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298章 东渡狭海(2)

时间:2018-01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陛下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沈妙言慢吞吞呷了口茶,“兹事体大,明日早朝,朕会让百官商议表决。”

    她低垂着眼睫,尽管全然一副商议的口吻,然而从睫毛间隙透出的暗芒,却已然出卖了她的心思。

    草原地广人稀,用草原安置大魏子民……

    未尝不可。

    翌日早朝,朝臣们针对移居草原之事,争吵得十分激烈。

    赞成的多是以张祁云、魏思城为首的年轻官员,而反对的,则多是年过半百的老臣。

    “我大魏子民世代居住大魏,对这片土地已然抱了深情,岂能随意迁居他处?!且不论迁居之后是否会出现水土不服等情况,光是感情上,就已令人难以接受!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一位古稀之年的朝中元老,头发花白,浑浊老眼中都是不情愿。

    张祁云站了出来,淡淡道:“安土重迁,黎民之性;骨肉相附,人情所愿也。若有生路,谁愿背井离乡?然而大魏本就多荒漠草原、少良田沃土,如今北郡与南境危机渐显,若不开疆拓土,难道要将难民全部迁入中部吗?”

    那老臣眼圈通红,垂眸不语。

    又有老臣站出来道:“既然丞相说要开疆拓土,那么必定是东渡狭海侵占中原。可我大魏雄师多达百万,敢问丞相,百万大军,如何东渡?!”

    这么多年,大魏始终对中原虎视眈眈,只可惜有狭海这个天然屏障,船只稀少,粮饷运输困难,魏国大军,根本抵达不了中原。

    张祁云却轻笑一声:“此事又有何难?”

    他转向沈妙言,拱手朗声道:“微臣从前也算是大周首富,手底下商船上千,愿全部捐献国库,以载兵马东渡狭海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满朝寂静。

    沈妙言正襟危坐了,唇角噙着一抹浅笑:“爱卿果然忠肝义胆,乃是我大魏良臣。既如此,朕便同意东征计划。具体事宜,还望丞相细细规划。只是有一条,万万不可违背。”

    张祁云拱手:“臣愿闻其详。”

    “此次东征,意在从草原可汗拓跋烈和妖妃谢昭手中夺取草原,然草原百姓无辜,夺取之后,朕要大魏军队秋毫无犯,不得杀害掠夺中原百姓。”

    张祁云笑了笑,“皇上仁慈,是苍生之福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不以为意地宣布退朝,率先离席。

    她回到后宫换了身便装,唤来魏化雨和魏文鳐,带着两人一道出宫。

    马车中,魏化雨小脸严肃:“姑姑,咱们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沈妙言倚在软榻上,透过窗帘注视熙攘繁华的长街,轻声道:“此次东渡,仅凭张相提供的船只,恐怕不够。我要去问一个人,再讨要些巨船。”

    魏化雨眼眸一转,立即道:“可是鬼帝?”

    沈妙言望向他,忍不住一笑:“真是聪明。”

    魏文鳐只专注地盯着矮几碟子里酥饼流口水,实在馋急了,害怕地瞅了眼魏化雨,又小心翼翼拉了拉沈妙言的衣袖,“娘亲,鳐鳐想吃甜饼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摸了摸她的脑袋,柔声道:“想吃就吃呀,本就是让添香专门为你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魏文鳐舔了舔唇瓣,抱着沈妙言的手,害怕地瞅着魏化雨。

    魏化雨拢了拢宽袖,瞥了小家伙一眼,淡淡道:“姑姑,妹妹正在换牙,得少食甜食。”

    “有理。”沈妙言赞同,又低头转向魏文鳐,“鳐鳐,你看表哥多关心你,还不快谢谢表哥?”

    魏文鳐圆眼睛里包了两包泪,委屈地望向魏化雨,憋了半晌,才鼓起勇气告状道:“娘亲,表哥坏!不给我食糖饼……”

    魏化雨静静注视她,“那妹妹想如何呢?”

    魏文鳐见事情似乎有商量的余地,于是立即来了兴致,扳着白嫩嫩的小手指头,一本正经道:“起码,起码一顿吃一个糖饼……”

    魏化雨点点头:“一顿一个,妹妹哪里吃的过瘾?不如一天两个,如何?”

    魏文鳐努力地扳着小指头,奶声奶气地数:“一顿一个,一天两个,两个比一个多……那好吧,那一天两个……”

    她以为占了便宜,咧着漏风的小嘴儿傻笑,嫩生生的包子脸上全是欢喜。

    沈妙言忍俊不禁,望了眼腹黑的侄儿,到底没戳穿他。

    马车徐徐驶进鬼市,很快在七星楼下停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率先下了马车,抬步往楼里而去。

    魏化雨跟着下来,又把魏文鳐抱下车,牵着她的小手,一边目视前方,一边慢条斯理道:“小家伙胆子肥了,居然知道告状……”

    魏文鳐小身子一僵,下意识就要抽回小手,那厮却把她的小手攥得紧紧,不给她抽回去。

    她眨巴着湿漉漉的水眸,害怕地糯声道:“我……我下次不敢了……”

    魏化雨牵着她跨进门槛,低声道:“罚你两天不许食糖饼。”

    魏文鳐一愣,被门槛绊了下,可那厮根本就不管她,只顾拖着她往前走。

    她吸了吸鼻子,充满怨念地小小声:“大魔王……”

    魏化雨唇角轻勾,只当没听见。

    沈妙言上了楼,未经通传闯进去,正好看见君天烬从背后搂着姬如雪的纤腰,两人站在窗边,正细声说着话儿。

    听见她的脚步声,姬如雪回头,小脸瞬间红了个透,急忙把君天烬推开,低头整理了下衣裳,羞怯道:“是弟妹来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嫂嫂。”沈妙言踏进来,笑吟吟在圆桌旁坐了,望向淡定落座的君天烬,“我这次来,是有些事想拜托兄长大人。”

    君天烬眉头一挑,沈妙言从未这般唤过他,今儿出奇地殷勤,想必是有事相求。

    沈妙言微微一笑,开门见山道:“兄长大人在朝中的耳目,想必已经把早朝内容告知了你。东渡狭海,需要大量船只补给。鬼市富可敌国,想必对兄长大人而言,捐助国库千艘巨船,算不得什么难事。”

    君天烬闻言轻笑,见魏化雨牵着鳐鳐进来,对姬如雪吩咐道:“去,带太子殿下和鳐鳐,去隔壁跟佑姬玩。”

    君佑姬是他和姬如雪的女儿,虽然两人一直想要对龙凤胎,可是一胎几宝这种事情,毕竟不是人自己能决定的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