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264章 所有的恨,都是他为她编织出的梦

时间:2018-01-02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守在门外的碧落和黄泉低下头,屋子里不停传出的声音,令他们羞得面红耳赤,恨不得马上逃离这里。

    这一场巫山**,从晌午持续到(日ri)暮。

    终于完事之后,君天烬披着件宽松的霜白暗云纹氅衣,赤脚走到窗台边,拿起描金细烟杆,就着烛火点燃。

    雕宝瓶如意纹窗棂大敞着,他偏头遥望着鬼市一望无际的灯火与楼阁,狭长凤眸中尽是晦暗不明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锦被中的少女才缓缓睁开眼,乌黑瞳眸迷蒙了许久才渐渐清明。

    她吃力地坐起(身shen),自己穿好衣裳,因为哭了很久的缘故,所以眼圈通红,而那朱唇亦是微微红肿的。

    她下了(床chuang),拖着金链子走到圆桌旁,背对着君天烬斟了杯茶。

    茶水温(热re),她的眼泪顺着精致的面颊滑落进水中,在碧绿茶汤上漾开圈圈涟漪。

    目光落在圆桌一角的玉钗上,她伸手拿过来,探进那盏茶里,缓慢地搅了搅。

    原本附着在玉钗上的暗绿毒汁,尽皆渗进茶水之中。

    她半垂下眼帘,端着茶盏走到窗台边,把茶水递给君天烬。

    君天烬瞟了她一眼,伸手接过。

    瓷白薄胎的茶盏凑至唇畔,他忽然顿住,侧目望向低着头的姬如雪:“这么多年过去了,师姐是否还是如同当年那般,恨我入骨?”

    姬如雪双手搅在一起,眼泪夺眶而出,滴落在绣宝相花纹的软毯上,晕染开点点深色,“杀父之仇,夺家之恨,时时刻刻,未敢忘却。”

    君天烬闻言,笑了笑。

    他生得极英俊,剑眉凤目,鼻梁高(挺ting),(性xing)感的薄唇总是噙着邪魅的弧度,无论走到哪儿,大约都会被女子所喜欢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手中还握着普天下少有的权势与财富。

    而此时此刻,他这么一笑,那双狭长的眼眸中,便盛满了快要溢出的宠溺与温柔,“既如此,这盏茶,我当饮尽。”

    他仰头,果真把那盏茶给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姬如雪仰起脸,美眸中难掩震惊,“天烬?!”

    他知道茶中有毒,竟然还去喝?!

    上好的白瓷薄胎茶盏跌落在地,君天烬偏头望着她,修长的指尖触摸到她的面颊,唇角仍带着笑:“如此,师姐满意否?”

    乌红的血液,缓缓从他的唇畔淌落。

    姬如雪脸上泪痕交错,往后踉跄了两步,忽而脱力般跌坐在地。

    君天烬收回视线,遥望向灯火鼎盛的鬼市,(身shen)子渐渐失去重量,从窗台跌倒。

    另一边。

    沈妙言坐在窗边的软榻上,盯着不知何时出现的锦盒,慢条斯理地伸手拿过掀开,捻了捻那颗朱红丹药,又给放了回去。

    她从矮几的屉子里取出姬如雪炼制的丹药,在周(身shen)的渴望涌出来时,拈起一颗含进口中。

    她闭上眼,周(身shen)那股子焦躁竟渐渐去了。

    唇角不可自抑地翘起,如此说来,她已经不需要无寂了!

    再睁开眼时,琥珀色瞳眸中有冷厉的暗芒一闪而逝,一个周密的暗杀计划,在她心中逐渐成型。

    刚思索完毕,素问匆匆进来,“陛下!奴婢在收拾药庐时,发现了这张纸条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接过,那纸条上字迹很是娟秀优雅,竟是如何炼制这诡异丹药的方法!

    她读完,忍不住皱了皱眉,如雪姐姐好端端的,怎么会悄悄把这样重要的东西,放在药庐里?

    莫非,她不打算再帮她炼制丹药了?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手指一点点捻着那张纸条,不知过了多久,她的瞳眸忽然惊恐地微微放大,冷声道:“素问,药庐里的药,还剩多少?”

    皇宫里,几乎每样东西都是定量定制的,素问对药物的记(性xing)又尤其的好,因此很快就把剩下的药物及数量报给她。

    沈妙言盯着纸条,迅速心算过,很快就计算出,有几味药重量不对。

    或者说,那几位恰恰可以制成毒药的草药,少了。

    姬如雪,在药庐中不止炼了丹药,还炼出了毒药!

    她又想起姬如雪离开时,那古怪的表(情qing),脊背迅速窜上一股寒意,起(身shen)道:“去鬼市!”

    沈妙言连衣裳都来不及换,直奔鬼市七星楼。

    雅间外,碧落和黄泉见她冲过来,正要阻拦,沈妙言直接推开他俩,一脚踹开门。

    房中,君天烬满脸是血,一动不动地躺在地板上。

    姬如雪跪坐在不远处,浑(身shen)都在发抖。

    “你疯了?!”沈妙言只觉一股暴戾(情qing)绪涌上头,冲进去朝着姬如雪就是一巴掌,“他护了你这么多年,你竟然要杀他?!”

    姬如雪被打懵了,好半晌才回过神,捂着迅速红肿起来的脸颊,哭得十分厉害:“他杀我父亲,毁我清白,还抢走了我父亲毕生经营的鬼市!我没有自由没有尊严地委(身shen)他这么多年,早就受够了!”

    沈妙言居高临下地盯着她,忽而冷笑出声:“当年占你清白的,根本就不是他,而是魏元基!什么杀你父亲,魏元基拿鬼市所有人的(性xing)命相要挟,再加上你爹主动要求,他才动的手!若他不动手,死的就不仅仅是你爹,还有这里所有人!”

    “你骗我!”姬如雪哭得撕心裂肺,踉踉跄跄地站起(身shen),朝着沈妙言哭吼出声,“就因为你喜欢他的弟弟,所以你与他联合起来骗我!”

    沈妙言(胸xiong)腔里的戾气越来越浓,眼见着要对姬如雪出手,连澈忽然出现,冷淡地拦在她面前,对姬如雪道:“她并没有骗你。当年,欺辱师姐的男人,的确是魏元基。大哥怕你得知实(情qing)后受不了,才瞒了你这么多年。鬼市所有的人,都能作证。至于师父的死,在那种境况下,若是师姐,又会如何抉择?”

    姬如雪恨了君天烬这么多年,如今却骤然发现,原来所有的恨,都是他为她编织出的一场梦。

    他护她入骨、宠她入骨,而她却恨不得他去死。

    甚至,亲自动手,送他上路……

    眼泪肆意而落,她抱住疼得发胀脑袋,声音沙哑地喃喃自语:“你们骗我,你们都在骗我……”

    连澈拉住沈妙言,面无表(情qing)地带着她离开雅间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