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275章 明天宫妙言诉衷情(2)

时间:2018-01-02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“这么快?”沈妙言正要喝茶,茶水顿在唇边,颇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明天宫的图纸乃是莫子曦一手所绘,虽只有八层,但层层都建得极高,很是巍峨壮观,工程量也是十分庞大的。

    “那些长工都念着陛下的丰功伟绩,因此干活时十分卖力,所以才建造得如此快速。”莫子曦胆怯地上前,探了探茶壶的温度,温声道,“这茶凉了,臣妾去给陛下换一壶(热re)茶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托腮望着他抱着茶壶走出去,这莫家的少年郎,唇红齿白生得极好,她原以为他在莫家应当颇受重视,谁知相处的这段时(日ri)以来,才听他一一诉说过他在莫家的处境。

    姨娘所出,从小到大都受排挤,这次进宫,也是他受不了府中兄弟的欺负,主动请缨进来的。

    望着他孤零零的背影,沈妙言忍不住叹息了声,叙之哥哥走后,子曦几乎顶替了他的一切内务工作,还总为她排忧解难,算是难得善解人意的知心人。

    将来若有机会,她会把他放出宫,赐他官职,也让他在莫家面前长长脸。

    沈妙言去巡幸明天宫时,是当天去当天回的,所以并未带上君天澜。

    明天宫就建在永安寺附近的平原上,尽管只建好了两层,然而那高高垒砌的大理石巨石基座、一根根三人合抱的汉白玉包金柱子,却无不昭示着这座天宫建好后的金碧辉煌、世间罕有。

    莫子曦站在她(身shen)侧,柔声解释道:“巨石都是从南方运来的,石质坚硬结实,纵便是经历上千年的风雨,也不会有丝毫损伤。至于宫室里头的地砖,臣妾想用雕花金砖来铺就。正(殿dian)中再置两座水池,在水池底部嵌满蓝宝石,届时灯火照耀,蓝莹莹的宝石和着水光,将晃得满(殿dian)生辉,犹如(身shen)处东海龙宫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静静望着那巍峨庞大的明天宫,心中宛如掀起(热re)烈的巨浪,竟油然而生一种迫不及待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想要马上建好这座旷世宫宇,到时候开一场古今难得的夜宴,邀请她的四哥在明天宫最高处共舞,丝竹管弦,乐府编钟,两国皇帝喜结连理,定然将成千古绝唱!

    她欣赏幻想着明天宫,莫子曦则温柔地望着她的侧颜。

    即便她穿着便于骑马的男式劲装,三千青丝只用一根金簪简单地挽在发顶,然而她的容颜仍旧是天底下无可匹敌的美,雍容艳丽、倾国倾城!

    她是所有大魏男人的幻想!

    她是他莫子曦毕生所求!

    一点秋阳落在他的眼睛里,照亮了那双漆黑眸眼,隐隐可见其中有深沉的暗(欲yu)和疯狂执念浮动,藏得如此之深,令人完全无法察觉。

    沈妙言欣赏完明天宫,爽快地拍了拍莫子曦的肩膀,“子曦,你把这座天宫设计得极好,可见在建筑方面乃是很有天赋的,将来若是出宫,你可愿意入工部做官?”

    工部乃是六部中的一部,专司工程事项。

    莫子曦一愣,眼中立即含了泪光:“陛下,您让我出宫,莫非是不肯要我了?”

    他“噗通”跪了下去,仰起那张泪水纵横的清秀面容,“陛下,我此生已然是您的人了,您可不能不要我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手足无措地把他扶起来,“在朕心里,你是弟弟一般的人,哪儿能一直呆在朕的后宫呢?”

    莫子曦低头,只一个劲儿地呜咽。

    马蹄声起,红衣少年不知何时过来的,在马背上居高临下地盯着莫子曦,唇角的弧度颇为冷讽:“姐姐随时随地就能认个弟弟,真是好本事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神(情qing)一僵,没料到他会突然出现,笑得有些尴尬,“你怎么来了?你最近不是都在鬼市帮忙吗?”

    “呵。”连澈懒得回答她的问题,“大哥在鬼市置办了一桌宴席,姐姐还是快快上马赴宴吧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应了声好,那厢莫子曦已然走过来,意(欲yu)扶她上马。

    他的手刚碰到沈妙言的胳膊,连澈的马鞭陡然甩了过来!

    凌厉的鞭尾扫到莫子曦的手背,那白嫩的手背上立即现出一道见血红痕!

    莫子曦疼得倒吸一口凉气,紧忙倒退数步,泪汪汪地望向连澈:“王爷,您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连澈!”沈妙言也皱起眉,颇为不满。

    连澈冷漠地收回鞭子,“饭菜快要凉了,姐姐还是快些上马得好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气他的薄(情qing)残酷,于是别过脸,对莫子曦道:“你与朕一道去鬼市,朕也带你见识见识鬼市的繁华盛景。”

    莫子曦满脸惊喜地谢了恩,连忙跨上自己的马。

    沈妙言望了眼连澈沉下来的脸色,不动声色地上马,扬鞭往燕京城而去。

    连澈落在后面,冷冷盯向莫子曦:“本王这段时间没工夫杀你,你最好老实点儿。若叫本王知道你对姐姐有什么企图,本王剥了你的皮!”

    说罢,也扬鞭跟上沈妙言。

    莫子曦一张清秀脸儿仍旧含着斑驳泪痕,只是盯着连澈的目光里,却多了几分浓浓憎恶。

    三人来到鬼市七星楼的雅间里,姬如雪鹤发红颜,腰间系着围裙,正端着亲手烧制的菜肴进进出出。

    君天烬今(日ri)没戴那张白银镂花面具,披着件宽松的暗紫色绣云纹氅衣歪坐在太师椅上,慢条斯理地端着描金细烟枪吞云吐雾。

    他的对面,君天澜正襟危坐,正垂着眼帘,注视面前茶盏中的碧绿茶汤。

    沈妙言跨进来,看见他们两人时,“咦”了声,纤细手指点了点两人,这两人果真生着一样的容貌,像是照镜子似的,只不过四哥左眼上多了黑缎眼罩,周(身shen)的气息比起君天烬,更加(禁jin)(欲yu)清冷。

    君天澜注意到她(身shen)后的莫子曦,眉尖沉了沉,淡淡道: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走过去坐下,朝莫子曦招招手,“你也坐。”

    莫子曦满脸胆怯,小心翼翼地挨着她准备坐下。

    背后连澈不动声色地将椅子抽开。

    莫子曦惊呼一声,整个人狼狈地跌坐在地!

    “呵,莫公子怎的这般不小心?”连澈勾起唇角,慵懒地在沈妙言(身shen)边坐了。

    莫子曦眼睛里泪意更盛,慢慢站起(身shen),道了声“对不起”,哭着奔出雅间。

    沈妙言脸色难看,呵斥道:“连澈!”

    连澈面无表(情qing),“姐姐要维护他?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多谢大家的打赏和投票,四更奉上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