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276章 情不知所起(1)

时间:2018-01-02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“他又没做错事,你这般欺负他做什么?”沈妙言没好气,“他也是可怜孩子,今后不许你再乱来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真是善良……”连澈漫不经心地伸手勾住沈妙言的束金腰带,在察觉到君天澜那能杀死人的视线时,又不动声色地收回手,“怪不得当初在楚国时,会那般善待我……”

    用过膳,君天烬优雅地在侍女端来的银盆中净过手,笑道:“本帝与连澈这段时(日ri)以来,亲自搜集了诸国的资料,其中也包括前朝的语言和秘史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那玄心火,也被我等弄明白究竟是何物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一愣,没料到他竟然连玄心火都知晓,不由望向连澈,怪不得小雨点前阵子一口一个“舅舅”地亲切唤着,原来是早把无寂和玄心火的事透给了他。

    少年低垂眼帘,那眼底隐约可见青黑之色,大约是夜以继(日ri)找那所谓的玄心火,没有休息好的缘故。

    想起自己刚刚还训斥过他,沈妙言心中漫上一股愧疚,亲自给他添过茶,才问道:“那玄心火,究竟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连澈握住被她斟满的茶盏,“玄心是数百年前朝乌蒙国的语言,意指地心。所以我和大哥猜测,那玄心火,指的乃是地心火,或者说,岩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托腮凝思,“原来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那么,只要设计无寂跌进那地底岩浆之中,不就能杀了他吗?

    心中的一块巨石仿佛落了地,她端起一杯红豆(乳ru)茶走到窗边,纵目远眺,鬼市的风光别有一番滋味,那层层漆黑的屋宇建筑,像是从岩石中生长出来的一般,悬挂的灯笼则宛如枯骨生花,处处都是蓬勃旺盛的生命力。

    她望着那些(身shen)披黑色斗篷、形状怪异的鬼市居民们,这些人中,很多都是在地面生存不下去的人,有逃犯,有乞丐,有断手断脚的人。

    然而无论如何,哪怕再也触摸不到阳光,哪怕从此背井离乡与家人诀别,哪怕这生活只剩苟且,他们,也想要活下去!

    她暗暗攥紧天青色茶杯,她沈妙言,也想要活下去……

    君天澜望了眼角落的滴漏,起(身shen)道:“时辰不早,我带妙妙回宫。”

    君天烬侧目,淡淡道:“你就没有什么话,想和哥哥说?”

    一声“哥哥”,令君天澜浑(身shen)不舒服。

    他的脚步顿在原地,沉默半晌,才又继续走向沈妙言,牵住她的小手,往雅间外走去。

    君天烬目送他们离开,挑了挑眉头,“啧,这小子,真是薄(情qing)啊……”

    姬如雪挨着他坐了,捧一杯(热re)茶,笑吟吟道:“来(日ri)方长,血脉之(情qing)终究是割不断的,夫君急什么?”

    一声“夫君”,令君天烬的唇角立即翘了起来,拉着她的手按在自己心口上,柔声道:“好雪儿,你唤我夫君,我这儿暖融融的,简直要化成(春chun)水了……”

    对面连澈冷冷扫了他一眼,“恶心!”

    姬如雪脸儿红了个通透,顺势捶了把他的(胸xiong)口,匆匆就逃走了。

    君天烬捻着残留着她幽香味儿的指尖,狭长凤眸中笑意盈盈。

    另一边,君天澜和沈妙言回到皇宫,刚踏进临武(殿dian),就看见韩棠之、张晚梨和柳依依也在。

    柳依依站起来,欢天喜地地蹦跶到沈妙言跟前,“臣女给陛下请安!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

    沈妙言把她扶起来,“好久未曾见你,你今(日ri)怎的想起来进宫看朕?”

    柳依依很是不好意思,“我前几个月又犯了老病,所以哥哥把我拘在府里不让我出门。这几(日ri)(身shen)子稍稍好些了,这不就紧忙过来探望陛下了吗?刚走到临武(殿dian)门口,就碰到韩公子和晚梨姐姐,于是就一道进来等您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带着她坐下,目光落在韩棠之脸上,手指不觉紧了紧,轻声道:“韩公子,叙之哥哥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都听说了。”韩棠之颔首,仍旧是那副温润如玉的面容,只眼底不经意间有浓浓哀伤掠过。

    沈妙言自觉愧对于他,轻声吩咐道:“素问,把叙之哥哥的骨灰罐取来。”

    素问很快捧来一只宝蓝镶金陶瓷罐,小心翼翼呈给韩棠之。

    “叙之哥哥是大周人,我料想他大约是不愿意被葬在魏国的,所以一直留着他的骨灰罐,就想着将来有机会带他回故乡……”沈妙言细声细语,清晰地看见韩棠之眼中有泪意闪烁,“是我没有保护好他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韩棠之小心地用袖口轻轻揩拭过罐子,灯火下,两行清泪顺着他的面颊滑落,他柔声道:“大约为陛下而死,也算是叙之的一桩心愿,陛下不必自责。我先告退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站起(身shen),朝沈妙言和君天澜行过一礼,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转向张晚梨,“张卿,你赶紧去瞧瞧他。”

    张晚梨正喝着茶,闻言神(情qing)一僵,淡淡道:“天色已晚,男女独处恐授受不亲。”

    柳依依立即跳了起来,“晚梨姐姐,我之前还瞧见你俩孤男寡女在宫中散步,怎的此刻又变成了男女授受不亲了?!韩公子明明是喜欢你的!”

    张晚梨的耳尖通红通红,放下茶盏,生怕被人瞧见自己的羞赧的模样,急急忙忙地冲出去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失笑。

    君天澜望了眼柳依依,自觉他一爷们儿不该掺和女子间的私房话,于是以探望丫丫为由,先行离去。

    柳依依好奇地目送他离开,忍不住抱紧沈妙言的手臂,“好姐姐,这大周皇帝看起来(阴yin)沉沉冰冷冷,真是吓人得紧,你为什么要喜欢他呀?听说还立他做了贵妃,我真是想不明白呢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托腮,眉眼弯弯地凝视君天澜的背影,“(情qing)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,大约说的就是我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正说着,莫子曦战战兢兢地进来,哭着朝沈妙言跪下,呜咽道:“陛下,微臣藏在您寝宫柜子里的燕京军事布防图,不见了!”

    沈妙言一愣,她是知晓莫子曦把那些重要的地图文件都放在她衣柜夹层里的,每次取衣裳时,也都会看到,可好端端的,那地图怎么会不见了?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