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387章 祝你,坐拥锦绣江山,永失所爱之人

时间:2018-02-06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!

    这些年,君天澜没日没夜地打磨自己,只想让自己成为这世间最优秀的男儿,足以从无寂那种怪物的手中,保护好他的妙妙。

    他身形快如鬼魅,掠到君舒影背后,一个扫荡腿,狠狠把他从半空打落,径直把游廊上方的顶子砸出了一个大窟窿!

    君舒影趴在地上,吐出大口污血。

    君天澜缓缓落在游廊里,面无表情地盯着他,似是在考虑该怎么处置这个撞破自己秘密的人。

    君舒影一手撑着地面,艰难地爬起来。

    血液从他的唇角淌落,在地面洒下粘稠的一连串。

    他踉踉跄跄地扶着廊柱,充血的丹凤眼狠狠盯着君天澜,“四哥,我曾见过最心狠手辣的人,也及不上你半分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澜背着手,本黑色绣金龙大氅在风中猎猎作响。

    满头青丝用金冠齐整地束在发顶,面容冷峻威严,他看起来凛凛不可侵犯。

    他终于像是一个真正的帝王了。

    却也仿佛真的,丢了初心。

    面对君舒影的评价,他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以为,我会乖乖束手就擒?”君舒影的肋骨被砸断了,一说话,就是一口污血,把白牙和唇瓣也给染得鲜红,看起来有一种别样的凄美。

    君天澜仍不说话,只缓缓转动指间的墨玉扳指。

    摄骨的寒风从游廊中刮过,不知过了多久,他终于缓慢开口:“夜凛,把他关进国师府。”

    夜凛应了声是,正要上前去抓君舒影,君舒影倚着扶栏,笑容宛若荼蘼盛开,“皇兄,我祝你,坐拥锦绣江山,永失所爱之人!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他用尽最后的力气,猛地翻身跃下扶栏!

    游廊横亘建在半空中,下方就是瀑布冲下的河川。

    他落进河川,溅起高高浪花,须臾就没了踪影。

    君天澜神色微凛,“调集暗卫,无论生死,务必找到他。”

    若是君舒影提前找到妙妙通风报信,他所有的准备,就都成了泡影。

    夜凛与夜寒领命,立即去办。

    细雪如絮,温柔洒落在男人本黑色的大氅上。

    他闭了闭眼,脑海中却浮现出君舒影的话:

    ——皇兄,我祝你,坐拥锦绣江山,永失所爱之人!

    他睁开眼,暗红凤眸清冷孤寂,“五弟,江山美人,我都想要……”

    仪元殿内,幕昔年左等右等,都没能等到君舒影。

    他命令伺候他的雪姑姑去寻人,雪姑带着北幕的一干侍女,找遍了附近,却都没能找着君舒影。

    幕昔年听着她的回话,小脸清寒,大步闯进了沈妙言的寝殿。

    沈妙言恰恰梳洗好,见他过来,忙一把拉住他,搓了搓他的小手,“早膳可食了?”

    幕昔年点点小脑袋,“娘亲,父皇不见了,您能否派人搜宫?”

    沈妙言失笑,“那么大个人,定是去哪处偷懒闲逛,他就是这般性子,没什么可担忧的。娘亲尚未食早膳,你陪娘亲一块儿吃,可好?”

    幕昔年虽忧心忡忡,却也暗道,父皇的确是个不着调的,总爱到处乱逛,说不准现在正躲在哪间宫室里睡懒觉也说不准。

    因此他稍稍放下心,与沈妙言一同去外殿用膳。

    食早膳时,正好君天澜回来了。

    他在沈妙言身边坐了,望见这个不大愿意搭理自己的儿子,薄唇的弧度冷峻了几分,淡淡道:“书读到哪儿来了?”

    小东西虽不愿搭理他,可他终究是他的生身父亲,关心他是应当的。

    沈妙言笑眯眯给幕昔年盛了碗虾仁粥,“我之前问过,说是刚刚读完《四书》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面无表情地望了她一眼,又问道:“功夫学到哪儿了?”

    “还在练基本功呢,五哥哥亲自教导,我瞧着是不差的。”沈妙言把虾仁粥递给幕昔年。

    “我又没问你,他自己不会说话吗?”君天澜露出不悦的神情,仿佛是无数普通家庭里那严厉的父亲。

    沈妙言不好意思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自己的孩子嘛,总是会格外热情些。

    而幕昔年吃着粥,隔着圆桌,却隐约嗅到君天澜身上,有淡淡的莲花香。

    莲香与莲香之间,也是不同的。

    他父皇所熏莲香,乃是用北幕特有的雪莲炼制,清雅之中还蕴着一股雪香,是中原所没有的。

    而此时此刻,他这亲爹身上,就有这般味道。

    眼底不动声色地掠过一丝猜想,他状似随口问道:“皇伯伯,我父皇说您有晨起练剑的习惯,您今儿一早,都在御花园练剑吗?”

    君天澜每每听见这声“皇伯伯”,就有想杀人的冲动。

    然而他很快抑制住,淡淡道:“一日之计在于晨,早上自然要用功。昔年,你也该如此。”

    幕昔年听着,一颗心渐渐坠了下去。

    雪姑姑她们找父皇时,也去御花园找过,根本就没人在那里练剑。

    而他亲爹身上还有父皇的残香,他刚刚,必定见过父皇。

    可他却撒谎……

    父皇失踪,必然与他相关……

    他会不会,已经杀了父皇?

    攥着小金匙的手指倏然收紧,他害怕被君天澜发现异样,又强迫自己放松下来,用无害的软声说道:“寒冬腊月的,天气严寒。皇伯伯若是练剑后出了汗,可得好好换身衣裳,莫要着了风寒。”

    这话贴心至极。

    君天澜瞳眸微动,脸上却仍是没有表情,只淡淡应了声。

    待到早膳用罢,幕昔年陪沈妙言坐了会儿,才告辞离去。

    一离开仪元殿,他的小脸霎时变得清寒迫人。

    小手揣在毛绒袖管里,他大步往文华宫而去,一边走一边命令:“雪姑姑,等会儿就放消息出去,说本宫染了风寒,见不得外客。封锁文华宫,不准任何人外出进入。再遣身手最好的暗卫,偷偷搜查楚宫和那座国师府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稚嫩却冷静,透着从容不迫。

    雪姑跟在他身后亦步亦趋,郑重应了声“喏”。

    幕昔年疾步回了文华宫,朱红的厚重宫门在他身后重重合上。

    他面无表情,漆黑凤眸却闪烁着思量。

    明日的四国盛典,怕是要出大事了……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啊,大家不要打赏啦,把打赏的书币留到八号订阅爆更章节吧,菜为了爆更写了好久好久,因为那天的销量超级重要呀呀呀!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