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378章 姑姑小时候乃是京城里有名的草包

时间:2018-02-03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!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沈妙言躺在被褥里,压根儿起不来。

    君天澜坐在榻边,从容不迫地穿好衣裳鞋袜,又俯身亲了亲她的额头,“多睡会儿,我让小厨房给你炖了燕窝。你不是爱吃甜食吗?我这次过来,还带了些今年的槐花蜂巢蜜,待会儿起来,拿勺子舀着吃,但也不许食太多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隐约听见他在说话,又感觉到他摸了摸她的脸。

    她想要咬他,却使不出力气来。

    君天澜走后,添香进来瞧了几回,眼见着已是晌午,才忍不住催道:“陛下,北幕的小太子来探望您了,在外殿等了半个时辰呢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晕乎乎睁开眼,醒过神,忙伸手道:“快,扶我起来!”

    她强忍着身体的不适和疼痛,梳洗更衣完毕,就扶着添香的手,慢慢往外殿而去。

    几个萌宝都在殿里,君念语他们五个凑在圆桌旁下棋,只幕昔年一人,独自端坐在角落,认真地翻看书卷。

    余光注意到沈妙言出来,他起身,朝她施了一礼,软声唤道:“娘亲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先是注意到他穿着她给他做的衣裳,一颗心早欢喜起来。

    再听到小家伙唤她娘亲,更是欢喜,忙上前捧了他的小脸细细端详。

    和鳐鳐一般的容貌,只是那双眼睛却是君家男人特有的丹凤眼,格外典雅好看。

    她情绪有些激动,牵着他的小手往暖阁走,“等会儿午膳,就在娘亲这里用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幕昔年点点小脑袋,看上去一派乖巧懂事:“父皇说娘亲爱我,要我多陪陪娘亲。”

    软软糯糯的声音,几乎叫沈妙言的心都要化了!

    她又问道:“那他待你可好?可有吃饱穿暖?学业可有荒废?”

    幕昔年满脸认真:“父皇待我自是再好不过,一应吃穿用度,与他都是同样的。学业方面,刚读完《四经》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惊诧,他才六岁,这可真称得上聪颖过人!

    君念语等孝儿们不知何时凑过来,听见他的回答,花思慕下意识就望向君念语。

    据他所知,他家这位太子殿下,可是还未读完《四经》。

    果然,念念的脸色当即沉了沉,拢在宽袖中的拳头紧了紧,暗道等回去之后,一定要更加发奋用功,一定要超过幕昔年!

    落在后面的鳐鳐,仰头望向魏化雨,水眸中颇为忧虑:“太子哥哥,为何我两位兄长在读书方面都很厉害,但我却读不进去?我一看见那密密麻麻的小字,就想睡觉呢。”

    魏化雨踩着鹿皮靴,一手背在身后,一手捻着穿在发辫上的小金珠,挑眉而笑:“要怪,就怪妹妹没能像大周皇帝,反倒随了姑姑的性子。”

    他这阵子在宫里宫外行走,可是听说了,他的好姑姑,小时候甚是好吃懒做、顽劣不堪,乃是京城里有名的草包。

    他的小青梅,可不就是姑姑的翻版!

    走在前面的沈妙言忍不住打了个喷嚏,揉了揉鼻尖,谁在说她的坏话?

    一群小包子莫名喜欢缠着沈妙言,好在她今日没有重要的事要做,因此带着小家伙们疯玩了一下午,自个儿也甚是开心。

    快用晚膳时,幕昔年却垂下眼帘,看起来闷闷不乐。

    沈妙言怜惜他,把他揽到怀里,柔声道:“怎么了?刚刚跟小雨点他们猜谜,不是玩的挺开心吗?”

    旁边君念语双眸一眨不眨地盯着他们,暗自腹诽:他并未看出来,这家伙什么时候开心,什么时候不开心。

    幕昔年拉住沈妙言的手指,仰起细白小脸,“娘亲,你今晚陪我一起睡,好不好?”

    他的睫毛又长又黑,眼睛乌黑湿润,看起来小狗似的可怜兮兮。

    沈妙言一怔,生怕他哭了,轻轻捏了捏他的小脸,笑道:“好啊,娘亲给你讲故事听!”

    她正要吩咐拂衣去文华宫,把小家伙更换的贴身里衣取来,幕昔年却吸了吸鼻子,仍是泪兮兮的模样,“娘亲,我认床,我在这里,睡不着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?”沈妙言惊讶。

    幕昔年抱住她的手臂,“父皇把我在北幕睡的床也搬来了,就在文华宫。娘亲,您睡一睡我的小床,好不好?我的小床上,还有很可爱的毛绒兔球球,娘亲一定欢喜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眼前莫名浮现出小家伙抱着毛绒兔球球一块儿睡觉的模样,只觉简直要萌化了,于是一口爽快应下。

    其他几个萌宝静静目视幕昔年软磨硬泡,又把沈妙言哄去文华宫用晚膳。

    他们两人走后,花思慕惊叹:“这北幕的太子,不去唱戏简直是可惜了!这份演技,梨园戏子之王的称号,舍他其谁?!”

    君念语寒着小脸拂了拂衣袖,抬步往外走。

    众人对视几眼,纷纷下意识跟上。

    而幕昔年哄着沈妙言来到文华殿外,早有宫人禀报给了里面的君舒影。

    暮色四合,殿中,君舒影打扮雍容却又不失闲适,正在殿中来回踱步。

    听到那宫人的禀报,他急忙坐到窗边软榻上,娴熟地扮出一副优雅姿态,倚着软枕,信手拨弄琴弦。

    他的每一缕长发都经过精细处理,披散下来,用霜白绣金发带束成松散马尾,披散在右肩上。

    左额角垂下几缕极细小辫,闲闲垂落在胸前。

    这细发辫,大约是他根据魏北男子的装束,自个儿研究出的时尚。

    沈妙言尚未踏进大殿,就闻得琅琅筝音。

    她许久未曾听过这般极致精妙的筝曲,心情也因这筝曲而变得越发好,牵着昔年的小手,缓步踏进门槛,“多年未见,五哥哥的琴音又精进许多,真真是绕梁三日,令人闻之欲醉。”

    最后一个音调落下,君舒影放下长筝,笑容里透着几分落寞:“不过是聊以抒发寂寞罢了……妙妙怎的到我宫中来了?”

    沈妙言望向幕昔年,笑道:“是昔年请我来的,说是北幕的食物很好吃,要我也尝尝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点点头,看起来无比淡定:“北幕的海鲜的确极为可口,菜蔬也与中原大为不同。正好,我带了几位北幕的御厨过来,食材也早就备好了,妙妙定要好好品尝一番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