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368章 见证着这一场荒唐

时间:2018-01-28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!

    君天澜抬手覆上她细嫩的面颊,淡淡道:“若是过去的沈妙言,大约会选择放过这个女人。可你如今是大魏女帝,心狠手辣一点,也未尝不可。”

    皇帝,可细分为狠辣的暴君、贤达的仁君、荒唐的庸君。

    守国之君可以贤达君子,然而开国皇帝与复国皇帝,却不可太过仁慈。

    因为风雨飘摇的乱世之中,强敌环伺,个个都是心狠手辣之人。

    如果手段不够强、心思不够狠,就会被强敌拆腹吞吃,再不得翻身。

    君天澜只是这样替她解释,却并未往深处考虑。

    他还不知道她嗜药成瘾的事。

    沈妙言按了按心口,只觉这处窒息难受得紧。

    她说了句“我进屋沐个浴”,就转身离开了小院。

    君天澜遣了人送阿杏归家,命夜凛务必在两刻钟内让小院恢复如初,自个儿则提起扔在地上的野山鸡,往小厨房而去。

    村子里沐浴,都是用的一口很大的黑铁锅,俗称澡锅。

    澡锅四周砌一小圈可以坐的平滑台面,台面四周就是砖墙,因为空间小,所以能起到很好的保温作用。

    而锅下面烧着木柴,待到把水烧得温热时,就可以泡进去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在外间褪去衣裳,撩起厚实的棉布帘踏进澡锅。

    放下棉布帘后,整个沐浴间一片黢黑。

    狭小封闭、又没有光线的地方,一向是沈妙言最怕的。

    可她现在心乱如麻,胸腔里翻涌着沸腾的血气,令她整个人难受得快要窒息。

    她把整个身子都沉进澡锅中,直到水面淹没发顶。

    而与沐浴间一墙之隔的厨房,君天澜正系着围裙坐在厨房门口,不慌不忙地拔鸡毛。

    他不大擅长这种事,可于他而言,无论做什么事都可当做修行,因此即便是拔鸡毛这种繁冗麻烦的事儿,他也极有耐心。

    终于把鸡毛拔干净,已近黄昏。

    他把野山鸡扔进篮子里,打算拎到后面水池边去开膛破肚。

    正要走,一声“四哥”从隔壁响起。

    他驻足,望向紧闭的洗澡屋子,“嗯?”

    里面默了默,才开口道:“水凉了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放下篮子,走到澡屋门前,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他在灶洞里添了把火,坐在小板凳上问:“可有觉得热了些?”

    “唔……你进来试试水温?”

    君天澜起身,撩起棉布帘,目不斜视,修长手指探进水中。

    刚探进去,坐在旁边的沈妙言忽然搂住他的脖颈,闭着眼睛吻上他的唇瓣。

    君天澜望着她,她小脸红扑扑的,漆黑睫毛还带着水珠,犹如一朵出水芙蓉。

    而周身……

    一丝.不挂。

    白腻宛若凝脂。

    一股邪.火窜了上来,他反手搂住她的腰,俯身,辗转加深这个吻。

    寒风吹起枝头的细雪。

    拔了毛、放了血的野山鸡仍旧躺在竹篮里,和其他菜蔬一块儿,渐渐冻上薄冰。

    满地鸡毛随处乱舞,见证着这一衬唐。

    此时,几个萌包子还在前往这里的跋涉途中。

    鳐鳐走累了,停住步子双手叉腰,“哎呀,这里究竟是哪里呀!”

    四周是黑黢黢的树林,被雪掩埋的小路蜿蜒向前,也不知究竟要延伸到什么地方去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跟过来的雪团子和幸,绿幽幽的狼眼警惕地往四周瞅,仿佛保护小主人似的,一前一后把几个萌宝护着。

    花思慕提着灯盏,君念语凑过去,沉稳地展开手中地图。

    仔细研究之后,他指着其中一处道:“棉城在京城以南,乘坐马车大约要行一天一夜的路程。咱们徒步走了大半日,距离棉城约莫还有五分之四的距离。”

    “哇,还有那么远!”花思慕惊叹。

    “不妨事,咱们明日一早就能走到这个小镇。镇上有马车的,到时候坐马车,很快就会抵达棉城。”

    君念语认真分析。

    “可是,”花思慕挠挠头,“大雪把道路都给掩埋了,天又黑,咱们怎么知道哪里是南边儿呢?万一走错方向就糟糕了。”

    君念语不过七岁,虽能看得懂地图,却也不会实际辨别方向。

    他抿紧小嘴,对着地图发起愁来。

    花思慕望向鳐鳐,鳐鳐急忙摆手,“我,我也不会认方向的……”

    他又望向魏千金,小胖姑娘抱着面饼正啃得欢实,一看就知道是个不会辨方向的主儿。

    没办法,他只好望向魏化雨。

    魏化雨捻着细辫子上的珠子,找了块树冠不那么浓密的地方,仰头望向夜空。

    夜幕沉沉,还在飘零着细雪,根本看不见日月星辰。

    花思慕嫌弃道:“听说魏国多荒漠,你们应该是很擅长辨别方向的吧?你咋连这个都不会!”

    魏化雨捻了捻小金珠,继而从容取下腰间挂着的弯刀。

    花思慕默了默,“我说,我不过是随口说了你两句,你还不至于要杀人灭口吧?”

    魏化雨用看白痴的目光看了他一眼,找了棵比碗口稍粗些的大树,抬起弯刀挥向树杆。

    他刀法好,运着一点内力,这么一刀砍下去,大树应声而倒。

    他把弯刀收进皮鞘里,淡淡道:“拿灯笼来。”

    几个萌宝凑过去,花思慕将灯火往树桩上一照,魏化雨指尖点着树桩截面,“看见没有?”

    魏千金吞下饼子,满脸好奇:“看见啥?里面藏着吃的咩?”

    “是年轮。”魏化雨小脸淡然,“这棵树有十年了,你看它的年轮圈,靠我这边的要宽一些,对面的则窄一点。证明我这边常常阳光充足,是南方。”

    “哇!”鳐鳐小嘴张得圆圆,“太子哥哥好厉害!”

    “这是常识。”魏化雨挑眉而笑,扫了眼脸红的花思慕,牵起鳐鳐,朝南方而去。

    花思慕吃了瘪,不情不愿地跟上他们。

    几个萌宝找到棉城时,已是第二日黄昏了。

    鳐鳐踏在青石板街上,琥珀色水眸里满是欢喜:“这座小城,给人的感觉真好……”

    魏化雨给她和魏千金各买了根糖葫芦,又问那卖糖葫芦的人,这附近最近几日可有来什么外人,长得好看的那种夫妻。

    君天澜和沈妙言帮棉城除害的义事,早已传遍整座小城,因此那小贩满脸兴奋,忙道有的有的,仔仔细细给魏化雨指了路,生怕他不明白,还给他画了简单的小地图。

    他把地图递给魏化雨,笑得亲切淳朴:“你们是那对夫妻的孩子吧?这糖葫芦的钱就别付了,没得给我家婆娘知道,得骂我忘恩负义!”

    魏化雨笑了笑,道了声多谢,按照他指的路往前走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