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408章 偏要与我争顾钦原

时间:2018-02-11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!

    她泪盈盈地望向顾钦原,“昭儿说错了,嫂子和妹妹并没有这么说过,她只是让昭儿好好服侍相爷……”

    她口中的嫂子,正是顾钦原的兄长,顾灵均之妻王嘉月。

    而妹妹,则是顾府的那位庶女,顾湘湘。

    事实上王嘉月从未训诫过谢昭,常常过府,也不过是怕她打理不好府中琐事,不放心前来教她。

    顾钦原面色冷了几分,淡淡道:“下次她们若是过府,我若不在,你不必开门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相爷心疼昭儿。”谢昭柔声,挽袖给他夹菜,“妹妹刚刚发了那样大的脾气,等用完晚膳,相爷可要去初心院哄哄她?”

    她故意这么问,不过是想让顾钦原加深谢陶善妒这个印象。

    于她而言,又能让顾钦原认为她贤良大方。

    一举两得,何乐而不为呢?

    谁知顾钦原没按她料想的出牌,反而认真道:“她是孝子心性,你是她姐姐,又比她懂事。你能有这份心,是很好的事。”

    谢昭噎了噎,唇角的笑容有些勉强,“正是这个道理……”

    顾钦原随意用了些饭点,就去初心院看谢陶。

    初心院中,半个丫鬟也无。

    谢昭为了做出她贤惠的样子,让侍女把院子收拾过,因此里面倒是干净的。

    此时闺房中点着几座枝形灯盏,娃娃脸的姑娘,穿云碧色的小袄,坐在床榻边,正不停地抹眼泪。

    顾钦原卷起棉布帘,跨进门槛,越过两道珠帘,进了内室。

    瞧见那委屈的姑娘,他上前,在她身边坐了,把她揽到怀里:“昭儿是我的恩人,也是我年少时欢喜的姑娘。陶陶,你要和她好好相处,再不许像今晚这般使小性子。”

    谢陶拿手帕擦了擦眼泪,仰头泪眼兮兮的望着他,“钦原哥哥,并非是我要使小性子,而是她,她……”

    谢昭不是个好姑娘,可她并不知道怎么跟顾钦原解释。

    顾钦原低头,正好看见她发髻上插着的红豆蝴蝶发簪。

    脑海中,浮想起她在楚国时说过的话:

    ——钦原哥哥,你待我真好!我好欢喜你!我要一辈子与你在一起!

    漆黑瞳眸暗了暗,这姑娘如此单纯,大约这世上除了他,她嫁给其他人都是要挨欺负的命。

    到底是他明媒正娶娶进门的妻子,只要她不要闹得太过分,他还是能够给她足够的尊重。

    他拿过帕子,给她把眼泪擦干净,“木已成舟,你再闹也是无用的。我怜惜你,也望你能大度些,否则……”

    他没把话说完。

    谢陶的泪珠子掉得更甚,只觉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,却根本无从申诉。

    顾钦原放下手帕,起身平展开双手:“宽衣。”

    这是要歇在初心院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谢陶自个儿擦擦眼泪,红着眼圈起身给他宽衣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谢昭仍旧坐在暖阁中。

    她的侍女芳儿过来禀报,“大小姐,初心院的灯火灭了,相爷怕是歇在了那儿。”

    谢昭喝着温酒,抬手示意芳儿退下。

    暖阁的帘子被夜风浮动,她托腮,醉酒的杏眸颇有些迷离之态。

    “谢陶啊谢陶,你不曾死在外面,却偏要回来与我争顾钦原……你以为,你是我的对手吗?”

    她抿了抿唇瓣,眼角眉梢,都是得意恣肆的风情。

    初心院中,自是一夜温存。

    翌日一早,顾钦原醒来,却见小姑娘趴在他的臂弯里,双眼亮晶晶地望着他。

    对上那张粉嫩嫩的娃娃脸,以及那双清澈干净的圆眼睛,男人晨起的心情忽然变得很好。

    他摸了摸她绸缎般的青丝,“怎的醒这么早?不多睡会儿吗?”

    谢陶摇摇头,把脸儿轻轻靠在他的胸膛上,“钦原哥哥,我就想多看看你……”

    傻里傻气的话语,带着十二万分的绵软与欢喜。

    顾钦原低眸望着她的小脸,心弦被她干净的眼神拨动,忽而俯首,轻轻吻了吻她的脸蛋。

    如蝴蝶轻柔落于花间。

    谢陶一怔,漆黑的睫毛颤了颤,“钦原哥哥?”

    总觉得,这个吻和从前的那些吻,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顾钦原正要说话,外面忽然兴冲冲奔进来一名侍女,跌跌撞撞就闯了进来:“大喜事、大喜事!相爷,小夫人有喜啦!”

    帐中二人同时愣住。

    谢陶先回过神,望向顾钦原,只见他坐了好一会儿,才起身更衣梳洗,对那报喜的侍女道:“还不快领路?”

    那侍女喜滋滋地应了声是,带着顾钦原就离开了初心院。

    床帐中的温度渐渐冷却下来。

    谢陶独自枯坐良久,才垂下眼帘,轻轻摸了摸平坦的腹部。

    她说不出心中是何滋味儿,像是喝尽了一坛醋,又像是喝了一壶烈酒,胸腔里火烧火燎地疼。

    直到过了半个时辰,她才起身,静静地换过衣裳,往对面昭华院而去。

    昭华院不同于初心院的清冷,里面挤满了道贺的丫鬟婆子,个个儿眉开眼笑,看见谢陶进来,全然只当没看见,连通报也不曾为她通报。

    她踏进内室,只见谢昭靠坐在床榻上,腰间置着一只宝蓝绒缎面的金丝圆枕,青丝披散在腰侧,额间还戴着条素面嵌玉抹额。

    顾钦原坐在榻边,正握着她的手,唇角含着一抹笑,与她细细说着话儿。

    谢陶站在珠帘边,进也不是,走也不是。

    她很想笑一笑,装作很大方地上前恭喜谢昭,可她压根儿做不到。

    再宽容大方的女子,也无法对夫君纳妾保持平和的态度。

    更何况,夫君所纳的妾室,还是她这么多年的仇人。

    服侍谢昭的丫鬟芳儿端着安胎药进来,看见谢陶傻站在珠帘外,脆声笑道:“夫人怎么也不进去?”

    内室的两人注意到谢陶,谢昭立即挣扎着起身,小脸柔弱,“妹妹来了……快快请坐,我原还打算今日给你敬茶呢。”

    妾室进门,理应给主母敬茶。

    如此,这妾室的身份,才算是落到实处。

    芳儿忙上前扶住谢昭,朗声道:“小夫人,大夫说了,您这胎像并不稳定,要多多休息才好,万不能随意下床走动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