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329章 可怜他一腔爱慕

时间:2018-01-2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!

    “呵,我何曾骗过你?”魏化雨挑了挑眉头,又覆在她耳畔一阵低语,“……你乖乖听话,事成之后,我自会给你糖饼吃。你若不听话,以后都不许吃糖饼了。”

    鳐鳐自幼怕他,虽然好奇那温泉池里到底是个什么情况,又好奇花思慕口中的一夜御五女是个啥意思,可他发了话,她哪里敢不听?

    因此,只得和魏千金手拉手,按着他的吩咐,顶着灌木往梨林外的府垠门走。

    三个小少年目送她们远去,才将花思慕背进来的鞭炮、爆竹等,摊在地上,动作灵敏地把它们都给拆开。

    他们迅速用里面的火硝等物,重新包装组合了可防水的炮仗。

    魏化雨掂了掂碗口粗细的一节爆竹,望向温泉池,笑得一口白牙森然。

    此时温泉池中,那裴朗正志得意满地与美妾嬉戏作乐。

    他今日在朝堂上狠狠羞辱了沈妙言,很得皇上欢心,在国宴散了之后,皇上亲口允诺,不日就提拔他为正一品大员!

    有美姬倚到他胸膛前,娇媚道:“大人,世人都说大魏女帝生得倾国倾城,您今儿个看见了她,她果真生得传闻中那般好看吗?”

    裴朗勾着她的下巴,低头亲了她一口,笑得不怀好意:“再好看又如何,终究是残花败柳罢了,哪里及得上我的美人娇俏可人?”

    这么说着,却有一道欲望的暗芒从眼底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大魏女帝,自然是极美的。

    那种美,并非是寻常庸脂俗粉可比拟。

    那么样雍容华贵,那么样高高在上,让他恨不得把她狠狠按在身下,狠狠挞伐她、鞭笞她、征服她!

    有着“楚国第一才子”美称的男人,在幽暗旖旎的温泉池中,流露出浓浓野心和欲望。

    皇上说了,等那沈连澈去西南对付花容战之后,就把沈妙言赐给他做禁.脔。

    只要不玩死她,他怎么来,都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他想着,将怀中的女子想象成沈妙言,开始放肆地亵意把玩。

    正在兴头上时,君念语把组装好的爆竹点燃,随手扔进了水里。

    端着葡果的美娇娥只听得“噗通”一声,有什么东西落进了水里。

    她低头看去,尚未看清楚,水下的爆竹猛地炸响,直炸出水面三丈高!

    紧接着,其他爆竹也纷纷落水爆炸!

    温泉池中,霎时一片尖叫!

    裴朗惊得魂飞魄散,以为有刺客偷袭,紧忙往岸上奔,却发现自己放在岸边的衣裳不见了!

    花思慕蹲在不远处,正微笑着把他们的衣裳烧掉。

    裴朗此时狼狈不堪,正捂着下身不知如何是好时,魏化雨疾步跑到他跟前,喘着粗气,焦急道:“不好了、不好了!大人,府中进了几十个刺客,正在屠戮后院呢!前门已然出不去了,您快从后门离开!”

    裴朗本就喝得微醉,此刻压根儿不辨他这话真假,毫不犹豫地就往后门冲。

    他身后,那五个肌肤白腻雪嫩的美妾,同样一丝.不挂,狼狈不堪地往后门奔去。

    魏化雨笑得白牙森森,“走吧,咱们也去瞧瞧热闹。”

    此时府垠门,鳐鳐和魏千金大喊着“着火啦”、“着火啦”,把四周的街坊邻居都给惊动,生怕大火殃及自家,纷纷披着衣裳奔出来看情况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提着灯笼,寻声奔到裴府后门。

    灯火格外明亮。

    他们并未看见大火,反而看见他们那位号称“楚国第一才子”的尚书郎,浑身赤.裸,与五名同样一丝不挂、体态极为丰盈白腻的美妾,一同大惊失色地奔了出来。

    仿佛身后有猛鬼追击似的,这六个人竟然不顾形象,当街裸.奔起来!

    裴朗身下的那玩意儿从他的指缝中透出,被一众妇女好奇围观:

    “哟,裴尚书看着斯文清秀,没想到夜里竟然这么猛!足足五个美娇娥啊!”

    “你瞧他那里,好似也不怎么样啊!怕是不中用吧?”

    “哈哈,你又没试过你怎么知道!”

    吃瓜街坊们,纷纷碎嘴探讨。

    也有德高望重的老臣住在附近,目睹裴朗今夜这出大戏,气得拿拐杖狠狠敲击地面:“伤风败俗,伤风败俗啊!”

    “明日必要参他一本!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

    魏化雨等人混在人群中,悄无声息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及至回到居住的客栈,几个萌宝才凑一块儿大笑出声。

    “太子哥哥,今夜真是解气了!那个裴什么的,居然敢羞辱娘亲!不让他吃点儿苦头,他就不知道咱们大魏的厉害!”

    鳐鳐挥舞小拳头,粉雕玉琢的小脸上全是兴奋和欢喜。

    魏化雨摸了摸她的脑袋瓜子,“时辰不早,该睡了。”

    因为怕有危险,所以几人只要了一间房,鳐鳐、魏千金和杏儿睡在屏风后的床榻上,其他几个男孩子,则在屏风外打地铺睡。

    趁着鳐鳐去隔壁沐浴的功夫,花思慕双头托腮坐在圆桌前,忍不住唉声叹气。

    小公主和别的小姑娘不一样,完全不好追呀!

    可怜他一腔爱慕,也不知能否俘获佳人芳心……

    他正顾影自怜地想着,鳐鳐从隔壁耳房回来,穿着素白丝绸中衣,乌黑的湿法披散在腰间,小脸儿娇俏如出水芙蓉。

    她踩着木屐,正要往屏风后跑,被魏化雨唤住:“过来!”

    鳐鳐好奇走过去,“你要给我糖饼吃吗?”

    魏化雨从椅子上下来,拿起挂在脸盆架子上的干毛巾,站到她身边给她擦头发,“明儿给你买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要吃牡丹糖饼和玫瑰糖饼!”鳐鳐满脸欢喜,叉腰仰着小脑袋看他,“你可不许食言!”

    魏化雨低头给她擦着头发,勾唇轻笑:“不食言。”

    花思慕惆怅地望着这两人,他们站在灯火下,宛如一对金童玉女,别提有多养眼合衬了。

    他禁不住无语望天,想他花思慕,五岁就会掀小姑娘的裙子,六岁就会借着年纪嗅卖萌问漂亮姐姐讨要亲亲,可谓是万花丛中过、片叶不沾身。

    他怎的就栽在了这里?!

    正惆怅间,余光却注意到捧着毛巾的杏儿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