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420章 夫人原已有一个多月的喜脉

时间:2018-02-11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!

    谢陶死死攥着裙摆,一边哭一边望向顾钦原,“钦原哥哥,我真的没有推她下水!是她自己,是她自己跳下去的!”

    顾钦原身后的棉布帘被卷开,芳儿红着眼圈,恶狠狠盯着谢陶,“大夫人胡说什么?那么多人在那里,大家都亲眼看见,是你推小夫人下水的!定是你嫉妒我家夫人怀有身孕,所以才这般恶毒!你好狠的心啊!”

    她骂完,哭着掩面回了内室。

    穿过两道珠帘,她奔到谢昭床榻边,放下掩面的手,那张脸儿分明是笑着的。

    “夫人,那小贱人被相爷罚跪呢!那么多婆子丫鬟看着,又是大冷天的,跪在那儿的样子,别提有多狼狈了!”

    谢昭勾唇轻笑,“相爷可有说,罚她跪几个时辰?”

    芳儿笑容越发灿烂,“相爷说了,夫人您什么时候醒,就罚她跪到什么时辰!”

    谢昭挑了挑眉头,娇笑着把玩着香帕,“啧,那我可要多睡上几个时辰,才能对得起我的好妹妹啊……”

    此时,天空乌云密布,不过一时半会儿,就有雪花飘零而落。

    身着云碧色小袄的姑娘,跪在冷硬的青石板砖上,被膀大腰圆的婆子死死按着肩膀,不让她起来。

    她仰头望着坐在屋檐下品茶的男人,两只漆黑的圆眼睛里,闪烁着懵懂茫然的光。

    她看见他穿着墨绿色绣仙鹤补子的官服,腰间束着四指宽的玉腰带,墨青长发用长冠束起,冠玉面庞冷峻如霜,便只是简单坐在那里品茶,姿妍体态亦是无双风流。

    他是个好看又有才华的男子,这些年来,无怪乎镐京城里有那么多贵女,都喜欢在宴会上对他频频顾盼。

    可他向来坐怀不乱。

    她蠢笨地以为,他是因为喜欢她,所以才对那些贵女不屑一顾。

    毕竟,无数个春帐暖暖的夜晚,他都会抵着她的耳畔,轻声呢喃她的名字……

    可到头来,直到他纳了谢昭,她才明白,原来他真正喜欢的姑娘,是谢昭。

    她的泪水越淌越多,望着顾钦原的视线,也被泪水染得模糊。

    膝盖处是绵绵密密的疼,阴寒刺骨,仿佛有无数根银针,细细地扎着她的骨肉。

    雪花落了满头满身,她冻得发抖,在抖了两刻钟后,终于渐渐失去意识,只用一双毫无神采地眼睛,静静凝望那高高在上的男人。

    她真欢喜他。

    欢喜他的才华,喜欢他的良善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喉头微动,她咽下一抹腥甜苦涩,瞳孔渐渐涣散开。

    可是,她卑微如星子,又怎能让如太阳般耀眼的他,看见她呢?

    顾钦原余光始终盯着她,带着打量,带着探寻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,在没有昭儿的时候,他们也曾好好恩爱过。

    她天真如孩童,最喜欢看他读书。

    明明有丫鬟婢子,却非要事事亲自动手,熬夜给他做衣裳、做鞋袜,又怕他夜里看书伤了眼,不顾困倦始终守在旁边,时时添灯研墨……

    顾钦原望着那雪地里跪着的小姑娘,她的脸色苍白如纸,娇小的身子,在大雪中摇摇欲坠,若没有那婆子按着,恐怕早就要晕倒在雪地里了。

    他看着,心头逐渐浮现出一股奇怪的感觉。

    像是……不忍?

    指尖捻了捻温热杯盏,他正要唤她起来,谢陶忽然捂住肚子,低声呜咽起来,“肚子疼……肚疼……”

    那按着她的婆子扬眉道:“疼什么疼?!莫不是想要装病,躲了相爷的罚?!”

    谢陶眼泪流得更凶,紧紧捂着肚子,身子如煮熟的虾般,蜷缩弯曲。

    豆大的汗珠从额角滚落,她呜呜咽咽,红着眼圈,艰难抬头望向顾钦原,声音发抖:“钦原哥哥,呜,我肚子疼……肚子疼……”

    顾钦原蹙眉,不大确定,这是不是她装出来的。

    正犹豫间,却看见,那素白罗裙上,有鲜血逐渐晕开。

    他一愣,还未回过神,谢陶双眼一闭,无力地晕倒在地。

    她身下的鲜血越流越多,看起来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顾钦原猛地站起身,摔了茶盏奔过去,手忙脚乱把她扶起,望着她身下,那晕染开大片的殷红污血,指尖发颤。

    他把她打横抱起,疾步往初心院而去。

    那冷峻的面庞上,头一次出现了难以掩饰的焦虑。

    他边疾走,边厉声大喝:“还不去宫里请太医!快去请太医!”

    小厮急忙应是,飞快去牵马请御厨了。

    初心院内室,三个暖炉,烧得满室温暖如春。

    然而聚集在这里的几名太医,却个个满头冷汗。

    隔着一道淡粉绸布帘,顾钦原坐立难安,指关节不停叩击着桌面。

    他坐了半晌,终于忍耐不住,闯进那布帘里。

    只见床榻上的姑娘,面如金纸,纤细小手搁在被褥外,腕上还搭着一块捉脉的帕子。

    他坐到榻边,握住她冰凉的手,满脸戾气地转向那群太医:“到底怎么样了?!”

    几名太医束手无策,为首的院判战战兢兢站出来,拱手道:“相爷息怒,夫人原已有一个多月的喜脉,只是夫人刚刚怕是受了什么刺激,又受了饥寒,这才导致胎儿不保。夫人身上有旧伤,身体早已不堪重负,实在虚弱得紧,怕是长久以来都不曾好好修养过……”

    他后面说了什么,顾钦原一个字都没听见。

    他眼神放空,胎儿不保?身体虚弱?

    放在膝上的手,逐渐收紧。

    官服被攥得皱起,他也仿佛浑然不觉。

    五脏六腑宛如被一只铁钳般的大手捏住搅弄,他长久地陷入窒息压抑,几乎要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对面昭华院中,芳儿震惊地把谢陶的事情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谢昭那张美丽的面庞,有瞬间凝滞,“那小贱人怀孕了?!”

    “夫人放心,已经流产了,威胁不到您的!”

    谢昭却仍旧皱着眉头,不悦地揉皱了香帕,“顾钦原从前都是叫她喝避孕药的,她竟然也能怀上孩子,可见顾钦原最近这段时日,待她比从前好……哼,你去初心院告诉顾钦原,就说我醒了,想他了。”

    芳儿应了声好,立即去办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