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293章 数年情深,纵使为她而死,我亦无悔!

时间:2018-01-02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无寂被捅了心脏,却全然是无动于衷的表(情qing)。

    他冷着脸目送沈妙言跑走,又低头望向莫子曦。

    莫子曦把手里剑拔出来,胡乱在无寂(身shen)上乱扎,嘴里念念有词:“诀儿快走……快走……我保护你……我保护你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跑出很远,含泪回头望向浑(身shen)是血的少年,颤声道:“莫子曦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很轻,莫子曦听不见。

    而她这一回头的功夫,正好看见无寂弯腰提起莫子曦,直接把他的脑袋,从脖子上拧了下来!

    血雾喷薄,凄惨残酷!

    琥珀色瞳眸,瞬间放大!

    沈妙言望着无寂把莫子曦的头颅和尸体扔进火海,忍不住尖叫一声,猛地拔腿逃走!

    (身shen)后,(阴yin)风阵阵,无寂紧追不舍!

    沈妙言拎着胭脂红的宽大嫁衣,急急穿过几道长廊,眼见着前方便是拐弯处,她略一回头,瞳眸不(禁jin)再度放大!

    那个妖道,竟就在她(身shen)后(阴yin)笑!

    她的双脚冷不丁被嫁衣绊住,整个人不受控制地朝前方摔倒!

    却并未撞到意料中的地面,而是撞进了一个坚硬又柔软的怀里。

    清雅的莲花香扑面而来,将那烈火与浓烟的难闻气息稍稍遮掩了些。

    沈妙言抬起头,“连澈?”

    连澈面无表(情qing)地把她按到(身shen)后,“我来晚了,让姐姐受了惊吓。”

    他拔出腰间佩剑,眉眼清冷地盯向对面的无寂。

    无寂捻着沾血的指尖,盯着他看了半晌,忽而低笑几声,(身shen)形一动消失在原地,再出现时,已然便至连澈的面前!

    连澈淡定与他过招,沈妙言站在廊角处,只看见红色衣袂与黑色道残影在半空中疾速翻飞,刀剑相交之声,铮铮入耳!

    她后退几步,绝艳的眉眼间染上焦急,虽然连澈功夫很好,但是面对无寂这种老怪物,却明显被他压制在下风。

    得想个法子,尽快带着连澈逃出去……

    十指不自觉地搅了起来,她忽然转(身shen),毫不犹豫地跑了。

    裙裾沾染上火星,她一路飞奔,一路将那碍事的大红嫁衣脱了,不知过了多久,终于回到明天宫内。

    此时整座明天宫已然摇摇(欲yu)坠。

    她环顾四周,终于在角落找到尚还燃着的琉璃灯盏。

    她捧起那座灯盏,正要返回地底密道,一道燃烧的横梁从高空坠落,她急忙后退几步,咬咬牙,从那燃烧的横梁上一跃而过,一头扎进密道。

    此时连澈已(身shen)中数把手里剑,汨汨而出的血液,把红裳染成更加暗红的颜色,连着倒退数步,看起来甚是可怖。

    无寂从半空落下,望着他冷笑:“沈妙言已弃你而去,你为她而死,可后悔?”

    连澈同样冷笑。

    血液顺着他的牙缝渗出来,那双桃花眼在火焰中熠熠生辉,虽本就是精致如画的少年郎模样,但左眼角下的朱砂痣,却画龙点睛般为他平添妖娆。

    他往后踉跄了两步,红衣飞扬,拄着剑,在这四起的火光中,笑得风华绝代:“数年(情qing)深,纵使为她而死,我亦无悔!”

    无寂脸上那(阴yin)柔笑容更盛,“可惜莲家数代单传,到你这一代,终究是传不下去了!也罢,本道这就送你下黄泉!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无数手里剑朝着连澈疾速而来。

    连澈瞳眸一眯,沾血长剑舞若梨花,将那半空中的手里剑纷纷打落在地!

    随着最后几把手里剑掉落,他猛地转开(身shen)子!

    沈妙言捧着琉璃灯出现在廊角,唇角笑容讽刺,猛地把手中琉璃灯盏掷向无寂!

    无寂下意识打破那琉璃灯盏,里面的玄心火随着火油喷涌而出,溅(射she)到他的袖管和手背上,那两条手臂都开始燃烧!

    沈妙言扶住连澈退后一步,蹙眉盯着无寂,却见他在火焰中冷笑,整个人化作残影朝她疾冲而来!

    她立即压着连澈趴到地面,仰头望去,只见无寂运着出神入化的轻功,整个人宛如利剑,破开上方洞顶,迅速消失在重重火焰中。

    “成……成功了吗?”她呢喃出声,“还是被他逃走了?”

    连澈吐出一口血,面色惨白,虚弱地拄着长剑站起(身shen),“那玄心火离了岩浆多(日ri),效果怕是会减弱。他未必会死,也可能是躲起来疗伤。此地不宜久留,姐姐,咱们走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整个人却朝前栽倒。

    沈妙言急忙扶住他,一起朝出口走去。

    明天宫外,文武百官紧盯着那座熊熊燃烧的辉煌天宫。

    吴典跪得有些不耐烦,率先站起(身shen),语气不(阴yin)不阳:“魏世子,这天宫都快塌了,你说女帝还好好地呆在里面,这可真是本官半生以来,听过的最可笑的笑话!”

    魏思城缓缓摩挲着腰间玉佩,双眸中映照出两汪火焰,唇线绷得极紧。

    总觉得,她那样的姑娘,不应该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她绝不该是这种死法,绝不该是这般轻易就会离世。

    吴典拍了拍袖口,慢条斯理地打了个手势,效忠于他的(禁jin)军立即把魏思城等人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他背起手,笑得得意洋洋:“魏世子、张相爷,尔等把持朝政,实在可恶。既然女帝已经驾崩,而小太子尚还年幼,那么本官不才,只好任命自己做辅政大臣,为家国社稷清除尔等乱臣贼子。”

    小雨点大怒:“吴典,你好大的胆子!你分明是欺我年幼,想要拿我做幌子,为你们这群硕鼠谋利!”

    “小太子,臣可都是为了这大魏的江山考虑!”吴典冷笑着扫了他一眼,继而冷冷吩咐,“来人啊,把魏思城和张祁云给我拿下!”

    那些黑面(禁jin)军正待行动,一道冷厉威严的女音陡然响起:“朕看谁敢!”

    众人一震,寻声望去,只见他们的女帝陛下,正扶着昭雍王爷从火光中走来。

    眼角绯红入鬓,及腰长的青丝,和明黄裙角一同在夜风**舞飞扬。

    那束腰锦袍上头还绣着五爪蟠龙,龙目灼灼,宛如活过来一般,狠狠瞪着众人,威严冷摄至极。

    夜风灼(热re),巨大而灿烂的明天宫,在她背后轰隆坍塌。

    火光映照,她宛如从火焰中走来的神女……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新的一个月啦,大家有多余的月票票,可以投给菜菜哦!吧唧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