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372章 那个月光与雪莲一般的男人

时间:2018-01-30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!

    君舒影轻笑,“我与她是一样的,并不热衷于权势。比起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,我和她,都更在乎身边触手可及的人。”

    张祁云笑得嘲讽,“手中没有权势,又如何从旁人手中,夺回自己的东西呢?皇上,这档子买卖,你究竟干还是不干?”

    君舒影托腮,不答反问:“他们仍然如过去那般好吗?”

    指的是沈妙言与君天澜。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张祁云挑眉。

    君舒影笑了笑,“丞相先用午膳吧,且容我思虑三日。三日后,定会给你一个答复。”

    而京城皇宫,沈妙言从晌午等到日落,才终于等到张祁云把君舒影迎进京城的消息。

    承庆殿中已经设了国宴,歌舞也已准备齐全,就等着君舒影过来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正聚精会神望着几个萌宝在殿中闹着玩儿,夜凛忽然过来,说是君天澜请她去后殿说话。

    沈妙言失笑:“有什么话,不能在这里说的?又不是小姑娘,这样害羞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害羞……

    夜凛默了默,认真道:“皇上是有非常要紧的事情要说,所以需要避开众人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无法,只得起身去后殿看看他究竟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此时后殿中,君天澜正捧着茶盏端坐在大椅上,面前还跪着薛远。

    沈妙言在他身边落座,“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薛远低垂眼帘,“当年微臣的妹妹,还做了些女帝陛下不知道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朕不知道的事?”沈妙言好奇地望了眼君天澜,又望向薛远,“何事?”

    “当年微臣妹妹所怀的孩子,并非是皇上的,而是宣王殿下的。”

    薛远抿了抿唇瓣,语气平静地说出了当年的真相。

    他知道,这件事大约一直是隔在皇上和乐阳郡主中间的刺。

    他本就打算找机会说出这件事,谁知还没来得及说,皇上倒是先找到了他,要他和乐阳郡主说清楚。

    沈妙言听罢,慢慢抚着裙摆,妆容精致的小脸上,仍旧十分平静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,她望向君天澜,嫌弃道:“四哥莫不是怕君舒影过来,威胁到你的地位?竟然和薛大人合谋,扯出这种谎话来哄骗我,真真是可笑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似是早就料定她不会轻易相信,于是打了个手势。

    夜寒立即捧着几本档案出来,恭敬地呈给沈妙言看。

    那些档案,是薛宝璋出入宫闺的记录,以及当初为薛宝璋诊脉的太医手写的医案。

    初看之下看不出什么猫腻来,但细细观看,可以清晰地发现,她当初出入宫闺的时间,和太医诊脉怀孕的天数,有细微对不上。

    她孕相所显示的天数,似乎早于她进青云台探望君天澜的时间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她在见君天澜之前,肚子里就已经有了种。

    更何况,当初她生孩子时,所有人都道她是摔了一跤所以早产,然而究竟是早产还是顺产,如今倒更叫人怀疑。

    沈妙言合上卷宗,艳绝小脸遍布清寒。

    她枯坐半晌,起身从后殿出去了。

    穿行过雕花游廊,她停在临水的扶栏边,心中五味杂陈。

    那个月光与雪莲一般的男人,在她心目中,是值得信任的存在。

    那年他和四哥共争皇位,他占尽天时地利,只要跨过一道城门,他就是大周的新帝。

    可他却为了她,毅然放弃唾手可得的皇位,扔下效忠他的千军万马,不顾张祁云的反对与苦劝,单枪匹马前往千里迢迢的锦州城去寻她。

    这份情,她沈妙言没齿难忘!

    可如今……

    这点子信任,仿佛蒙上了一层灰。

    细长白嫩的手指,紧紧抠着红漆木扶手。

    琥珀色双眸,满是复杂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拂衣匆匆过来禀报:“陛下,丞相引着北幕的皇帝,已经快到承庆殿了。您不去宴席上吗?”

    沈妙言仍旧沉浸在他对她的欺骗之中,轻蹙着眉尖,怨怪道:“去什么去,我一点都不想见他。”

    拂衣愣了愣,倒不知该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转身往寝殿方向走,“你去一趟承庆殿,就说我身体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拂衣朝着她的背影行了个礼,应了声是。

    她正要去办,沈妙言又忽然顿足,“罢了,我还是去吧!那个小家伙,大约被他带过来了吧?”

    她的孩子,鳐鳐的双胞兄长。

    此时承庆殿中热闹非凡,大魏和大周的百官们聚集一堂,正觥筹交错、笑谈风月。

    上座设着三张矮几和蒲团,乃是给三位帝王坐的。

    张晚梨已在承庆殿外等候,见沈妙言过来,朝她行了一礼,跟在她身后踏进殿中。

    沈妙言穿过大殿,抬手示意群臣免礼。

    她看见君天澜已经入座,就在最中间的那张矮几后面。

    她抬步,拎着裙摆踏上御阶,正要在右边坐下,大殿右侧群臣之首的张祁云忽然咳嗽了声。

    她望向他,不解地挑挑眉头。

    这次国宴由张晚梨主持,她站在沈妙言斜后方半步位置,盈盈笑道:“陛下该坐中间。”

    三张座次,自然是以中为尊。

    这小小的插曲吸引了百官的目光,原本还笑谈风声的两国官员,几乎瞬间就剑拔弩张起来。

    坐在张祁云对面的顾钦原轻笑了声,拢了拢宽袖,姿态随性优雅,“普天之下莫非王土,率土之滨莫非王臣。大周曾是天下共主,后被诸侯背叛,如今这诸侯还打算坐到大周头上去了?想当初我先皇寿诞,诸国来朝,便是女帝陛下的长辈,亦不敢越过我大周去!”

    张晚梨转向他,合宜的宝蓝色官袍,勾勒出她高挑饱满的身姿。

    她定定站在沈妙言身后,清秀面庞透着从容,开口时,声音不疾不徐,却是掷地有声:

    “天下时势,随时随地都在发生变化。大周之前,也曾有其他朝代统一过天下,可后来却被大周所取代,难道大周就是乱臣贼子吗?可见这天下的君王,该是贤者为尊。所谓正统,亦该符合正道。”

    她顿了顿,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,落落大方地又道:“我皇心怀仁德,废除沿袭千年的奴隶制,解放了数万奴隶。对百姓亦是不离不弃,在国难来临之际,临危不乱,东渡中原,保全了千万百姓!这份功绩,足够载入史册,足够为天下所称道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