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296章 梨树要开花,我要去见他

时间:2018-01-04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另一边,沈妙言奔到宫院中,那株梨花树已被移植到精致的花圃中,有懂园艺的宫女专门精心伺候呵护,如今秀丽婷婷,已然与人一般高了。

    她怔怔盯着那株梨树,只见碧绿的枝桠间,探出几枚小小的雪白幼苞,娇嫩嫩、圆萌萌的模样,宛如在那小小的一苞之间,蕴藏了整个春天。

    她伸出手,小心翼翼地触摸过嫩生生的苞儿,艳绝小脸上噙起一抹欢喜,转身朝拂衣道:“去,收拾东西,咱们回镐京!”

    拂衣笑着应好,正要去收拾东西,魏思城摇着轮椅,慢条斯理地过来了。

    他拢了拢宽袖,正经地朝沈妙言拱了拱手:“陛下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背着手,微微抬起下颚,骄傲道:“魏思城,梨树要开花,我要去见他。”

    魏思城轻笑,清风朗月般的面庞透着几分散漫,“陛下打算为了他,抛下家国?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沈妙言挑眉,“我花了五年时间,为大魏培养出了合格的储君,而如今的大魏也比从前更加强大,我的责任已然尽了,是时候去追寻我自己的幸福了,你莫非还想扣下我不成?”

    魏思城轻抚着轮椅扶手,垂眸道:“我与你相识六年,站在挚友的角度,我希望你与大周皇帝终成眷属。可是天诀,我不仅仅是你的挚友,我还是大魏的臣子。你是大魏的女帝,为一己之私抛下家国,不只是我,这朝中任何一名臣子,都有资格对你进谏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笑出了声,继而居高临下地盯向他,琥珀色瞳眸中寒光必现,“那你要我如何?一辈子守在这里,一辈子与他隔海相望?!”

    两人对视,互不退让,气氛已然僵持冷肃起来。

    幸得张晚梨及时出现,见两人剑拔弩张,又望了眼那株结了花苞的梨花树,心头已然猜到他们对峙的原因,转移话题道:“陛下,从北郡传来的消息,请您过目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不悦地接过她递来的哨筒,从里面抽出卷信,一目十行地扫视过,清丽平静的面容霎时冷凝。

    她把信纸递给魏思城,魏思城看罢,向来泰山崩于顶而面不改色的脸,此刻绷得极为严肃。

    他紧紧将那信纸攥紧,抬眸盯向沈妙言,“必须把北部沙海的居民,全部南迁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望着他手中的信纸,那纸上盖着北郡的官戳,说是北部沿海水面上涨,已经陆续淹没临海的屋宇。

    最糟糕的是,沙海地底地震活动频繁,无数海水从陆地中间漫出来,将沙海中所剩不多的良田全部淹没,根本无法再种庄稼。

    她沉默半晌,正色道:“就按你说的办。”

    魏思城和张晚梨一同离开,匆匆去处理这件事。

    沈妙言独自站在梨花树旁,仰头望向天空。

    魏地向来少雨,天空一向蓝得剔透,可是这两年以来,魏地降水却十分频繁,南境许多低洼地区,苦于水患灾害,已经陆陆续续有不少居民搬迁到了中部。

    她举起手,张开五指遮挡在眼前,天空逐渐乌云密布,眼见着又是一场暴雨。

    琥珀色瞳眸盛着淡淡的冷意,总觉得四周弥漫着不安的焦躁,好像即将有什么空前绝后的灾难要发生。

    她又望向那树好不容易结苞的梨花,她真的能狠下心,在这样的时候,离开小雨点,带着鳐鳐离开大魏吗?

    女子的轻叹声散落在宫院里,春风骤起,将她的袍摆与宽袖吹得鼓动起来。

    满园牡丹葳蕤摇曳,幼嫩的梨花树轻轻晃动,仿佛她摇摆不定的心。

    她回到寝宫,添香重新端了一碗热的燕窝粥过来,“陛下,您在烦恼什么?”

    沈妙言接过燕窝粥,慢慢吃了两勺,像是在与她倾诉,又像是在自言自语,“从前年少,以为与他白头就是我此生所求,可是一路走来,方知世间事不尽如意。而如今,连共白首,都成为奢望了吗?”

    添香心思纯净,睁着杏眼望着她,不解道:“陛下,您到底怎么了?可以远渡狭海去见皇上,难道您不开心吗?”

    “哪里就那么容易脱身而去……”沈妙言吃不下那碗燕窝,双手托腮望向绿纱窗外,慢吞吞道,“世间多少惆怅,都源于一句身不由己。若我脱离这尘世,可能化作一缕香魂,渡春风过玉门关,越关山与狭海,去千里之外与他相见?”

    添香睁圆了眼睛,忙道:“陛下,这话不吉利,说不得呢!”

    “玩笑话罢了……”沈妙言把玩着金汤匙,低头轻轻搅动燕窝粥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张祁云未经通传从外面踏进来,朗声道:“陛下,臣有要事启奏!”

    “丞相有何事?”

    张祁云虽挂两国相印,地位尊崇,却仍是蓄一把大胡子,全然作山野村夫打扮,摇着骨扇正色道:“魏国皇陵,被人刨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握着金汤匙的手,陡然一紧。

    她随张祁云来到郊外皇陵,却见原本镇守皇陵的禁军横尸满园,最凄惨的是,他们似乎都是在临死前被人斩断双臂,血泊中的面容痛苦而扭曲。

    那些肢体碎落在各处,五指无力地向天松开,仿佛是在陈述生前最后一刻的痛苦。

    沈妙言往后踉跄了一步,艳绝小脸闪过一丝慌张:“他回来了……他果然没有死……”

    这些禁军断掉的双臂,不过是他在报复她!

    她忍受着空气中令人作呕的血腥气息,踉踉跄跄奔到皇陵内,但见先祖的陵墓皆被人挖开,素白尸骨以碎落到无法分辨谁是谁的姿势,被人随手扔的到处都是,散落在坟冢边缘。

    沈妙言紧紧捂住嘴,眼圈通红,半晌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张祁云脸色亦是冷凝严肃,见前路上躺着的禁军似乎还有呼吸,上前半蹲下来,把他的脑袋扶到膝盖上,“你还好吗?”

    他是镇守皇陵的禁军首领,虚弱的余光落在沈妙言脸上,艰难地喘息道:“那个人,那个人留卑职一口气,让卑职转告陛下,他,他回来了……他还说,他很多年前,就想,咳咳咳,就想这么干了……他说,他会亲手毁掉您的盛世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