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399章 你今后,再也不会流眼泪了

时间:2018-02-11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!

    腰间系一条十二幅凤穿牡丹红罗裙,隐隐从裙摆底下露出缀着明珠的绣花鞋尖。

    一眼望去,无一处不精致,无一处不好看。

    只是唯有那双本该画龙点睛的琥珀色双眸,里面却是半点儿情绪都没有,仿佛是嵌在木偶娃娃脸上的两颗琉璃珠。

    君天澜凝望铜镜良久,沉默着伸出手,遮住了那双眼。

    却清晰察觉到,有湿热的液体,从他的掌心滑落。

    明明是冰凉的液体,他却觉得十分烫手。

    他抿了抿唇瓣,从木施上取来一根素白缎质腰带,缠绕在她的双眼上,一圈又一圈,直到确定彻底透不出光来,才在她脑后打了个死结。

    沈妙言什么都看不见,就那么坐在绣墩上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君天澜想要叫拂衣传膳,张了张嘴,却根本发不出声音。

    他怕他一开口,就是哭腔。

    明明他如此喜欢她,明明她也喜欢他……

    他转身,踉踉跄跄走到窗边,一手覆在双眼上。

    一颗湿热的液体,顺着眼角滑落。

    祝他坐拥锦绣江山,永失所爱之人?

    那他要这江山,又有何用?!

    他独自舔伤良久,才恢复了清冷凛贵的模样,一言不发地走到沈妙言身边,握住她的手,带着她离开小隔间。

    守在屋外的拂衣和添香俱是一愣,她们小姐脸上,为何覆着缎布?

    然而君天澜周身的气息实在太过阴冷,她们不敢多问,只低着头退到一旁。

    已是隆冬,廊檐下凝着一尺来长的冰棱,一排排的,煞是晶莹剔透。

    君天澜牵着沈妙言,走过那长而蜿蜒的回廊,声音低沉平静,“我见不得妙妙的眼泪,这缎布,从今往后,就不许摘下来了。须知,你的心是痛的,我的心,又何尝好受过?”

    沈妙言仍旧一语不发,宛如没有生命的木偶娃娃。

    已是暮色四合,倦鸦投林。

    国师府灯火辉煌,花厅中的圆桌上,热气腾腾的佳肴摆了满桌,全都是沈妙言爱吃的菜。

    她看不见,君天澜便一勺勺喂她。

    极耐心,极体贴,惹来伺候的宫女们无边艳羡。

    然而也唯有身在其中的沈妙言,才能体会这种宠爱,是何等的煎熬窒息。

    待到用过晚膳,君天澜亲自给她沐浴过,用厚厚的棉布把她裹住,抱着她上了床。

    正要睡下时,拂衣忽然匆匆进来禀报:“皇上,有姓鹿的神医求见!”

    君天澜立即想起那位棉城的鹿老,正好自己有事相求,于是抬手示意将人请进来。

    鹿老隔着屏风见他,行过大礼后,发现自己看不见屏风后的情况,于是咳嗽一声,认真道:“皇上,草民斗胆,想澄清一件数年前的错事。”

    “说。”君天澜拥着沈妙言坐在床榻上,一下一下轻抚她的细背。

    鹿老颇有些不好意思,“当年您带沈姑娘去棉城,寻老夫为她解毒,老夫那个孽障徒弟,粗手粗脚的,居然把老夫珍藏的一颗丹药,当做解药扔进了茶水里。偏偏那丹药,还被皇上您喝了下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丹药,原是百年前,祖师爷打算献给当时的皇后娘娘的,后来阴差阳错没有献成,才一直被保存下来。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老脸臊红:“那枚丹药,若是男子吃了,今生就只能对第二日起床时看见的姑娘,有行房的欲.望……所以,那枚丹药又名‘一生一世一双人’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沉默。

    鹿老恭敬地从袖袋里取出一只木盒,“不过皇上不必担忧,老夫花费了十年时间,访遍名山大川,总算叫老夫制出了一枚解药。”

    拂衣上前,小心翼翼接过木盒,呈给君天澜。

    君天澜打开来,药香味儿扑鼻而来。

    他忽而低笑了声,低头望向怀中的女人,“妙妙,鹿老不会替人作假。我既吃了这种丹药,那薛宝璋肚里的孩子,又怎会是我的?”

    沈妙言没有表情,没有言语。

    若是从前知道,兴许会很开心。

    可如今……

    她与他之间,横亘着国仇家恨,这份恨,至死方休。

    君天澜把那枚金色丹药放到沈妙言掌心,带着薄茧的大掌托住她的手,引导着她,一点一点,将那丹药碾成齑粉。

    他覆在她耳畔,声音醇厚,“此生,我只要妙妙一人。”

    他很快下床穿靴,负手走到屏风外,“朕虽不需解药,可仍旧多谢鹿老花费十年,制作那枚解药。朕亲自送你去厢房,请。”

    鹿老望向他,十几年不见,当初的国师,越发有天子气概。

    他抚须笑了笑,随他离开寝屋。

    两人沿着长廊往后院而去,离开寝屋很远,君天澜才背着手缓缓道:“不知鹿老那里,可有令人无法流泪的药物?”

    “无法流泪?”鹿老讶异。

    君天澜望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鹿老自知皇家是非多,也不愿过多掺和,闷闷道:“有倒是有,只是……用了之后,虽不会流泪,却也不能再视物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。你若为朕制出此药,朕赐你黄金千两。挥霍也罢,救人也罢,皆随你意。”

    鹿老动作很快,不过一夜功夫,就做出了那种叫人再不能流泪的丹药。

    清晨,君天澜把丹药泡在牛乳中,哄着沈妙言喝了下去。

    那丹药入口半点儿味道也无,沈妙言压根儿就不知道自己喝了什么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温暖的寝屋里,君天澜把沈妙言抱到窗边的软榻上,轻柔给她解开缠在眼睛上的缎带。

    他的指尖顿在她的眼角,“妙妙,睁开眼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揉了揉眼睛,缓慢睁开,入目所及,都是黑暗。

    她伸出手往前面摸了摸,耳边明明有鸟叫声,窗外明明还有宫女们远远的说话声,可是为什么,她什么都看不见?

    是黑夜吗?

    她很害怕,紧紧攥住裙摆,“为什么不点蜡烛?”

    君天澜把她抱到怀里,冰凉的薄唇抵在她的耳畔,嗓音低哑:“并非是黑夜,为何要点蜡烛?我的妙妙,你今后,再也不会流眼泪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心跳极快,挣开他的怀抱,跌跌撞撞往前走,茫然地大喊出声:“拂衣,拂衣!添香?!你们在哪里,为什么不把蜡烛点上?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