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339章 江山也好 女人也罢 他都要握在掌心

时间:2018-01-2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四周很喧嚣,却又很安静。

    张祁云目视坐在灯火中的姑娘,她在案几旁盘膝而坐,捂着小嘴,两行清泪簌簌而落。

    虽是哭泣,却半点儿声音都没发出。

    怀中的小猫咪懵懵懂懂不知发生了什么,犹然费劲儿地伸爪子够案几上的鱼。

    张祁云随手拈起条鱼尾巴,扔到角落里,小年糕“喵呜”一声,立即从谢陶怀中窜出去追鱼尾巴了。

    张祁云扯了扯铁链子,淡淡道:“出去走走吧。”

    离开承庆殿后,两人沿着雕花游廊,慢慢往前走。

    四周寂静得能听见远处的丝竹管弦声,张祁云望着她的侧脸,她仍然在哭,却仍是半点儿声音都没有。

    他深深呼吸,“为何不哭出声?”

    谢陶双眼红肿如核桃,声音哽咽:“他说女孩子不可以大声哭,那样就不美了……”

    张祁云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游廊每隔几步,就坠着一盏琉璃宫灯。

    朦胧灯光透过琉璃,落在谢陶的两肩和面颊上,折射出格外温柔纯净的光晕。

    两人走了半晌,张祁云忽然伸手拢住她纤细单薄的肩膀。

    谢陶茫然地驻足望向他。

    男人低头,目光透着怜惜,声音格外醇厚低哑:“你才二十出头,正是女子最好的年华,何必把最美好的青春,都耗在不值得的人身上?”

    “谢陶,抬起头吧,外面的世界很大。你的世界,也应该精彩无限,而不是被顾钦原那个渣滓,全部占有。”

    谢陶呆呆望着他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她往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张祁云知晓一时半刻她是接受不了这套说辞的,因此也不逼她,淡定地抚了抚胡须,“楚宫夜色极好,我陪你走走?”

    他生得高大,身形笔挺,七八寸长的胡须令他看起来格外威严。

    可这样严厉的男人,却有一双极好看的剑眉星目,朗月青竹般,透着睿智清醒的光芒。

    这样的男人,绝非池中之物,挂两国相印,实在是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小姑娘半垂着脑袋,怯怯望了他一眼,没怎么注意到他的英俊,只惦记着他那把威严的大胡子。

    她爹爹是大胡子,她兄长好似也开始蓄须了。

    她幼时并未从父兄那里得到过关爱,因此如今面对这个大胡子,她下意识地把他的怜惜与关心,全当做父兄的怜爱。

    于是面对他四处走走的建议,她乖乖点点头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君天澜的军队就驻扎在大周和草原的边境旁。

    魏思城不许他带大军穿过草原,因此他只带了两千名亲信禁军进入草原,与魏思城和张晚梨一道,南下赶赴楚国京城。

    行了大半个月,众人总算出现在了京城外。

    此时天色已晚,城门关闭,魏思城亲自与守城官员交涉了半刻钟,很快安排好一切,折返回来,到君天澜的大帐中见他。

    因着魏思城从前是沈妙言名义上的皇夫,所以君天澜很是看他不顺眼。

    见他进来,仍旧面无表情地端坐在大椅上,半点儿反应都没有。

    魏思城也不在意,只淡淡笑道:“你是大周的皇帝,如今四国盛典,摸黑进城也说不过去。所以张相一早吩咐下来,让大周的车驾就在这里安营扎寨,休息一晚,明日入京。”

    他说罢,就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帐中灯火黯淡,君天澜翻了页书,却是如何也看不进去。

    五年了,他们隔着遥远的狭海不得相见。

    如今一城之遥,却依然见不得。

    明明从前,不过是房中一道雕花月门的距离。

    跨进去,就能看到在小床上打滚的小姑娘……

    夜凛进来禀报道:“皇上,丞相求见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合上书卷,顾钦原很快踏进来,朝他拱了拱手,正色道:“臣有一言,不吐不快。”

    “说。”

    顾钦原又上前两步,低声道:“四国盛典的主意,未必是沈妙言所出。十有八九,是她身边那个张祁云所出。张祁云野心勃勃,必然是在城中设了陷阱,欲要擒住诸国皇帝,以令天下。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抬眸道:“既如此,皇上不如将计就计,当做什么都不知道,然后先下手为强,先一步控制住沈妙言、君舒影、赵煜。如此,天下格局将定!”

    君天澜半垂着眼帘,缓慢摩挲着指间的墨玉扳指,并不言语。

    “皇上,如此绝好的机会,可谓千载难逢。您若妇人之仁,如何重新同一大周?”顾钦原蹙眉,“您无非是顾及沈妙言,可那个女人心中,果真就有您吗?更何况女人没了可以再寻,若江山没了——”

    “钦原,”君天澜打断他的话,“回帐吧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——”

    “回去。”

    顾钦原垂眸,拱了拱手,只得退下。

    大帐中,一灯如豆。

    君天澜摩挲着扳指,暖黄灯火跳跃在他的眉睫间,明明该是,可他的侧颜看起来却清寒如霜。

    已近立冬。

    夜空星辰封冻,万物萧瑟,一层白霜覆于枯黄干草上,厚如积雪。

    帐中并不暖和。

    君天澜轻轻吐出一口气,放下书卷,和衣而寝。

    她是他君天澜的女人。

    这一生,永远不会改变。

    江山也好,女人也罢,他都要握在掌心。

    而另一座小帐篷内,薛宝璋被两名身手极好的侍女,寸步不离地看守着。

    她坐在圆桌旁,用木梳一下一下地梳着头发,杏眼中闪烁着极淡的光。

    帐帘被人卷开,身着盔甲的薛远,携萧瑟寒风进来,冷声命令道:“你们都退下。”

    那两名侍女对视一眼,行了个礼,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薛远一把握住薛宝璋的手腕,“走!”

    薛宝璋挣开他:“我不走!”

    “明日进了城,你想走都走不了!”薛远皱眉,“你是我妹妹,我不希望你死。”

    薛宝璋抬头盯着他,美眸中满是讽刺:“在兄长眼中,我就如此不堪吗?兄长觉得,我斗不过沈妙言?”

    薛远沉默。

    薛宝璋冷笑,“兄长,七年前我能让她狼狈滚出大周,七年后,我就依然能让她死无葬身之地!我要做皇后,我唯一的心愿,就是做君天澜的皇后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