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306章 顾钦原给不了的幸福,他来给

时间:2018-01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我,我二十二岁了,”谢陶纠结地皱着小眉毛,大眼睛里都是不安,“已,已经婚配。我就是来找我夫君的,我夫君好久没回家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谁要管你夫君如何?”张祁云笑眯眯止住她的话头,瞟了眼她湿漉漉的双眼,蘸了蘸墨水,下笔时墨汁浓淡适宜,“最后一个问题,这几年,你过得好不好?”

    虽然知道她是顾钦原的夫人,虽然知道他们此生约莫是无缘无分,可这并不妨碍他念想她。

    谢陶歪了歪小脑袋,认真想了想,诚恳道:“我也不知道好不好,就是很想很想夫君……不过夫君说,夫妻要相敬如宾,不可过分亲近,要我与他保持距离,我挺难过的……”

    张祁云的笔尖顿住,低头细看,只见口供薄上的姑娘,娃娃脸甜兮兮的,眉眼弯弯,手持一把团扇在花间扑蝶,分明是幸福至极的仕女模样。

    他又抬头,望向坐在灯火里的姑娘,她失去了记忆,满脸懵懂,心心念念只有她夫君一人,却不知她夫君心里眼里,却并没有她。

    这样的她,活的迷茫,并不幸福呢。

    顾钦原是出于联姻的目的才娶得她,世家贵族里的婚姻,大抵都是如此。

    外人只看见了鲜花着锦、烈火烹油的热闹与富贵,却全然不知个中的人情冷暖、世态炎凉。

    爱情是很私人、很不公平的事,并不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付出得多,另一个人就一定要爱她。

    所以,他无法指责顾钦原为何不爱谢陶。

    然而他虽无法指责,却可以将谢陶从顾钦原身边带走。

    顾钦原给不了的幸福,他来给。

    他合上口供薄,笑眯眯望向仍旧茫然不知所措的谢陶,“我们这儿审讯犯人有个规矩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规矩呀?”

    张祁云慢条斯理地起身,拿起挂在墙上的一副镣铐,一端铐上自己的手,一端铐上谢陶的手,朝她眨了眨眼睛,“喏,我今晚审不出个所以然,又怕你跑了,所以得把你带在身边时时防备,你没有意见吧?”

    谢陶摇了摇那副镣铐,满脸惊奇:“还有这样的规矩呀,真是神奇……”

    那镣铐中间的铁链极长,倒也不必担忧两人之间会有什么不方便。

    守在外面的侍卫望着张祁云带着那可疑的姑娘走出来,惊得张大嘴巴,下巴都要掉下来了!

    见过对犯人严刑逼供的,没见过把犯人这般带在身边的!

    知道的晓得这姑娘是个可疑人物,不知道的,还以为这姑娘是他们丞相的相好,否则他们相爷为何一副恨不得要时时刻刻把她拴在裤腰带上的表情!

    待回到张祁云的帐篷,他吩咐小厮支一张屏风在帐中,又弄了副软榻在屏风后,非常正经地对谢陶道:“你夜里就睡在屏风里的花榻上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呢?”谢陶下意识地问。

    张祁云满脸正经地盘膝在书案后坐下,用折扇指了指案头堆着的一尺来高的公文:“我是大魏的丞相,日理万机,还有很多大事等着我连夜处理呢。我呀,这般为苍生做主,已经两天两夜不曾合眼了。为大魏鞠躬尽瘁、死而后已,便是我此生的志向。”

    谢陶满脸崇敬,“您真是世上最好的官了!”

    张祁云眼睛里难掩腹黑,“哪里,比起你夫君,或许还是差了一截吧?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我夫君虽好,但也不至于为国为民操劳到您这个地步。”谢陶连忙摆了摆小手,听见铁链的哗哗声,又忍不住道,“您对待我这般可疑人物,也如此宽容如此君子,真叫人敬佩!”

    张祁云收获了谢陶满满的好感,目送她进屏风后睡觉,才轻吁一口气,解衣舒服地在外面的床榻上躺了,哪里如他话中所言,就要连夜处理文书奏章了!

    次日,军帐中。

    沈妙言托腮盯着张祁云和谢陶,目光复杂。

    直到早朝例会散了,她才出声道:“张卿留步。”

    张祁云笑眯眯坐回去,“不知陛下有何事?”

    “你还好意思问何事?”沈妙言望向站在他身后满脸好奇打量四周的姑娘,“你随身挂着个这么大的活人,当朕看不见?你不打算跟朕解释一下?!昨晚所谓的可疑女子,就是阿陶吧?!”

    “吾皇英明,果然任何事情都逃不过您的法眼。”张祁云含笑摇扇,侧目望了眼趴在椅背上的谢陶,“据臣所知,谢姑娘记忆能力乃是一绝,她既然到了咱们军营里,恐怕已经把咱们的军队部署全部记在了脑子里。未免她前去跟顾钦原告密,微臣认为,很有必要把她扣押下来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一本正经,沈妙言却气急而笑,好一个张祁云,明明自己有私心,却打着为大魏着想的口号,黑的也给说成了白的!

    她鄙夷地瞟了眼张祁云,虽然这厮不大靠谱,不过无论如何也比顾钦原要好得多。

    与其让阿陶回镐京城受顾钦原欺负,当真不如就让她跟着张祁云得了!

    她寻思完,眉眼弯弯道:“既如此,朕也不好说什么。说起来,朕那里还有上百份未处理的奏章,听闻丞相平生志向乃是为我大魏鞠躬尽瘁、死而后已,那么这些奏章,就有劳丞相批阅处理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罢,拂衣和添香立即抱出两摞一尺来厚的奏章。

    张祁云差点活生生呕出一口血,默默转向沈妙言,却见她笑得雍容绝艳、无辜纯真,半点儿腹黑的意思都没有。

    他默默示意小厮接住那两摞奏章,好吧,怪他昨晚扮忠臣扮过了头。

    沈妙言目送谢陶跟他一块儿离开,眸中难掩担忧。

    她爱了顾钦原那么多年,凭着张祁云,果真就能叫她回心转意吗?

    她想了想,命拂衣把鳐鳐带过来。

    鳐鳐前些日子得了匹枣红色小马驹,整日里央着魏化雨教她骑马,单纯天真地过着生活,并不知身边都在发生什么。

    她穿着粉嫩嫩的骑射服,脚蹬一双缀着小银铃的精细鹿皮靴,腰间挂着条小小的黑色马鞭,兴奋地奔进沈妙言帐中,一把抱住她的腰:“娘亲!中原真好玩,瑶瑶不想回燕京的皇宫了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