的宫人们眼红不已,卯足了劲儿地往沈妙言那处挤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还沉浸在自己的心事里,猝不及防突然涌来那么多人,吓得紧忙想要往后退,可到底是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许多人踩在她身上、双手上,拥挤之下,把她原就破旧的薄袄撕扯开来,无数泛黄的棉絮从裂缝中涌出,看起来格外狼狈可笑。

    宫人们抢光了银子,望着她忍不族笑出声。

    画舫上的人也都在笑。

    沈妙言面颊涨得通红,羞得恨不能钻进水底。

    思绪紊乱中,她忽然回想起当初,她与五哥哥,在宣王府干过的好事。

    那是夏日,他们住在湖心的蓬莱阁里,五哥哥为了哄她高兴,把府里的小厮都召集来,给她好多箱金莲花、银莲花,让她扔到水里,叫那些小厮去争去抢。

    当时,她就站在徐思娇的那个位置,一身金贵,嘲笑着那群小厮。

    她回想着,眼圈忍不住发红,原来当初的她,竟有这样丑陋的时候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