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406章 皇上念着您,这么多年,仍是不改情深

时间:2018-02-11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!

    为首的书生抬袖擦去眼泪,膝行上前,“草民给皇上请安j上,我等听闻您要立那魏国的妖女做皇后,甚是担忧,这几日辗转反侧、彻夜难安!

    “皇上,这妖女有三宗罪,待草民细细说与您听!第一,她居然以女子之身做皇帝,可见是牝鸡司晨、干扰朝政!第二,听闻她曾在魏宫中广纳男妃,可见违反了三从四德、从一而终的先祖训诫,根本不配再伺候皇上!第三,她点燃中原的战火,侵伐我大周草原,不知谋害了多少人的性命,可见其心狠手辣、罪孽深重。如此种种,怎堪为母仪天下的表率?!”

    他手中还捧着长长的卷轴,由几十名书生在两侧用手托着。

    那卷轴上,密密麻麻,用各种书体落款着上万人的姓名。

    那书生仰头,哭道:“这是镐京和附近城池,所有书院的同窗们联合写就的万人书,求皇上过目!”

    不等君天澜说话,其他老臣也纷纷下马,跟着跪倒在那些书生面前,一个个哭天抢地,唯恐君天澜果真立了沈妙言做皇后。

    软轿中,君念语紧紧握住沈妙言的手,“娘亲,父皇和我,都会保护你的,你不要害怕!”

    沈妙言半垂着眼帘,于她而言,那书生的话,字字锥心。

    她从不觉得她是什么大奸大恶之人,这么多年,她坐在她不喜欢的位置上,舍弃了欲望,舍弃了自由,所图谋的,不过是天下太平与百姓安居。

    就算是后来征伐中原,她也努力想要通过和平的法子,解决天下纷争。

    可到头来,她却成了这些书生口中的红颜祸水,千古罪人……

    这么多年,耗费了她最宝贵的青春年华。

    她得到的,究竟是什么呢?

    没有人能回答她的问题。

    而面对那些老臣和书生们就地处死沈妙言的要求,君天澜面无表情,缓慢转动着指间的墨玉扳指,声音清冷:“她是太子的母亲,是朕从前的皇后,纵便犯下大错,也罪不至死。”

    他扫视过那群哭天抢地、捶胸顿足的人,唇角勾起一抹腹黑而微不可察的冷笑,“既然尔等无法接受她为大周皇后,那么朕便褫夺她的封号,没入奴籍,充宫为婢,如何?”

    面对这些咄咄逼人的书生和臣僚,他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既逼得君王退步,那上千人又哪里敢再多言。

    众人对视之后,互相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君天澜薄凉的目光又扫过徐政德,“后宫无主,也不是长久之计。镇国大将军的嫡幼女才德兼备,朕便封她做贤妃,主持六宫事宜,爱卿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徐政德虽是武臣,可与这些大儒书生之间,却有极密切的关系。

    甚至今日这踌乱请命,也是他暗中联络、一手安排。

    他跪在臣僚中间,虽不满意自己女儿未能一举封后,可好歹也得了个封号,因此状似激动地谢了恩。

    君天澜的目光一一扫视过那所有跪地的老臣,这才转身进了软轿。

    而软轿后方,被他一手提拔上来的年轻臣子们,都还骑在马上。

    软轿缓缓往宫中而去,张祁云一手握着缰绳,一手摇着骨扇,微微侧头,对险些按捺不住的连澈道:“可瞧见了?”

    “瞧见什么?!”连澈沉着脸,“你背叛了我姐姐,如今还拦着我不许我杀了那群老贼,究竟是何用意?”

    张祁云轻笑,“你以为,皇上他为何煞费苦心地把你和永乐王,以及一干魏国大将弄到镐京来?”

    见连澈仍旧紧锁眉头,他笑得如那三月春风,“皇上这张皇位,坐得不舒服啊。他要设局,把朝中那群结党营私的老官,清洗铲除。而最好的办法,就是借助外力。他要重要魏国人,可懂?”

    连澈盯着那顶明黄软轿,“他自己没本事,却拉上我姐姐为奴为婢,着实可恶。”

    张祁云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顾钦原打马从两人身边走过,冷峻地盯了眼他们:“可知何为‘隔墙有耳’?”

    说罢,径直策马向前。

    张祁云悠悠望了眼他的背影,想起他在家中纳的那房妾,不觉回头望了眼队伍后面跟着的青皮软轿。

    眸光,不觉微微暗了暗。

    而明黄软轿中,君天澜盯着沈妙言。

    她仍旧坐在角落,搂着念念,面容极为平静,仿佛并没有因为他刚刚那番话而伤心。

    念念却用眼角的余光冷冷瞥着他,像是在抗诉他的绝情。

    君天澜一路沉默。

    软轿慢悠悠进了宫门,穿过深深长长的宫巷,终于在乾和宫外停下。

    他打发了君念语去东宫,亲自扶着沈妙言下了软轿,淡淡道:“我做事,总是有道理的。欠你的,我会一一补上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一手拎着裙摆,站在乾和宫高高的汉白玉石阶下,轻声问道:“我表兄他们呢?小雨点呢?”

    她才不在乎他的皇后是谁,更不在乎他立谁做什么妃子,她如今,只想保全她的人。

    君天澜扶着她往石阶上走,“我在元和街安置了府邸,魏锦西和乔宝儿,都已住了进去。魏锦西于建筑方面颇有天赋,我打算过几日,把他安插进工部。能爬到什么位置,就看他自己的本事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的手紧了紧,又道:“小雨点呢?”

    君天澜不语。

    她不肯再往前走,站在石阶上问他:“小雨点呢?”

    “魏化雨心思复杂,被我软禁在宫中。”君天澜轻轻给她理了理鬓发,“你乖乖听话,他不会受罪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悬着的心这才放下,小脸上没有丝毫神采,就这么被他带进了乾和宫。

    君天澜并非是注重个人享乐的人,乾和宫的布置,一如从前简单大气,处处透着皇家该有的尊贵威严。

    他把沈妙言交给拂衣和添香,便去书房接见朝臣,商议如何安排好天下之事。

    添香服侍沈妙言沐浴,颇有些感慨:“没想到兜兜转转,主子又回到起点了。好在皇上念着您,这么多年,仍是不改情深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心道,这情深未免也来得太过可怕,若是可以,她宁愿不要。

    沐浴完,已是灯火阑珊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