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291章 莫子曦之死(2)

时间:2018-01-02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他微笑着,眼睛里涌出浓浓的占有(欲yu),手指小心翼翼地摸上沈妙言的面颊,“我的诀儿,你的头疾,也是我干的哦……我让你患上头疾,再用我独有的手法为你疏解痛苦,这样你就离不开我了……诀儿,我真是(爱ai)你得紧……”

    他生得唇红齿白,明明是清秀俊朗的少年郎,然而那嘴里却念叨着疯疯癫癫的话,眼神迷离黑暗宛如恶鬼。

    沈妙言从未见过这般恐怖的人,忍不住打了个寒颤,“莫……莫子曦……”

    莫子曦冰凉的手掌覆在她的眼角上,双眸痴迷地望着她,“好诀儿,你唤我的语气真是温柔。你大约并不知道,从没有人唤过我的名字。从小到大,他们只会唤我((贱jian)jian)种,废狗,扫把星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怔怔望着他。

    莫子曦歪了歪脑袋,依恋地靠在她怀中,“诀儿,从小到大,我像条狗一样被父兄关在后院,从没有出去的机会。我甚至数清过后院里铺着多少块青砖,数清过后院的桃花树长有多少根枝桠……一年又一年,我知道每逢冬(日ri),那重重屋檐会垂下多少根冰棱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以为我这辈子都会是莫府那个一无所有的废物,可直到遇见你,我才明白,原来我生命的所有快乐和色彩,都在你(身shen)上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蹙着眉尖,“可是,莫子曦,我这一生的快乐和色彩,却并不在你(身shen)上!我喜欢的男人,并不是你!”

    四周的空气仿佛凝滞了一瞬。

    莫子曦骤然抬起头,一把掐住她的面颊,清秀的小脸狰狞可怖:“你胡说!”

    沈妙言的双眸冷静非常,只静静注视着他。

    莫子曦的气势一下子弱了,惊恐地抱住沈妙言道:“诀儿,你骗我的是不是?!你是世上对我最好的人了,你怎么会不喜欢我呢?你一定在和我开玩笑!哈哈哈,诀儿的笑话一点都不好笑呢!”

    他又猛地推开沈妙言,脸上带着孩童般的欢喜,起(身shen)跳开道:“对了,我给诀儿你准备了很漂亮的嫁衣!我这就去给你拿来!”

    他欢欣地往门口跑,一推开雕门,外面那嘈杂(骚sao)动的声音就越发清晰。

    然而他充耳未闻,只一个劲儿地寻那胭脂嫁衣。

    沈妙言的(身shen)体还保持着刚刚的僵硬,沉默了好久,才轻轻吐出一口浊气。

    识人不清,大约说的就是她吧?

    原以为她放在(身shen)边的是只纯善小白兔,谁知道,竟是只长着利齿的疯兔子……

    她尚未平息内心的波澜,莫子曦又跑了回来,手中还抓着一件做工极为精巧的胭脂红嫁衣,胡乱就往她(身shen)上(套tao):“诀儿乖,我给你穿上!咱们拜堂,咱们马上拜堂好不好?”

    沈妙言因被他下了毒,所以浑(身shen)无力,挣扎不过,终是被(套tao)上了那件嫁衣。

    而此时,风助火势,那花园里的火焰竟烧到了明天宫,整座金碧辉煌的宫(殿dian)都燃起火光!

    呛人的浓烟在密道中乱窜,沈妙言和莫子曦所在的宫室,也逐渐弥漫开滚滚浓烟,呛得沈妙言连连咳嗽。

    外面密道上火光跳跃,隐隐传来平静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莫子曦死死拉着沈妙言,强迫她与他拜堂,沈妙言用尽力气挣开他,自己也跌坐在地。

    她抬起头望向门口,那脚步声渐渐近了,一道修长削瘦的(身shen)影,被火光映在了宫墙上。

    她抬袖捂住口鼻,那个(身shen)影缓缓转进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在看清他的脸时,不觉愕然。

    黑色道袍伴着火星飞舞,光影之中,那张脸透着(阴yin)柔的俊美,不是无寂又是谁?!

    与此同时,明天宫外。

    拂衣等人护着小雨点从火海中逃出来,张祁云走过去,仔细检查过小雨点,见他没有受伤,才稍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而那厢吴典已然按捺不住,冷笑道:“这样大的火势,便是只耗子也该从里面逃出来了!魏世子,你说女帝在明天宫内,她究竟在哪里啊?!为何还不出来?!”

    魏思城慢条斯理地把玩着腰间佩玉,眉宇间隐隐透着不悦的淡青,“吴大人急什么?该出来时,自然便会出来。”

    吴典一拂长袖,冷哼道:“哼!我看女帝根本就不在明天宫!女帝已然失踪了,说不准甚至已经驾崩,你们却为了把持朝政,不肯公布她的死讯,着实是可恶!”

    他又疾步走到小雨点跟前,换了副谄媚的嘴脸,拱手道:“小太子,您姑姑已然驾崩,臣兵部侍郎吴典,恭请皇上登基!”

    他高声说完,撩起前裾,殷勤地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追随与他的几名官吏,对视几眼后,也纷纷跟着跪下,大呼道:“恭请皇上登基!”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小雨点(身shen)上。

    不过五岁的孩子,此时背着小手,冷淡地盯着吴典。

    吴典等了半晌,都不见他有所反应,暗道这小东西莫非是吓着了,于是小心翼翼地抬起头,却正好对上小雨点清寒的双眸。

    那眼神实在不像是一个五岁孩童的眼神,他心中“咯噔”了一下,后背霎时沁出一层冷汗。

    小雨点冷笑了声,声音稚嫩:“吴大人真是急(性xing)子,我姑姑生死未明,你就迫不及待地想要立我为帝……是不是将来,若我做的不合你心意,你也要迫不及待地立其他好掌控的人当皇帝?”

    吴典惊恐不已,没料到这小小孩子竟有如此心计,急忙俯(身shen)磕头道:“臣绝无此意!臣,臣不过是就事论事!女帝俨然已经不在了,这大魏,得有个天子啊!”

    他说着,悄悄对(身shen)后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那些朝中大臣,纷纷跪下,跟着喊道:“吴大人说的不错,国不可一(日ri)无君,恳请太子登基,捉拿魏思城、张祁云这等以下犯上、把持朝纲的乱臣贼子!”

    小雨点紧紧攥住小手,往后退了两步,深知场面已是濒临失控!

    明天宫地底。

    无寂背着手,唇角含着(阴yin)柔的笑意,一步一步,缓慢踏进宫室。

    沈妙言暗暗咽了口口水,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,“你……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