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281章 可愿与我共舞

时间:2018-01-02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可(身shen)边的小丫头正在兴头上,他终究不愿意扫了她的兴致,因此笑道:“甚是不错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越发开心,“快要开宴了,咱们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夜宴设在第六层,两人一踏进去,(殿dian)中明晃晃全是莹蓝水光,沈妙言细细看过,瞳眸不觉微微放大。

    只见(殿dian)中置着两汪偌大水池,池底和池壁上嵌着成千上万颗蓝宝石,它们把灯火的光芒折(射she)出去,这才显得整座大(殿dian)宛如置(身shen)水底。

    (殿dian)中,高高低低的红珊瑚树错落有致,两侧一溜儿摆开蒲团矮几的宴席,文臣武将、仕女公子,已然落座其中,笑谈之间,异香四起,令人迷醉,料想那东海龙宫也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一座金砖铺就的平桥,从大(殿dian)进口处一直延伸到尽头,沈妙言拉着君天澜,试着踏了上去。

    那桥面也不知是使了什么手段,两人刚一踏上,桥上便犹如魔术一般,盛开了朵朵灿灿金莲,当真是一步一生莲!

    四面八方的群臣皆都起(身shen)朝拜,口呼万岁。

    沈妙言拉着君天澜在上座坐了,笑呵呵抬手示意免礼,举杯道:“我大魏今秋丰收,实在是喜事一桩。今夜中秋宫宴,朕当与诸位(爱ai)卿不醉不归!”

    丝竹管弦声起,无数锦衣舞姬鱼贯而入,金粉饰面,跳起了大魏国宴时最壮丽的舞蹈。

    君天澜环顾四周,却独独没见那张祁云和魏思城。

    说起来,他自打来到大魏,就没怎么见过两人。

    沈妙言亲自给他斟了一杯酒,眼底充盈着浓浓的恋慕,“四哥,今夜是团圆之夜,这杯酒,妙妙敬你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接了,同她碰了碰,继而仰头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沈妙言望着他饮尽那杯酒,才垂下眼帘,缓缓喝了自己杯中的酒。

    夜宴准备得颇为丰盛,桌案上堆着一盘盘石榴、梨枣、葡萄、橙橘等等,都是今秋丰收的。

    还有那刻着花好月圆的月饼,搭配晶莹剔透的桂花甜酒,满(殿dian)酒香,令人闻之(欲yu)醉。

    沈妙言正贪喝那甜甜的桂花酒,宫女们衣带飞舞,端着一盘盘金黄螯蟹进来,笑吟吟摆在诸人的桌案上。

    中秋正是吃蟹的时候,沈妙言望着那一个个蟹壳红透的螯蟹嘴馋不已,连忙撒(娇jiao)般拽了拽君天澜的衣袖:“四哥,你剥蟹给我吃!”

    君天澜正要动手,旁边却伸出一只白嫩细腻的小手,伴着温柔的女音:“不劳大周皇帝动手,奴婢伺候陛下就是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微一挑眉,望向那个宫女,只见她挨坐在君天澜(身shen)侧,生得面若桃李,颊上浮着绯红,(娇jiao)羞地低头剥蟹。

    她心中起了几分不喜,却按捺着没表现出来,只闷闷喝酒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,那宫女剥好一只蟹送到沈妙言跟前,又含羞带怯地望向君天澜,柔声道:“大周的皇帝,可也要吃蟹?奴婢剥给您吃?”

    君天澜冷冷淡淡:“不必。”

    那宫女小心翼翼望了眼沈妙言,见她似乎正忙于吃蟹(肉rou),于是又挨得君天澜更近一点,(娇jiao)声道:“大周的皇帝,秋天的蟹蟹黄最多,过中秋,哪里能不吃蟹呢?”

    说着,还不忘暗送秋波。

    她是这明天宫的侍女,然而容貌却生得极好,哪里甘愿做这区区侍女,恰逢她近前伺候大周皇帝,这才动了心思。

    大周皇帝英明神武,定不甘愿做他们女帝的皇妃,见她温柔小意,说不准就会看中她,把她带回大周封个妃子当当。

    她想得美,却不防沈妙言正悄悄打量她。

    沈妙言见她那暗暗勾引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,怒从心起,抬脚狠狠踹向她的心窝:“滚!”

    那宫婢没料到她会突然动手,尖叫一声,猛地从台阶上咕噜噜滚下,径直滚进了水池之中!

    巨大的落水声引来所有人的注目,当真是好不狼狈!

    沈妙言趁机拉起君天澜的手,悄声道:“我带你去个地方!”

    两人悄然离席,一路沿着蜿蜒的螺旋阶梯,朝明天宫最上层而去。

    (热re)闹的大(殿dian)内,莫子曦站在最冷清的一树红珊瑚后,慢条斯理地拢着宽袖,目送沈妙言与君天澜宛如私奔般逃离这里的(热re)闹。

    旁边有小内侍过来询问:“公子,刚刚那个落水的宫女……”

    莫子曦冷笑一声,“污了我的酒池,还留着做什么?”

    那小内侍一怔,急忙低头去办。

    丝竹管弦声渐渐远去,沈妙言拉着君天澜一路飞奔,终于跑到明天宫的(殿dian)顶上,不觉扶着膝盖直喘气。

    她喘了会儿,笑嘻嘻抱住君天澜的腰,“天为盖,地为炉,四哥,这里美不美?”

    君天澜举目四望,这里是大魏最高的屋宇,可俯视苍生,可手摘星辰。

    古老的燕京城化作一汪金色灯海,流动跳跃,璀璨非常。

    站在这里,宛如站在最浩渺的天地之间,仿佛下一瞬,便可羽化登仙。

    唯有从明天宫内传出的庄严乐曲,提醒着他们还在人间。

    他低头,凝视沈妙言比星辰还要漂亮的双眼,认真道:“很美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朝他伸出手,双眼明亮如骄傲的小鹿,微微抬起下颌,“可愿与我共舞?”

    君天澜薄唇翘起,轻轻揽住她的腰肢,“求之不得。”

    来自遥远长白山脉的夜风,透着醉人的凉意。

    沈妙言纤腰轻摆,一步一摇曳,与君天澜共舞在这茫茫天地间。

    风吹乱了她的青丝,那重重裙裾飞扬,像是踏在云巅之上,下一瞬便该如那敦煌壁画上的仙姬,飞升离去。

    君天澜紧紧箍着她的细腰,不知怎的,竟莫名产生一种,快要抓不住她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低头凝视她的眉眼,清晰地看见她眼中噙起的泪花。

    “妙妙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忽然贴到他(身shen)前,努力踮起脚尖,捧住他的脸迫使他低头,重重辗转于他的唇瓣上。

    唇齿间皆是甜而醇厚的桂花酒香,却有冰凉的液体,顺着女孩儿的面颊滑落。

    她缓缓抱住晕过去的男人,哭着闭上眼。

    张祁云摇着骨扇出现在明天宫顶,淡淡道:“陛下,若要行事,须得趁早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抬袖擦去眼泪,再睁开眼时,琥珀色瞳眸中已然是杀伐决断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对,妙妙在布一个局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