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297章 东渡狭海(1)

时间:2018-01-04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他说完最后一个字,就彻底没了呼吸。

    沈妙言扶着魏成阳的陵墓,小脸隐在树荫里,半晌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天空的乌云逐渐汇聚,“轰隆”一声巨响,闪电划过,滂沱大雨立时倾盆而落。

    张祁云望向沈妙言,却见她缓缓走出树荫。

    天色暗沉,倾盆大雨无边无际,世间仿佛成了黑白色,连地面汇聚成溪流的血液,都透着一股暗沉。

    他静静注视那个身形纤弱的女子摘掉斗篷,走在雨幕中,把地上散落的骨骸一一拾起。

    大雨淋湿了她的长发与衣裳,可她根本就不在意,只是以一种几近虔诚的态度,把先祖的骨骸一一收进斗篷里。

    道路泥泞,她被绊了一跤,摔得满身是泥,手中的斗篷掉落在地,里面的骨骸皆都散落出来。

    她爬起来,沉默着擦了把脸上的泥浆,又弯腰把骨骸一一收回去。

    张祁云默默跟着她,见那斗篷盛得满满,于是脱了自己的外裳递给她。

    沈妙言终于亲手收拾完整座园陵的骨骸,在大雨中跪倒在地,仰头望向阴沉沉的天空,软声道:“不肖子孙魏天诀,让先祖受了惊扰,望求恕罪……”

    雨水落进了她的眼睛里。

    张祁云不知该说什么,在她身后站了良久,才朝她伸出手,试着宽慰:“那妖道乃是前朝太子,大魏的开国皇帝斩杀了他的家族,他早就蓄意报复大魏了。发生这种事,陛下无需自责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搭着他衣袖站起来,抱着两大包尸骨,默默转身往皇陵外而去。

    回到寝宫,拂衣早已准备好热水浴。

    沈妙言木然地把自己沉进浴桶,双眸毫无焦距地平视前方。

    拂衣过来添水时,却见她仍旧保持着这个姿势。

    她把热水慢慢倾倒进浴桶中,试着问道:“皇上,可还要收拾东西回镐京城?”

    沈妙言闭上眼,却是答非所问:“把皇宫里所有灯盏的灯芯,都换成玄心火。”

    拂衣担忧地望了她一眼,应了声是。

    沈妙言梳洗罢,张祁云再度过来,说是有故人求见。

    她身着明黄色宽松常服倚在软榻上,抬手示意他将那位故人请进来。

    踏进寝宫的男子不过而立之年,面容俊朗、身形挺拔,身着品蓝色道袍,摇一把羽扇,周身还携着披星戴月而来的风尘,正是司马辰。

    沈妙言一愣,花了些时间才认出他,忙起身下榻,朝他微微施了一礼,“不知是先生远道而来,未曾远迎,还望先生勿要责怪。”

    当初在周国镐京,她屡次心绪崩溃,都是司马辰劝导的她。

    以师礼待之,是应当的。

    司马辰还了她一礼,眉眼之间都是远山般的淡然清远,“此次在下过来,乃是有一言相告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坐,朕愿闻其详。”沈妙言抬手,自个儿也坐在了软榻上。

    拂衣端来泡好的香茗,司马辰却无心品茶,只正色道:“在下夜观天象,西北方灾星汇聚,恐有大难,因此特来为陛下提个醒。”

    “灾星汇聚?”沈妙言指尖的神经微微绷紧,又想起了今日皇陵被刨和北部边境的海难,面色难看了几分,轻声道,“敢问先生,可有法子避免?”

    司马辰摇头,“数百年的天灾人祸聚到一块儿,岂能避之?”

    正说着话,外面响起动静,张晚梨推着魏思城进来,魏思城脸色铁青:“北郡又有消息来了!”

    沈妙言鲜少见他情绪如此失控外露,咳了一声,淡淡道:“朕这边还有贵客。”

    魏思城却不顾司马辰在场,皱眉道:“北疆海水涨得越发厉害,不止沙海的低洼处被淹没,连带着沙海南部的北郡边缘,也同样遭到海水侵袭。所过之处,良田皆成了盐田,庄稼枯萎,百姓流离失所,北郡已然快要大乱!”

    沈妙言的指甲几乎要抠进小佛桌里,侧眸望了眼窗外的滂沱大雨,那株梨树苗在风雨中剧烈摇晃,仿佛下一瞬就要匍匐倾倒在地。

    这样惨烈的天气里,那几朵小小的梨花苞,大约也会被风雨打落吧?

    她心思游离,张祁云咳嗽了声,正色道:“臣有一言,不知当不当讲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回过神,垂眸道:“爱卿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北部与南部相继遭到天灾,百姓自给不足,国库中虽有余粮,然而终究撑不了太久。海水过境,又不知它何时能退。纵便是退了,盐田又岂能在短短时间里,再度变成良田?”他严肃地轻轻叩击着折扇,“臣认为,当另外开疆拓土,以安置数万黎民百姓。”

    对他的话,沈妙言心中隐隐有个猜想,却不愿承认,只委婉道:“可是中部的土地皆已开垦罢,哪里还有多余的土地开垦良田?若是贸然在山中砍树造田,如今降水又多,缺少树木覆盖,只怕会引起山灾。”

    张祁云叹息一声,“陛下早已知晓臣想说什么,又何必与臣在这有的没的上面一通乱扯?”

    沈妙言的心渐渐沉下去,始终垂着眼帘,不言不语。

    张祁云终于直接道:“陛下该带兵东渡狭海,在中原找一块肥沃土地,以安置大魏黎民。”

    寝宫内一片安静,只能听见窗外呼啸的风雨声。

    大风从窗棂刮进来,吹灭了殿中几盏灯火,宫室中昏暗不清。

    沈妙言注视着佛桌上明明灭灭的小小灯火,抬手覆上那洁白的琉璃灯盏,淡淡道:“世子和晚梨以为呢?”

    中原又哪里有空置的良田沃土,说得好听是找一块,说得难听,其实就是发动战争强抢。

    而魏思城和张晚梨皆都沉默,显然是默认了张祁云的话。

    张祁云见沈妙言眼底都是不情愿,又道:“陛下可知,如今那草原之主拓跋烈听信妖妃谢昭之言,昏庸无道、滥杀无辜?古羌族首领阿狮兰被他逼着龟缩于草原一角,眼睁睁看他把好好的草原变成了炼狱,只恨战力不够,不足以相抗衡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听着他的话,不由瞳眸微动。

    张祁云笑了笑,又道:“若陛下能出兵渡狭海,阿狮兰定然愿意和陛下联手解决拓跋烈,如此一来,草原便尽归陛下囊中!正好魏国子民大部分都是在荒漠草原长大的,若是移居中原的草原,想来定然合适得很。陛下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关于更新,编辑安排pk时,会要求加更,销量过关,晋级了继续加更,失败就算了,菜也希望晋级。

    有时看心情,不过菜在写文前,会把心情调整到最平静安和的状态,尽量不受评论和琐事影响。

    不说了,准备周五的加更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