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359章 遇他,她不必四海飘零

时间:2018-01-2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!

    “住到君舒影和赵煜他们抵达京城,可好?”

    因为四国皇帝都到的时候,四国盛典才算正式开始。

    沈妙言点点头,兴奋地迅速进入状态:“那这几天,咱们就忘掉京城的是是非非,我呀,现在是织布的农妇,你是耕田的农夫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君天澜捏了捏她的小鼻子:“都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她欢快地奔进厨房,打算拿出自己的看家本事,来做一桌好菜。

    君天澜望着她欢实的背影,眼底掠过浓浓的悲哀。

    他已决心在四国盛典时,控制住诸国皇帝,荡平四海一统天下。

    这几日的安宁,是他暂时能给她的,最大的幸福。

    等到四海归一、天下太平,她会是他的皇后,他会让她成为世间最幸福的女人……

    而厨房中,沈妙言拿着从篮子里摸出的鸡蛋,默默站在锅灶前。

    她低垂眼帘,将鸡蛋在碗沿上磕碎,本想把蛋壳掰开,可双手一抖,蛋壳连同清亮的蛋白蛋黄,一起掉进了碗里。

    她单手撑着灶台,另一只手揉了揉眉心。

    那个男人把她带到这里,是另有图谋吧。

    可她沈妙言,也不是吃素的。

    等到四国盛典时,她会抛开儿女情长,努力守护好先祖的江山社稷。

    她深深呼吸,平息了胸腔里上涌的难受与戾气,随手从袖兜里摸出一粒丹药含进口中,仿若吃糖豆般偷吃了。

    暮色渐晚,君天澜在堂屋里左等右等,也没等到沈妙言把饭菜端上桌。

    他皱眉去厨房寻人,却见厨房烟雾冲天,他的小姑娘剧烈咳嗽着,白嫩小脸上全是黑色烟灰。

    他忍俊不禁,忙把她拉出厨房。

    在大臣面前威严冷峻的男人,此刻完全进入了他的农夫角色,只是依旧不改毒舌:“十两银子的聘礼,却娶了房不会做饭的婆娘,可能把你退回去,让我重新娶个贤惠的美娇娘进门?”

    一边说,一边笑着抬袖,给沈妙言擦干净脸蛋。

    沈妙言双眼都被浓烟熏红了,泪兮兮娇嗔道:“我在家娇生惯养,便是做饭,也有人帮忙烧灶。我自己不会烧灶,怎么做饭嘛!”

    鲜少下厨的人,的确烧不好村子里的土灶。

    君天澜把她揽在怀里,亲了亲她的脸蛋:“去外面等着,我做饭给你吃。”

    “君子远庖厨——”

    男人伸出修长手指挡在她唇瓣前,“村子里的姑娘,可没读过几本书。”

    他的手指有梅花的淡香。

    沈妙言撇撇嘴,自个儿出去了。

    堂屋里燃着炭炉,她烤了烤手,把暖暖和和的双手拢在袖管里,自个儿步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此时日暮天寒,远处小镇渐渐点起了灯火。

    田埂上,隐约可见背着木柴归家的农人。

    她又望向庭院里的那树梅花,冰清玉洁的花枝骨瘦粼粼,可枝头盛开出的梅花,却格外饱满艳红,像是把一年来积攒的养分,全都用在了这上面。

    视线落在梅花树下时,不由顿了顿。

    那里土壤松动,有被挖开过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四哥定是藏了好吃的零嘴在树底下,这般瞒着我,定是怕我偷吃了,真是小气。”

    她兴奋地扛起靠在墙角的锄头,拎着裙裾跑到梅花树下,不由分说地开挖起来。

    挖了一会儿,果真叫她挖出了东西来。

    她蹲下去,小心翼翼拂开松软土壤,只见土里正埋着十几只圆滚滚的酒坛子。

    她抱起一坛,将土壤填好,兴冲冲奔进木屋,嚷嚷道:“四哥,你藏了好酒怎么也不告诉我,你是不是打算背着我吃独食?”

    君天澜系着围裙,端两碟菜出来,瞟了她一眼,“藏得那样深都被你发现了,我真是娶了个厉害的媳妇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拿抹布把酒坛子擦干净,小眉毛高高扬起:“那是!我啊,可是要把你管得服服帖帖,你做了什么,藏了什么,我这做媳妇的,都得一清二楚呢。”

    她把酒坛子放到桌上,好奇地望向那两碟菜。

    一碟是炒鸡蛋,一碟是酸辣白菜,色香俱全,只是不知味道如何。

    君天澜又从厨房里盛了两碗白米饭,递给她一碗,“坐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坐了,好奇地伸筷子去拈他烧的菜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炒得金黄的鸡蛋,是用芝麻油炒的,搁了些许细香葱,鸡蛋的嫩滑可口与细香葱的鲜香融为一体,芝麻油更是香喷喷的。

    虽然是极简单的小菜,却好吃的令沈妙言恨不得连舌头一起吞下去。

    而酸辣白菜酸甜爽口,大约搁了棉城特产的浓香酱汁,那股子酱香,是在别处尝不到的,吃完令人齿颊留香,回味无穷。

    “好吃否?”

    君天澜笑问。

    “好吃!”沈妙言笑弯了眉眼,“四哥瞒着一手好厨艺,不显山不露水的,真是过分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薄唇弯起,这厨艺,都是这五年来,一点点磨出来的。

    因为她爱吃楚国菜,而他想将来在一起的时候,能让她尝到他做的楚国菜,所以他每每处理完朝政大事,都会去小厨房跟着楚国的大厨练习做菜。

    日积月累,倒也让他练出了一手好厨艺。

    他这双手,可拿长刀斩人头,亦可拿菜刀切豆腐雕花。

    争天下是为她,下厨房也是为她。

    他所有的努力,都是为了在风雨飘摇中,给她撑起一个坚实的家。

    他慢条斯理地揭了酒坛子的封泥,“这是楚国地道的梅花酿,虽埋上几年味道更醇厚,不过现在开封,也未尝不可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嗅了嗅小鼻子,清晰地闻见一股浓郁清甜的酒香。

    掺和着梅花与雪水的晶莹甘甜,令人仿佛置身落雪的梅花林,肌肤的每个毛孔都放放松开来,连呼吸都顺畅起来。

    他取了两个天青色瓷盏,为她满上酒。

    晚来天欲雪。

    木屋中,红泥叙炉暖意融融。

    一盏油灯,成双对影。

    遇她,是他三生有幸。

    遇他,她不必四海飘零。

    已是深夜。

    屋外大雪犹盛,小小的寝屋里,帐幔低垂,隐约可见两个缠绵的身影。

    女子的婉转娇吟,伴着屋外的风雪声,彻夜不绝。

    艳红的梅花承受着风雪,吐露出晶莹花蕊,是入骨的艳绝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