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354章 薛宝璋之死

时间:2018-01-2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!

    可薛宝璋,怎么可能放手。

    她俯身凑到君念语耳畔,语调是一种诡异的温柔:“你不是说喜欢薛母妃吗?如今薛母妃就要死了,我的乖儿,你与我一道共赴地狱黄泉,可好?”

    不过七岁大的孩子,面对如此危局,眉眼之间却都是从容淡定。

    君念语高高仰着脑袋,直视薛宝璋的双眸:“薛母妃,苦海无涯,回头是岸。”

    “回头是岸?”薛宝璋仿佛听见了什么天大的笑话,仰头大笑出声,直笑得眼泪都淌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眼圈通红,低头盯着君念语,“念念,你薛母妃从小时候,就想做全天下最尊贵的女人。回头?尚未触及到凤冠,我如何舍得回头?!”

    她说完,陡然冷厉地望向君天澜:“君天澜,我要你现在封我做皇后!否则,我就把君念语从这里推下去!”

    君天澜正襟危坐,始终保持着淡漠的表情。

    听见她这话,他望向念念,却见对方朝他微微摇首。

    这是小家伙要自己解决这件事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薄唇轻扯,他收回视线,挽袖优哉游哉地自斟自饮。

    薛宝璋见他居然半点儿反应都没有,不觉大怒:“君天澜,你这是什么意思?!君念语难道不是你儿子吗?!”

    沈妙言同样怨怪地瞪了眼君天澜,这男人,儿子都被人挟持了,他怎的还能如此淡定!

    莫非在他眼里,她的念念一点儿都不重要吗?

    堆积着层层雪云的素白天空,又开始落雪了。

    细绒绒的雪花被寒风吹到亭中,轻柔地落在君念语的眼睫上。

    他抬起小手,试图触摸薛宝璋红肿的半边脸颊。

    薛宝璋大怒,“你做什么?!”

    “很疼吧?”君念语轻声,“你挨了一巴掌,尚且疼痛,可我娘亲当年被你用匕首挑断手脚筋、被你毁去容貌,那时候的疼痛,是你的千百倍。”

    “薛母妃,世上所有人都是肉长的,都会疼痛。你在算计别人时,可有想过有一天,你也会被别人算计?你也会经历那般刻骨铭心的疼痛?”

    “错了,就是错了。即便‘对不起’不能弥补错误,可放下脸面说一声对不起,又有什么难的呢?薛母妃,敢于直面曾经的错误,才能继续好好前行。”

    “你曾是镐京城最耀眼的明珠,可如今,却是明珠蒙尘。须知,心若黑了,任你如何打扮,也终究恢复不了往日的光艳动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敬重的薛母妃,善良温柔、知书达理,会亲自下厨给我做好吃的,会教我琴棋书画,她是世间少有的好女子。”

    “世间很多东西都做得了假,可我想,唯有爱,做不了假。薛母妃,回来吧,那个疼我宠我的薛母妃,回来吧!”

    七岁的孝儿,声音稚嫩,却字字泣血。

    两行清泪,从他的面庞上潸然而落。

    他伸手,怜惜地轻抚过薛宝璋受伤的面颊。

    薛母妃的眼泪不可自抑地涌出来,定定凝望念念,终是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沈妙言小心翼翼地往她那处挪了一步,薛宝璋霎时回过神,尖声喊道:“你是哄骗我的!你想让我分散注意力,让沈妙言来救你,对不对?!”

    “沈妙言,你夺走了我的一切,我要报复你,我要报复你!”

    她满脸癫狂,忽然紧紧抱住君念语,不顾一切地转身跳下了高高的栏杆!

    “念念!”

    沈妙言崩溃大喊,立即奔向栏杆。

    忽然,琥珀色瞳眸,倏然睁圆!

    只见薛宝璋使出了浑身力气,突然把念念抛了上来!

    她一把接住念念,薛宝璋一边笑一边哭,笔直朝下方坠落。

    对那个唤她母妃的孩子,终究……

    终究,是下不来手啊……

    漫天雪花,簌簌而落。

    覆盖着人世间,一切肮脏和罪恶。

    她重重砸进雪地里,后脑磕到一块突出的坚硬石头,血液渗进白雪之中,看起来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她大睁着眼睛。

    临死前,瞳孔中倒映出白茫茫的天空。

    若她的孩子还在世,也该和念念一般大。

    也会如他那般,柔柔唤她母妃。

    会在冬夜里,给她暖手,从御膳房里偷拿好吃热乎的点心送给她。

    会在夜里,与她围坐在火炉边,双手托腮,欢欣地听她讲故事。

    漆黑瞳孔,渐渐涣散。

    或许正如兄长所言,是她行事太过恶毒,上苍为了惩罚她,才夺去了她的孩子。

    她薛宝璋斗了一辈子,争了一辈子,到头来,却是大梦一场空……

    有细绒雪花,轻柔地落进她的眼睛里、眉睫间。

    仿佛是那个未出生的孩子,在温柔地安慰她。

    沈妙言惊魂甫定地抱着念念,望着下方那红色的渺小身影,表情复杂。

    念念把小脸埋进她的怀里,无声无息地掉起了眼泪。

    “太子哥哥……”鳐鳐心口堵得慌,忍不住依偎在魏化雨臂弯间。

    魏化雨揽着她,“没事了……”

    是夜。

    风雪交加。

    小小的少年,系着一件墨金斗篷,提一盏灯溜出红枫山庄。

    他冒着风雪,终于找到薛宝璋死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跪下来,抬袖抹了抹眼泪。

    “怎么才来,我们等你好久了。”

    清越的嗓音响起,君念语偏头望去,只见魏化雨在石头上盘膝而坐,撑一把伞,怀里还抱着鳐鳐。

    他惊讶不已:“你们怎么在这儿?”

    魏化雨望向薛宝璋,答非所问,“你再不来,她的尸体就要被野狼啃完了。”

    君念语急忙望过去,果然看见尸首有些支离破碎,上面还清晰可见有野狼的牙印。

    他紧忙替她合上双眼,摘了斗篷把她裹起来。

    魏化雨从石头上跳下来,不知从哪儿摸出两把长铲子,扔给君念语一把,自己拿着一把,“在哪儿挖?”

    君念语一愣,很快意识到他说的是坟冢,忙擦擦眼泪,挑了棵避风的粗壮枫树,“就在那里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起挖起坟冢。

    君念语挖着挖着,忽然意识到是这个陌生的少年提前赶来,赶走了野狼,维护了薛母妃尸首的完整。

    热泪盈眶,他轻声道: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魏化雨耸了耸肩,“我父皇和母后,都是为了保护我才离开人世。我觉得他们的爱,是世间最伟大的。我厌恶薛宝璋对我姑姑下毒手,却也敬佩她最后的选择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