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388章 疼……四哥,救我

时间:2018-02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!

    虽然想告知娘亲,可娘亲那么信任他亲爹,再加上他前些时日撒谎才被揭穿,如今就算说了,大约也会被怀疑有心挑拨离间。

    罢了,就让娘亲亲眼看看他亲爹的真面目吧!

    而沈妙言听闻幕昔年病了,特意带着君念语等几个小家伙去探望他,却被雪姑拦在寝殿外,说是风寒传染,再加上太子殿下已经睡下,恐不便见客。

    沈妙言无法,只得再三叮嘱她好生照顾幕昔年,又把带来的珍稀药材留下,这才不舍离开。

    入夜之后,风雪更盛。

    偏殿外,魏思城坐在轮椅上,静静注视庭中飞雪。

    明日就是四国盛典,可他这心,却不大安稳。

    魏国大半国土,都已被海水覆盖,尽管现在已经退了潮,可海水浸过的田地,含盐量大大增加,近几年,都无法再种庄稼。

    大魏如今可以住人的土地,大约就只剩下草原、楚国和南蛮一带。

    女帝虽挑明了要在明日的四国会盟上缔结盟约,可君天澜,果真愿意让出这一大片江山吗?

    他的视线越过皑皑白雪,落在远处漆黑的茫茫夜色中。

    树影婆娑,像是蠢蠢欲动的鬼魅。

    他忽而调转轮椅的方向,往仪元宫而去。

    仪元宫寝殿,一灯如豆。

    帐幔半垂着,沈妙言身着明黄寝衣,一手撑额,斜卧在床榻上,一手还抱着卷未读完的诗书。

    青丝垂落在枕上,迷迷糊糊间,她只觉周身空灵轻盈,脚下还踩着软绵绵的东西。

    她低头望去,只见自己居然踏在云端之上。

    正茫然不知所措间,远处忽然传来嬉戏声。

    她眺望过去,天际霞光绚烂,辽阔无垠的海面,两条龙正共戏明珠。

    其中一条龙用龙爪握住那颗硕大无比的明珠,张口吐出人言:“这珠子给我吧,本就是我的东西呢!”

    另一条稍小些的龙懵懵懂懂,“不是说好了一起玩吗?你拿走了,我玩什么呢?”

    可那条大龙并不肯搭理它,转身就要带着明珠离开。

    小龙有些生气,上前就和它争抢。

    打斗纠缠之中,大龙甩开巨大修长的龙尾,生生把小龙拍进了水底!

    沈妙言只当是个笑话,正看得起劲儿,冷不防脚下一空,整个人瞬间从半空中坠落!

    她尖叫着堕入燃烧的岩浆里,怀抱着什么东西,一直沉到岩浆最深处……

    四肢百骸都在燃烧,她痛不欲生……

    圆桌上的几盏琉璃灯,不知怎的,忽然灭了几盏。

    窗棂外落着鹅毛大雪,寝殿中浮光掠影,阴气森森,煞是可怖。

    帐幔后的人影,呜呜咽咽哭出声,“不要烧我……疼……四哥,呜呜,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无边的业火,狂怒地燃烧着,像是永不会停歇。

    沈妙言猛地从睡梦中醒来,睁开眼,竟是汗流浃背,额角滑落的冷汗,更是沁湿了软枕。

    她惊魂未定地喘息着,抬袖擦了擦额头的冷汗,拂衣忽而进来禀报:“皇上,魏世子求见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坐起身,面色苍白地拢了拢中衣,又披了件外裳,才道:“让他进来。”

    魏思城摇着轮椅从殿外进来,抬手示意殿中伺候的宫婢都退下。

    他清晰地看见沈妙言苍白带汗的小脸,“皇上做噩梦了?”

    沈妙言垂下眼帘,捧着热茶呷了两口,“梦到些无聊的事,倒也无妨……这么晚了,你找我,不知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私下里,她还是喜欢自称“我”。

    “我跟着你,已有数年。从复国到东渡,咱们始终患难与共,说是知心的挚友,也不为过。妙言,你可信我?”

    魏思城声音平静,琉璃灯火打在他的侧脸上,让他看起来较平常多了几分清冷。

    沈妙言一笑,“你我之间,有话不妨直言,我自是信你的。”

    魏思城微微颔首,正色道:“明日就是四国盛典,听闻大周皇帝现在还在忙着布置明天的大典。可我心中不知怎的,总有些不踏实。明日大典上,恐会生变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抿了抿唇瓣,原本想说四哥答应了她不会乱来,可面对魏思城这个陪她从一无所有走到权倾天下的朋友,她便说不出口了。

    默了半晌,她认真地点点头:“我会派人盯着的。”

    魏思城叩了叩轮椅扶手,道了声“告退”,便欲离开。

    沈妙言神情恍惚,忽然想到她刚刚做的梦。

    那个梦离奇怪异,仿佛是在暗示什么。

    她突然轻声道:“世子留步。”

    魏思城望向她。

    两人一番密谈后,魏思城领命离去。

    他走后,沈妙言正要睡下,添香卷了帘子进来,“陛下,张御史求见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怔了怔,抬手道:“请进来。”

    张晚梨跨进寝殿,拱手道:“皇上,刚刚微臣的手下传来消息,国公夫人的遗体,有下落了!”

    那日沈妙言去陵园拜祭爹娘,却发现墓中只有爹爹的尸体,所以特意暗中交代了张晚梨和连澈,务必动用一切手段,便是掘地三尺,也要翻出她娘亲的遗体来。

    这么多天以来,一直没有线索传来,却没料到,竟在今夜有了消息!

    她迅速穿衣穿鞋,随手把长发束在腰间,又拿了厚实的斗篷系上,“走,带我过去。”

    张晚梨领命,两人带着几名高手暗卫,连夜离开皇宫。

    她带着沈妙言,径直来到沈国公府前。

    “在这里面?”沈妙言惊讶。

    张晚梨垂眸,“就在主院正厅。”

    两人进了国公府,但见府中一切布置,与过去并无差别,可见是有人时常过来打扫的。

    穿花廊,过亭阁。

    每隔十步,就有一盏长明孤灯在廊下摇曳,将廊外枯萎的草木黑影拉长,看上去颇为凄迷诡异。

    雪夜里,光线格外明亮,视物毫无困难。

    沈妙言轻车熟路来到主院,只见主院虽安安静静,却是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这幢府邸,分明早已无人居住。

    然而最令人困惑的,却是主院外那成排挂着的大红灯笼、红色绸带,仿佛这里正有什么人在办喜事。

    张晚梨眉宇凝重,推开了主院的门。

    沈妙言望过去,瞳孔不觉倏然放大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