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416章 原以为妙妙学乖了,没想到……

时间:2018-02-11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!

    窗外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地寻声望去,才想起她已经看不见了。

    清雅甘甜的莲花香扑面而来,带着丝丝雪水的凉意,她立即猜到来的人是是谁。

    君舒影身着月白劲装,忌惮地望了眼熟睡的君天澜,从怀中掏出一只布兜放到沈妙言手中。

    他小心翼翼趴在床头边,声音极低:“鬼帝不许师姐给你炼制丹药,我告诉师姐你过得很不好,师姐不忍,偷偷为你炼了这三十颗,并让我转告你,这丹药长久吃下去终究不是个事儿,让你务必慢慢戒掉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如获至宝,捧着布兜,衷心道:“谢谢五哥哥!”

    说着,迫不及待地含了一颗到嘴里。

    君舒影又望了眼君天澜,沉吟片刻,忽而握住沈妙言的手,“妙妙,咱们当初在楚国的约定,你可还记得?”

    “约定?”

    “你曾说,若君天澜在四国盛典上不曾生事,我就给你一个承诺。反之,你给我一个承诺。”君舒影把她的手握得很紧,“这话,可还算数?”

    沈妙言觉得他掌心极暖,轻声道:“自是算数的。只可惜我如今再不是那权倾天下的大魏女帝,便是想给五哥哥什么东西,怕也给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给得了。”君舒影单膝跪在榻前,借着微弱烛火,细细凝望她苍白的面庞,“小妙妙,他要江山社稷,要黎民百姓,可我只要一个你。跟我离开,可好?”

    沈妙言前段时间才被君天澜狠狠折磨过,以致她如今一听见“离开”这个词,就下意识地全身发抖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镇静下来,她鼓起勇气,“五哥哥,我想要离开。可我表哥和侄子,还在他手里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一起离开!”君舒影欣喜若狂,“我会安排好的,小妙妙放心。”

    两人又说了许多话,沈妙言从他口中得知了外面的情形,知道小雨点和表哥都很好,不觉又安心许多。

    过了一刻钟,沈妙言怕君天澜醒了,忙催促君舒影快些离去。

    君舒影单膝跪地,一手握着她的手,一手撑在床榻边。

    他是打算走,可望见君天澜似乎还在熟睡,于是小心翼翼直起上身,凑到沈妙言的脸蛋边。

    想要,亲一亲她。

    沈妙言清晰察觉到那浅浅的呼吸,正喷吐在自己面颊上,有些痒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地抬手,捂住脸蛋,蹙眉嗔道:“五哥哥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不好意思地勾唇笑了笑,替她掖好被角,趁她不注意飞快吻了吻她的额头,这才满足离开。

    沈妙言却吓得要死,心脏狂跳,抱着那兜丹药的手,都忍不住地发抖。

    好容易平静下来,她抬手摸了摸额头,正想着把丹药藏在哪里好,身侧一道清寒低冷的声音陡然响起:“原以为妙妙学乖了,没想到……呵。”

    那低笑声宛如毒蛇,骇得沈妙言魂飞魄散,整个人都哆嗦起来。

    君天澜他,原来没有睡着吗?!

    君天澜坐起身,掀开被褥,就去夺她抱在怀里的布兜。

    沈妙言哪里肯给,死死拽在怀里,厉声道:“君天澜,你不要太过分!”

    君天澜扣住她的手腕,不由分说地抢过布兜:“过分?如君舒影那般,放任你对这种东西上瘾,难道就是爱你?!”

    沈妙言咧嘴就想哭,发觉自己哭不出来,又拼死去够那包布兜:“我已经够听话了,你还要这样对我!君天澜,我求你,不要管我的事好不好?!”

    男人自然不肯依她所言,冷冷道:“夜凛。”

    夜凛从外面进来,那布兜迎面就扔到他怀里。

    他抱着布兜,听见君天澜冷冷吩咐:“烧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闻言,几欲发狂,扑到君天澜身上,拼命捶打他的胸膛:“你夺走了我的家国,还要这样对我!君天澜,我究竟欠了你什么,我究竟欠了你什么?!”

    君天澜扭住她的双臂,把她摁在被褥上,瞳眸绯红:“我所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你!”

    夜凛战战兢兢,这真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。

    他捧着布兜,犹豫片刻,还是乖乖扔进了寝殿的火炉子里。

    那兜丹药刹那爆发出一阵耀眼火光,在昏暗的大殿中,极是炫目。

    他朝龙床拱手:“皇上,已经烧没了。”

    语毕,见帐中人并不理睬他,只得自个儿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暖帐中,沈妙言翻身坐在君天澜身上,揪着他的衣领,歇斯底里地尖叫:“你还我丹药,还我丹药!”

    君天澜眼神转冷,紧握着她的手腕,把她从榻上拖出来,不顾她的挣扎,拿了湿冷的帕子往她额头上擦。

    他的力气很大,只擦了两下,她的额头就通红通红。

    沈妙言手脚并用地挣扎,情急之下,连脏话都骂出了口:“混账东西!君天澜,你他女马就是混账!你还我家国,你还我眼睛,你还我丹药!你放开我,狗东西,你放开我!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脸颊上就重重挨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她被扇得跌倒在地,捂着红肿的面颊,霎时嚎出了声。

    然而空洞无神的眼睛,却无法流出半颗眼泪。

    于是她嚎了一会儿,就慢慢地止住了声音。

    巴掌大的精致小脸,逐渐恢复面无表情,除了呼吸起伏,她看起来就像是没有感情的木偶。

    君天澜垂在腿侧的手指动了动,颇有些懊悔。

    他绷着俊脸,弯腰想去扶她。

    指尖刚触及到她的衣袖,她就像是被火焰灼伤一般,立即往后缩去。

    烛火幽幽,把两人的脸照得晦暗不明。

    好半晌,君天澜才弯腰,不由分说地把她拽起来,拖着她往龙床而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一手捂着脸,被他扔在床上,立即钻进被子里,瑟缩在墙角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君天澜拿了药箱,又把她从墙角拽出来,仔细给她上药。

    上完药,他注视她良久,想起刚刚君舒影吻了她,于是又拿湿帕继续给她擦拭额头。

    沈妙言脸颊疼得厉害,忽而起了报复他的心思,慢吞吞道:“不就是吻了一下,有什么好擦的?早在幕村时,我与五哥哥就有了夫妻之实。在魏国时,那些男宠,我都曾一一临幸过。便是连澈,我也——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