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272章 鸳鸯帐周皇戏女帝(5)

时间:2018-01-02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沈妙言赶过来的时候,御医已经诊治完毕,朝小雨点拱了拱手,正色道:“太子(殿dian)下放心,小公主并无大碍。”

    小雨点见怀中的丫丫也不哭了,正揪着他的盘扣玩,于是微微颔首,示意那御医退下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?”沈妙言匆匆踏进珠帘,“好端端的,丫丫怎么会磕到头?”

    小雨点没说话,只寒着小脸,瞟向负手立在(殿dian)中端详婴儿用具的君天澜。

    沈妙言循着他的目光看到君天澜,顿时气不打一处来,蹬蹬蹬跑到他(身shen)后,仰头道:“君天澜,你实在可恶!”

    男人转(身shen),俊脸依旧平静,“我并非是故意的。另外,我认为这小崽子和咱们女儿睡在一间寝(殿dian)里甚是不妥,妙妙,你当把他们二人分开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小崽子,他是我侄儿!”沈妙言不满叉腰,“而且有小雨点帮忙照顾丫丫,我也是很放心的,什么睡在一间寝(殿dian)不妥,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,满脑子不良嗜好?!”

    她一气说完,明显察觉到君天澜的眸光似乎暗沉些许,透出漆黑暗(欲yu)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地往后倒退几步,还未来得及说话,君天澜已经大步上前,拎住她的衣领,径直把她往(殿dian)外拖:“我忽然想起,我与妙妙还有未做完的事……妙妙可不能赖账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被倒拖着,裙下的一双小细腿不停乱蹬,皱着精致的柳眉,生气大喝:“君天澜,你松开!你放肆!你以下犯上!来人啊,来人!给朕把他拿下!把他拿下!”

    然而这临武(殿dian)早已换上君天澜的暗卫,以夜凉为首皆都眼观鼻鼻观心,哪里会去救她。

    君天澜径直把她拖到寝宫的帐幔里,将她扔到重新换过被衾褥子的龙(床chuang)上,欺(身shen)而上,单手撑在她的脑袋旁,鼻尖抵着她的鼻尖,薄唇的弧度危险极了,饶有兴味地慢语道:“我不仅放肆、不仅以下犯上,我还要睡了你这大魏的女帝,你,又能如何呢?”

    他低头咬住她白嫩的耳骨,声音含混不清:“听闻女帝常常宠幸六宫嫔妃,我在千里之外闻得此消息,可是嫉妒得很。不若女帝也来宠幸宠幸我?”

    沈妙言瞳眸倏然放大,这厮是疯了吧,还来?!

    君天澜危险地低笑了声。

    正临近傍晚,天际乌云滚滚,一声闷雷炸响在重重暗灰色云翳里,夏季最后一场暴雨眼见着已是倾盆而至。

    寝宫庭院里的(娇jiao)花,被那暴雨打得东倒西歪,细嫩的花瓣与枝叶一同轻颤,雨打花蕊的声音犹似哀吟,实在是(娇jiao)弱非常、惹人怜惜。

    待到雨停风息,天色渐朗,天穹昏黄,已是暮色四合了。

    重重垂纱帐幔掩映的龙榻上,光景旖旎,君天澜正靠坐在(床chuang)头喝茶,沈妙言半睁着迷蒙的琉璃眼蜷在里侧的被褥里,面颊绯红如暖玉,媚眼湿润而勾人。

    君天澜喝了半盏茶,低眸瞟了她一眼,这丫头在男女之事上仍旧生疏懵懂、(娇jiao)羞如处子,可见那些宠幸六宫的传闻都是假的。

    他心中弥漫开淡淡的熨帖与欢欣,连声音都温柔了几分,“你当真不问,我此行前来大魏,究竟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沈妙言艰难地扭了扭酸疼的(身shen)子,面转向里侧(床chuang)屏,声音沙哑而慵懒:“我管你来做什么……总之你对我不好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嘴角微抽,他倒是忘了,这丫头,一向记仇得很。

    他也不再说什么,只躺下去,从背后拥住她,“你中午就没吃东西,现在可要起来吃些膳食?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想着让我吃饱,然后就能陪你做那事了?”沈妙言背对着他,(胸xiong)腔里逐渐涌出不受控制的戾气。

    君天澜的手指轻轻划过她光滑细嫩的手臂,低垂着眼睫,淡淡道:“自然不是,我怕你饿着。”

    “假好心……”沈妙言吐出三个字,又往(床chuang)屏里挤了挤。

    君天澜却不肯松手,只把她抱得紧紧,因为食素太久的缘故,嗅着她(身shen)上那股子甜腻的香气,便又忍不住想要索取。

    可他到底怜惜她(娇jiao)弱,只得生生按捺住贪(欲yu),陪她彻夜安眠。

    翌(日ri)。

    沈妙言神清气爽地醒来,坐起来伸了个懒腰,低头看见(身shen)侧的男人正静静看着她,不由(娇jiao)气地伸出小手,“更衣!”

    君天澜也不恼,唇角含着几许轻笑,坐起(身shen)亲自给她穿上衣裳。

    里衣雪白,他低头给她一一扣好盘扣,又下(床chuang)半蹲在脚踏边,握住她纤细雪腻的脚踝,暗沉视线扫过圆圆嫩嫩的小脚趾头,不动声色地拿起罗袜给她(套tao)上。

    沈妙言居高临下地望着他,骄矜地把脚丫子按到他脸颊上,“我的鞋子都在木柜里,我今儿要上早朝,要穿那双黑缎面描金云纹的厚底翘头履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抬头望了她一眼,好脾气地去给她拿翘头履。

    及至穿上鞋履,沈妙言指着雕如意纹木施上挂着的龙袍,“我要穿那个!”

    君天澜走到木施边,修长的指尖触及到那(身shen)龙袍,眸色不觉变了变。

    九龙袍,天底下只有大周的天子才有资格穿。

    指尖捻着那(身shen)龙袍,他终究什么都没说,只沉着脸走到榻边,给她细细穿好。

    沈妙言此时也想起来他是大周的皇帝,虽然如今天底下诸国林立,然而数百年前,全天下的确只有一个皇帝。

    这个想法令她莫名不安,从他手中夺过金腰带,背过(身shen)自己系起来。

    君天澜俯(身shen)亲了亲她的发顶,“让拂衣帮你梳洗,我去让添香把早膳端进来。”

    说罢,转(身shen)离开寝宫。

    沈妙言抬手摸了摸被亲过的发顶,沉默片刻,走到窗边的软榻前,从矮几底下摸出两粒朱红丹药,囫囵吞进口中。

    她又拿起梳妆台上的宝蓝色琉璃镂金瓶,做贼心虚地在空气中洒了些花露,以完美掩盖那丹药的异香。

    早朝时分,沈妙言带着小雨点来到金銮(殿dian),(殿dian)中百官皆已到齐。

    她在皇椅上坐了,威严的目光扫视过群臣,最后定在魏思城(身shen)上,淡淡道:“朕前(日ri)与昨(日ri),因有要事在(身shen),因此不曾来上早朝。一应事宜,皆由魏世子处理,不知世子处理得如何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