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303章 祸水红颜:金簪计(4)

时间:2018-01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他满脸兴奋,对谢昭赞不绝口:“昭儿美人果然深爱本汗!既然她要本汗奇袭镐京,想必是顾钦原同意了的,大约大周的兵力已经全部被顾钦原控制了,本汗应当立即照办!待到本汗取得大周成为皇帝,定要立她做皇后!”

    添香笑眯眯地又行了个礼,“可汗英明!等您凯旋之日,小婢定要与姐妹们一道,为您献上草原最可口的马奶酒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,”拓跋烈豪爽大笑,毫不犹豫地下令道,“走,咱们立即北上,绕过关山,奇袭大周!”

    这些草原将领头脑简单,只当大周唾手可得,因此纷纷附和,挥舞着马刀,兴冲冲纵马改了方向,呼啸着往北而去。

    添香目送他们离开,忍不住扑哧一笑。

    直到被马蹄扬起的尘土落下,身着鲜红劲装的姑娘,才从不远处的山坡后慢条斯理地绕出来。

    添香转身,朝她恭敬行礼:“陛下!”

    沈妙言盯着拓跋烈大军离开的方向,艳绝小脸上噙起浅浅的笑容,“走吧,回营地。”

    从草原往大周北境,中间必须途经一条狭窄的官道。

    官道两侧是高而巍峨的群山,若从那官道仰头望去,只能看到窄窄的天空,因此这种地形俗称一线天。

    拓跋烈带着十万大军兴奋地奔过来时,大山中寂静无声。

    连澈领着五千精锐,手持最精良的箭弩,就埋伏在两侧高山上。

    待到拓跋烈的军队全部进入一线天,连澈才面无表情地打了个手势。

    两座巨石从半山坡上滚落,一前一后,正好堵住一线天的出口与入口。

    箭如雨下。

    这是一场压倒性的屠戮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傍晚,残阳如血。

    拓跋烈的十万大军,只剩下十几骑,狼狈地护着他逃回拉缇帕斯。

    漫山遍野都是魏军的兴奋高呼,草原上长大的汉子,在这一刻深深领教到了魏军的恐怖,瞧着不远处那被春风晃动的草木,也觉得是魏国的伏兵,惊恐万分,只恨不能即刻回到大帐里躲起来。

    他终于赶在天黑前纵马回到拉缇帕斯,跨下马直奔进大帐,一气饮尽一坛马奶酒,猛地砸碎了手中酒坛子,怒吼道:“来人,把王妃和顾钦原给本汗抓过来!”

    谢昭正在梳妆,听闻他败北的消息,还未想好要如何宽慰,就被草原士兵抓到军帐中。

    拓跋烈正坐在虎皮大椅上生闷气,余光瞥见她,但见她穿单薄的素白中衣,青丝垂落在腰间,整个人不着粉黛,在灯火下美得惊人!

    胸腔中的那股子恨意无端消弭大半,他绷着脸,又看见顾钦原进来,胸中火焰再度喷涌而出:“好你个顾钦原,本汗自问待你极好,你竟然私通昭儿,意欲害死本汗!”

    顾钦原冷冷盯着他,“愚蠢!中了沈妙言的计却不自知,还有脸面在这里埋怨本相!若你出征前问过本相一句,又何至于惨败至此?”

    拓跋烈本就觉得没脸,被他这么一说,越发恼怒,冷声道:“一定是你们这对狗男女狼狈为奸,勾结沈妙言,想要害死本汗,好夺了本汗的草原与美人!你们好恶毒的心思!来人啊,给本汗杀了顾钦原!”

    谢昭急忙上前抱住他的手臂,睁着一双媚眼,软声道:“好端端的,可汗怎的迁怒昭儿和相爷?到底发生了什么,昭儿根本就不知情呀!”

    “贱人!”拓跋烈将她推倒在地,猛地把圆桌上的茶具掀翻,怒吼出声,“来人,给本汗杀了顾钦原!杀了他!”

    草原士兵们纷纷手持兵器拥进帐中,正要捉住顾钦原,大周侍卫闯了进来,团团护住了顾钦原。

    顾钦原冷漠地盯着拓跋烈,“这里的事情,本相会一五一十禀报给皇上。大周不会放弃草原,但是拓跋烈,你这个可汗做得很不合格,你已经没有再做下去的必要了。等到大周援军到来,本相会亲自废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再夺回他的昭儿。

    他深深凝了眼瘫坐在地的柔弱美人,继而转身决绝离去。

    “滚!都给本汗滚出去!”拓跋烈大怒,将手边能砸出去的东西尽数砸向顾钦原的背影。

    谢昭目送顾钦原离开,美眸中虽掠过不舍,然而却也很明白如今要讨好的男人究竟是谁。

    她泪盈盈爬到拓跋烈脚边,卑微地俯首亲吻他的脚面,仰头娇弱道:“可汗在上,昭儿全然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,想必那一切阴谋,都是顾钦原设计的,与昭儿无关,求可汗明鉴!”

    来自中原的娇滴滴世家小姐,与草原上皮肤黝黑的姑娘不同,灯火下一身肌肤细白如雪,自带幽幽.体香,睁着一双湿漉漉的媚眼,伏低做小地亲吻男人的脚面,小意温柔地解释着请求谅解。

    她做出这般姿态,但凡是个男人,大约都无法再恨。

    拓跋烈低头盯着她,念着她的美丽,念着夜夜驰骋在她身上的销魂滋味儿,绷着脸问道:“你当真不知情?”

    谢昭泪盈盈举起一只手,哽咽出声:“向草原上的神明发誓,昭儿的确不知情!若昭儿果真有谋害可汗的心思,天打雷劈,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拓跋烈心软了软,旋即又质问道:“那你与顾钦原,可有私情?!昭儿,本汗过去可是常常看见你与他在一起!”

    谢昭眼底掠过暗色,心中暗道不知拓跋烈对她和钦原的事情知道了几分,于是抱着他的腿痛哭:“可汗勇猛英明,昭儿心中只有您一人!顾钦原见昭儿美貌,常常拐弯抹角地想占昭儿的便宜,却都被昭儿一一挡了回去!可汗,昭儿对您的心,天地可鉴、日月可证啊!”

    她生怕拓跋烈不肯信,于是拔出他腰间佩剑横在脖颈上,泪带绝望,“若昭儿果真与顾钦原做过对不起可汗的事,就罚昭儿被卖去中原最下贱的窑子里,被最低贱的男人糟蹋!若发这样重的毒誓可汗还是不肯信,昭儿就以死自证清白好了!”

    她说罢,眼含热泪,决绝地将长剑往脖子上抹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啊,祸水红颜说的是谢昭啊,另外不知道大家看没看懂这个金簪计。

    灵感来源于五胡十六国时期王猛所设的“金刀计”,金刀计曾被誉为“千古反间第一计”,内容有点复杂就不跟大家解释了,有兴趣的可以自己去百度一下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