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386章 他在榻上,褪去了那层斯文淡漠

时间:2018-02-06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!

    随着连澈哨声响起,五名着装怪异的男人,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他们的装束并非是中原男子的装束,这样冷的天,却只穿着单薄的黑衣,还一副并不畏寒的淡定模样。

    而束在脑后的头发,皆是微卷,与中原人也很是不同。

    其中为首的男人站出来,恭敬地单膝跪下:“小主人?”

    连澈艰难地保持着坐姿,抬手指了指自己赤.裸的后背。

    那男人立即起身,从怀中取出一瓶药露,仔细给他敷在伤口上。

    包扎好伤口后,另一名手下不知从何处取来一套崭新干净的新衣裳,恭敬地为连澈穿好。

    连澈似是很不想见到这群人,等他们做完这一切,就立即叫他们走开。

    林中静谧,他试着起身,却一个趔趄栽落在地。

    他低头望向自己的右腿,只见大腿处血肉外翻、伤口深可见骨,看起来甚是可怖。

    大约是在大帐里时,被韩棠之的钢刃所伤。

    桃花眼中流露出浓浓杀意,他只得坐在原处,把那神秘侍卫留下的伤药,尽数倾倒在浑身的伤口上。

    京城。

    正是清晨。

    仪元殿内,地龙烧得很暖。

    床帐里熏着龙涎甜香,君天澜正抱着熟睡的沈妙言。

    她是骨架偏于纤细的那类女子,骨肉匀婷,摸起来绵绵软软,令他爱不释手。

    他忽而翻身压住她,俯首细细亲.吻过她的艳丽的眉宇,和细嫩嫣红的唇瓣。

    他的吻犹如蝴蝶,一路顺着她的眉宇、鼻尖、唇瓣、下巴和耳垂往下,最后落在她白嫩纤细的脖颈间。

    他低垂眼帘,看着她的锁骨下方,烙印出的“妙偶天成”那四个字。

    带着薄茧的手指,轻抚过那四个字,他深深呼吸,忽而如攻城略地般,把她整个占据。

    沈妙言在睡梦中皱起眉头,被他弄醒,一睁开眼,就看见眼前赫然一张放大的俊脸。

    暗红凤眸夹杂着浓浓的贪欲,他抱着她,柔声唤她“妙妙”。

    沈妙言昨晚被他折腾了半宿,没想到这厮大早上的,居然不知疲倦地又来!

    她只得勉强撑着他的胸膛,用唤哑了的嗓子,弱弱道:“四哥,不要了……明日就是四国盛典,你这样,我明儿就该爬不起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俯首在她耳畔,声音性感低哑:“就一次……”

    说罢,不顾她泛红的眼圈,再度疯狂地索.求起来。

    他在床榻上,褪去了那层斯文淡漠,十足就是一头地地道道的、绝不接受讨价还价的恶狼!

    沈妙言被翻来覆去地折磨,终于等到他满足了,她却宛如被抽去浑身气力,一动不动地躺在锦被中。

    君天澜一脸餍足地坐在床榻边,从容优雅地穿好鞋袜,叮嘱拂衣好好伺候沈妙言,这才迈步离开寝殿。

    刚踏出去,就看见坐在外殿的君舒影和幕昔年。

    父子俩穿一样的衣裳,戴同样的发冠,正细声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君舒影听见脚步声,抬头望过去,正好把君天澜眼底那抹稍纵即逝的餍足纳入眼中。

    他抿了抿唇瓣,眼神交汇间,十分清晰地察觉到君天澜对他的轻视与鄙夷。

    拢在宽袖中的手渐渐攥成拳,他尚未说话,君天澜先道:“来给你皇嫂请安?”

    君舒影淡淡一笑,“尚未举行过婚礼,算什么皇嫂?四哥莫要忘了,她如今的身份,是大魏女帝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不在意地踏出外殿,衣角飞扬。

    幕昔年望着君舒影脸上的不甘心,轻声道:“父皇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事。”君舒影勾唇,轻轻揉了揉小家伙的脑袋,“你在这儿坐着,我去外面走走。”

    幕昔年点点头,君舒影便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他独自穿过雕花游廊,月白斗篷卷起细雪,神情清冷寂寥。

    刚刚君天澜眼底那抹餍足,实在太过刺目。

    可想而知,他昨夜与小妙妙做了什么,今晨,又对她做了什么。

    丹凤眼中浮上浓浓的妒忌与不甘,还掺杂着三分无奈。

    他迎着寒风朝前走,不知不觉间,竟走到一处瀑布前。

    这瀑布是后来楚华年扩建皇宫时所建,引得是活水,因此这寒冬天气,也仍然飞流如注,煞是雄浑可观。

    只是因为这处格外寒冷,所以冬日里,很少有宫人从这里走。

    他在游廊中站了一会儿,觉着无趣,正想折返时,却听见拐角处传来清寒的声音:“今早收到飞鸽传书,赵煜已死,如今赵国由赵妩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是君天澜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恭喜皇上!”

    两道声音同时响起。

    君舒影惊诧地挑眉,说话的其中一人是顾钦原,另一人……

    竟然是张祁云!

    很快,顾钦原又道:“听闻棠之杀了沈连澈,可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天澜声音淡淡,“他不死,四国盛典时,咱们无法动手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惊诧更盛,君天澜他,竟然杀了小妙妙的那个弟弟?!

    他还想在四国盛典时动手?!

    动什么手,他果真想要诛杀掉他们?!

    因为惊讶,他的呼吸略显紊乱。

    君天澜瞬间察觉到有人,身形一动,掠往拐角!

    君舒影拔腿就跑,君天澜看见是他,动作更快,足尖几个轻点,不过起落,就已至他身后!

    君舒影抬眸,只见夜凛和夜寒突兀出现在前方!

    他心一横,转身就朝君天澜拍出一掌!

    君天澜面无表情地避开,顺势擒住他的手腕,朝着他的心口就是重重一掌。

    他用了八成功力,君舒影整个人倒飞出去,生生砸断了一根粗大的漆木廊柱!

    灰尘四溅,他从废墟中爬出来,灰头土脸地咯出大口鲜血。

    君天澜背着手站在他面前,俊脸上一丝感情也无,“君舒影,我把你当弟弟,可你却偷听我的机密。我该拿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君舒影只当他要灭口,因此卯足全身力气,不顾一切朝他袭去!

    君天澜堪堪避开,继而与他在半空中大打出手。

    君舒影为着拼出一条命,招招狠辣。

    两人身影在瀑布上方翻飞,轰隆声响,逐渐引起远处内侍宫女们的注意。

    君舒影暗道只要把时间拖长,等引来其他人,君天澜就无法再对他下杀手。

    可他,显然低估了君天澜的实力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