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274章 明天宫妙言诉衷情(1)

时间:2018-01-02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沈妙言难得把握一次主导权,再加上喝了酒的缘故,因此小脸酡红,兴奋道:“我告诉你哦,大魏的嫔妃在侍寝的时候,乃是不能在君王的寝宫中过夜的!还有哇,你要从龙(床chuang)尾,顺着朕的脚踝,爬到(床chuang)头啊!等完事之后,你也要再爬到(床chuang)尾——”

    她话未说完,却见君天澜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包覆他的红绸,不知何时被他的内力所震碎,七零八落在榻上,看起来甚是可怜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刚发出一个音,就被君天澜拉到怀中,捏住她的下颚促使她仰起头,暗红凤眸含着嘲讽的笑容:“沈嘉,一(日ri)在下,这辈子便都得在下。你如今是大魏女帝,在外面我自当给你面子,不叫你难堪。可如果只剩下咱们两个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秋夜沉沉,暗(欲yu)无边。

    沈妙言觉得封君天澜做那劳什子的贵妃,还特地招他侍寝,简直是她这辈子所犯的最大过错之一!

    什么澜贵妃,什么女帝,分明是用来给他助兴的东西!

    于男人而言,能把一国女帝压在shen下,让她婉转.承.欢,无疑大大满足了他们的征服.(欲yu)。

    于君天澜而言,这种刺激的感觉自然也是有的。

    只是苦了沈妙言,连连几夜无休无止,虽然出力的并不是她,然而不知为何累的人却总是她。

    手臂被弯折成诡异的弧度高高举在头顶,她声音沙哑地哀吟出声,背后之人却毫无餍足的时候,只知无休止地攻城略地。

    帐幔轻曳,龙凤红烛淌下(热re)泪,在金制烛台上堆积起层层叠叠暖玉似的软蜡,红灿灿旖旎一片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御花园中,秋风闲凉。

    木亭里,莫子曦端坐在石桌旁,正浅斟慢饮。

    摇着轮椅的男人很快从桂花小径上过来,淡淡道:“莫公子深夜邀我前来,不知所谓何事?”

    莫子曦放下酒盏,酒窝甜甜:“自从大周皇帝来到燕京皇宫,陛下就再未宠幸过这后宫中任何一人。莫非世子一点儿都不担忧自己失宠?”

    魏思城轻笑,“陛下欢喜谁,便宠幸谁,小王自是尊重她的意愿。”

    莫子曦又是一笑,“可我倒觉得,那君天澜来者不善,似乎是想把女帝带回大周。世子,女帝不能离开这里,这一点,你没有意见吧?”

    魏思城抚着轮椅扶手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“明天宫一二两层已经督造完毕,我打算过几(日ri)请陛下前去观看,以便取信于她。”莫子曦再度含笑开口,“之后,我会设计女帝与大周皇帝产生嫌隙,还望世子助我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魏思城的指尖缓缓在扶手上画着圈儿,蓦然想起张祁云之前所言的“韬光养晦、暂避锋芒”,于是淡笑道:“你所言甚是有理,然而我手头上要处理的杂务甚多,怕是不能奉陪。”

    宁得罪君子,不得罪小人。

    莫子曦此人城府甚深,在没有十足的把握前,他和张祁云、张晚梨,绝不会擅自出手。

    木亭中,莫子曦也不恼,呷了口美酒,仍是笑容满面的模样:“既如此,我也不好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魏思城离开之后,他才转向一旁枝繁叶茂的桂花树,“他不肯与咱们合作。”

    桂花树后起了窸窸窣窣的声音,一个纤弱的女孩儿踏了出来,紧了紧(身shen)上的斗篷,声音婉转明净:“无妨,有咱们两个,便已足够。”

    人闲桂花落,满园空幽幽皆是凉凉月色,大魏秋夜的景致乃是甚美的。

    远处传来燕京城夜市的喧嚣和歌声,盛世繁华,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眼见着已近黎明,临武(殿dian)寝宫中却仍是(热re)火朝天。

    待到男人终于停下,沈妙言整个人香汗淋漓,宛如从水中捞出来一般。

    (殿dian)中,金烛台上的红烛只剩下点点焰心,在堆积成山的烛泪中跳跃,光芒微弱,眼见着就要彻底被烛泪覆盖湮灭。

    这般微弱的火焰,根本照不穿偌大的黑暗寝宫。

    明月渐隐,星辰无踪。

    此刻,是黎明前。

    而黎明前,是最黑暗的。

    重重垂纱帐幔里,沈妙言喘息着,在锦被下方勾住君天澜的脖颈,趴上他的(胸xiong)口,咬住他的耳朵,低垂眼睫,一字一顿,说了好些话。

    黑暗中,君天澜脸色陡然变了,连覆着眼罩的左眼,似乎也开始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不过刹那功夫,他就恢复了寻常表(情qing),像是听见了可(爱ai)的(情qing)话般,轻轻握住沈妙言的小手,温柔地吻了吻她的额头:“睡吧,今(日ri)的早朝,张祁云会代你主持。”

    “都怨你乱来,朝臣又该说我荒废朝政了……”沈妙言嘟嘴,疲倦而安心地在他怀中躺下。

    君天澜拉过锦被,拥着她一同入眠。

    黎明前的黑暗笼罩着一切,因此无人看得见他轻颤的眼睫。

    他明明,明明用长刀刺穿了无寂的心脏,为什么,为什么他还活着?

    妙妙叫他尽快离开,可他哪里能放心她一个人对付无寂,而独自离去?!

    沈妙言的神智,亦是无比清醒。

    于她而言,无寂是太过可怕的存在,她甚至不知道,那个人是否正盯着她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所以她特地挑了这样一个时间,悄悄告诉四哥关于无寂的一切。

    纤细的指尖无意地轻触过男人覆在左眼上的眼罩,他保护了她那么多年,如今,终于轮到她来保护他了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她再也不会,再也不会叫他受到这种钻心的伤害!

    翌(日ri)。

    初秋的午后,仍有声声蝉鸣。

    君天澜不知去向,沈妙言独自倚在窗边,静静望着对面游廊,小雨点在游廊的(阴yin)影里,正一边扎小马步一边捧着书本如饥似渴地研读。

    拂衣踏进来,轻声道:“陛下,莫公子求见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回过神,收回视线道:“让他进来。”

    莫子曦(身shen)着孔雀蓝锦袍踏进来,仍是那般羞涩腼腆的少年模样,撩起袍摆跪下,恭声道:“给陛下请安!”

    “起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莫子曦站起来,小心翼翼望了眼她的容颜,“陛下,臣妾动用了上千名长工,永安寺明天宫的一二两层,紧赶慢赶,已然赶了出来。陛下可要过去瞧瞧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