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415章 相爷说妹妹蠢笨

时间:2018-02-11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!

    而另一边,顾府。

    初心院中,两个大丫鬟坐在屋檐下,一边嗑瓜子一边聊天,她们两人正是谢昭派来给谢陶用的。

    屋子里燃着一盆炭火,谢陶穿暖和的云碧色夹袄,正抱着毛色雪白干净的小猫逗弄。

    一名十四五岁的小姑娘走过来,手里还拎着精致食盒,眉眼弯弯地笑道:“小姐,奴婢去外面买了精细甜点,你应当欢喜吃的。”

    炭火是张祁云从围墙那边扔进来的,小年糕是他抱过来的,连这唯一亲近的小丫鬟,也是他打发过来伺候的。

    谢陶本欲拒绝,可这小丫鬟赖着不肯走,她没办法,只好从自己嫁妆里取了银票,绑上石头,从围墙扔到张祁云家里,算是酬谢他。

    小丫鬟名唤软软,看上去人如其名,非常可爱柔软,和她一般好欺负的样子。

    主仆俩围坐在火炉边,津津有味地吃起了点心。

    府里大厨房派下来的吃食,实在无法下口,有好几次,那菜都像是从泔水里捞上来的般,别说是人,便是小年糕,也要嫌弃地躲远。

    所以,谢陶才会请软软去府外买吃食进来。

    主仆俩吃完这顿热乎甜点,软软抱着小年糕撸毛,谢陶跑到内室,蹲在自己的嫁妆箱笼前,小心翼翼打开,望着里面的东西直皱眉头。

    她的嫁妆不多,她自己又不会打理,这些年来虽省吃俭用,可酬谢张大叔时,却花了许多银票。

    再加上每日从外面买东西吃,这样坐吃山空,怕是很快就要把银票都花完了。

    她宝贝似的捧起剩下的几张银票,数了三四遍,才叹口气,给放了回去。

    正不知将来生计在何处时,软软在外面大呼:“小姐,昭姨娘来了!”

    昭姨娘,正是谢昭了。

    谢昭这些天春风得意,府中人谁敢说她是妾,都是要称一声小夫人的。

    她今儿本是来寻谢陶的晦气,谁知还未张口,这脸生的小丫鬟,却张口就喊她“昭姨娘”!

    美丽的面庞抽搐了下,她双手筒在兔毛手袖里,冷冷道:“你这丫鬟是何人,我怎的从未见过你?”

    “昭姨娘没见过的人可多着呢,自然不记得我。”软软打哈哈。

    她看起来娇弱可爱,可嘴上功夫却一点儿不饶人。

    谢陶从内室出来,望向谢昭,目光不经意地瞄过她的肚子,轻声道:“你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来看看我的好妹妹。”谢昭没把软软放心上,歪头轻笑,“相爷让我主持府中大小事宜,我说妹妹才是主母,不如让妹妹来。相爷说妹妹蠢笨,怕是主持不好,因此还是叫我主持。妹妹不会有意见吧?”

    谢陶没好气,“我是个蠢笨的人,我能有什么意见?”

    谢昭抿嘴一笑,“相爷真好,能嫁给他,还怀上他的孩子,是我三生有幸呢。妹妹嫁给相爷这么多年,都没能怀上,可见妹妹怕是与相爷无缘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住口!”谢陶最听不得别人说她和顾钦原不般配,红着眼圈嚷嚷,“你算什么东西,妾室罢了,一个玩意儿,仗着有身孕,就在这里说我和钦原哥哥没缘分,当真是该死!”

    谢昭见激怒了她,眼底掠过嘚瑟,挑眉道:“我不过是说出事实,妹妹这样生气做什么?你都嫁给他六七年了,还没怀上,可不就是没缘分?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谢陶气急,抄起一旁的绣墩就要砸她。

    谢昭唇角笑容更盛,她等的就是这一出!

    谢陶手里的绣墩还未砸到她,她就软了身子,正要作势扑倒在地,谁知软软忽然架住她,朝谢陶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谢陶一愣,眼尖地看见远处穿过庭院往这边走的男人,立即会意,放下绣墩,捂脸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等谢昭费劲儿地挣开软软时,顾钦原已经进来了。

    谢陶学着谢昭过去告状那般,哭着奔到他跟前,一把抱住他的腰,委屈道:“钦原哥哥,姐姐她说我怀不上你的子嗣,说我和你没有缘分!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顾钦原刚从宫里回来呢,本欲去昭华院探望谢昭,谁知却被丫鬟告知,谢昭来了初心院。

    他赶过来,就迎上了这一幕。

    谢昭表情有些僵硬,显然没料到谢陶会忽然变聪明。

    她抓了抓裙摆,面颊绯红,“相爷,昭儿没有……昭儿不过是好心前来探望妹妹,谁知道妹妹忽然发狂,要拿绣墩砸我,现在又说这种子虚乌有的话,昭儿的一腔好心,真是白费了!”

    说罢,掩袖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两个女人都在哭。

    顾钦原头疼不已,望了眼怀中的人儿,又望了眼谢昭的肚子,最后还是把谢陶从他怀里拉出来,正色道:“昭儿有孕在身,心情会受到影响,便是说了什么过分的话,你也该忍着点儿。身为正室,你要拿出该有的气度。”

    谢陶的泪水还悬在脸庞上,闻见此话,不觉呆愣住。

    顾钦原朝谢昭伸出手,“府医说你胎像不稳,需得静养,跟我回昭华院。”

    谢昭噘着嘴走到他跟前。

    顾钦原抬袖给她擦去眼泪,才牵着她一道离开。

    跨出门槛前,谢昭回头望了眼谢陶,唇角笑容挑衅而讽刺。

    谢陶目送他们走远,眼见着她的钦原哥哥踏进了昭华院,立即捂着脸奔进内室,扑在床上嚎啕出声。

    软软抱着小年糕进来,颇为同情地望着她,“小姐,依奴婢看,这事儿不怪昭姨娘,倒是怪顾相爷。这男人吃着碗里的看着盆里的,不是个好东西。还是我家公子好,待人从来一心一意。”

    这是在帮张祁云说话了。

    谢陶却听而不闻。

    此时的她,就宛如那陷进山雾之中的游人,看不见山雾外的大好河川,只能看见触手可及的一点东西。

    并为了这点东西,与旁人争得头破血流。

    然而太阳终究会东升,再浓厚的山雾,也终究会渐渐退去。

    乾和宫。

    君天澜隔了这么久,终于宿在了沈妙言的寝殿里。

    已是深夜,他抱着沈妙言睡得香沉,可怀中的姑娘,却仍旧大睁着空洞美丽的双眼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