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255章 好妹妹,你是我的

时间:2018-01-02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“小雨点!”沈妙言惊叫了声,酒醒大半,急急冲过去,一把把他抱在怀里,眼圈通红,“你竟然还活着!”

    小雨点静静望着她,白嫩可(爱ai)的小脸上,一丝表(情qing)也无,“姑姑,让你担忧了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这是什么话?”沈妙言狐疑地摸了摸他的脑袋,“咱们血脉相连,为何要说这种见外的话?走,姑姑带你回宫。”

    小雨点垂下漆黑的眼睫,“我不回去。虽然仇人已经被姑姑杀了,可我还是想留在这里学本事。姑姑,我要很强大,很强大!”

    若非他的确只有四岁,沈妙言几乎要疑心她家小雨点是被人掉包了。

    这世上,哪儿有如此早慧懂事的孩子?

    她挑眉道:“这鬼市怪里怪气的,有什么好?姑姑给你生了个小表妹,走,姑姑带你去瞧瞧她。”

    提起小表妹,小雨点的眼睛亮了亮,然而又很快黯淡下去,轻声道:“可我想要更加强大……”

    姬如雪向来心疼他,柔声道:“你跟着君天烬那个混账东西,有什么好的?瞧瞧这都瘦了,快,来吃点心!”

    她说着,取来藏好的食盒,一层层打开,里面琳琅满目,桂花糕、凤梨酥、豆沙圆子、蜜汁(肉rou)脯条等等,全是她亲手所制。

    小雨点一看见她拿那个食盒就头疼,这些天他待在鬼市,鬼帝叫这位雪姑姑照顾他,可这个姑姑动不动就要拿点心给他吃,他又不好意思不吃,每每被她塞了满嘴,弄得他连正经饭菜都吃不下了。

    姬如雪捧出一只白兔造型的梅菜饭团,眉眼弯成了月牙儿:“小雨点,这是我才发明的点心,你快尝尝!”

    小雨点小脸儿涨得通红:“我……我早上才吃过两碗香葱担担面,现在实在是吃不下。”

    姬如雪眨巴着清澈眼眸:“可是我做了这么多,你不吃怎么办?我都是特意研究小孩儿食谱,专门为你做的点心呢。”

    两人你一言我一语,小雨点强撑着吃了几只白兔饭团,眼带恐惧地瞟了眼那满满当当的食盒,挽住沈妙言的手臂,小眉毛皱起,纠结道:“那什么,姑姑,我仔细想了想,我还是与你回宫吧!”

    沈妙言失笑,弯腰在他面颊上香了一口,牵了他的小手,“走,咱们回家。”

    姬如雪不舍地望着小雨点,朝他挥挥手帕:“小雨点,你以后若是有空,一定要回来看看我呀!”

    小雨点乖乖应了声好。

    及至走到外面,沈妙言才发现君天烬不知何时上来的,正倚在门框上,一边抽烟一边看他们。

    她酒未全醒,糊里糊涂朝他点点头,抬脚就要下楼。

    君天烬含笑,不动声色地伸出一只脚。

    沈妙言只觉被什么绊了下,竟骨碌碌朝楼梯下方滚了去!

    小雨点轻呼一声,好在君天烬及时拉住他,才没跟着滚下楼梯。

    连澈出现在楼梯半腰,及时抱住沈妙言,“姐姐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扶着他站稳,揉了揉摔疼的(屁pi)股,喃喃道:“醉酒误事这句话果真有理,我连楼梯都走不好了,以后再不能乱喝酒……”

    连澈抬眸望向君天烬,却见他含笑转(身shen),进了雅间。

    他的大哥还是这般霸道,容不得姬如雪受一点儿伤害。

    可在姬如雪那里,他却是不共戴天的仇人。

    这两人的姻缘,当真能够以这种扭曲的方式,一直延续下去吗?

    此时雅间内,姬如雪正难过的抱着食盒。

    君天烬出现在她(身shen)侧,盘膝坐了下来,大掌揽住她的腰,轻轻咬住她白腻柔软的耳垂,声音含混不清:“若当真喜欢小孩儿,咱们也生一个,如何?”

    姬如雪轻颤了下,下意识地挪了挪位置,离他远些:“我才不要与你生小孩儿。君天烬,你谋害我爹爹,还用最卑鄙的手段血洗谋夺鬼市,是世上最恶的那只鬼!”

    “最恶的鬼?”君天烬勾唇,带着薄茧的修长指尖,漫不经心地挑开她衣襟上的盘扣,“若为人无法守护想要守护的东西,那我只能堕入鬼道,用恶鬼最残酷的手段,来守护我在乎的一切……”

    他垂眸低头,埋首于姬如雪纤细的粉颈处,如发泄一般,在她白嫩的肌肤上埋下深深浅浅的印记。

    姬如雪双手撑在他结实的(胸xiong)膛上,害怕地吞咽了下口水。

    屋中灯火摇曳,光影之中,君天烬把她按倒在地,一把撕了那(身shen)繁复罗裙,欺(身shen)而上。

    红烛落泪。

    黄花梨木地板上,随处散落着丝绸锦缎,精致的绣花鞋被扔在矮几上,两只纤细白嫩的手臂被反剪,暖阳般的女孩儿,双膝跪地,承受着帝王的临幸。

    时间流逝,抵死缠绵,暗夜无边。

    姬如雪渐渐失去了意识。

    男人俯(身shen)到她耳畔,凤眸中充斥着浓烈的戾气,嗓音暗哑低沉:“师姐,就算沦入地狱,我也想要好好守护你。我是世上最恶的那只鬼,可这只鬼,却为你所有……”

    红丝绸帐帘无风自舞,暗(欲yu)沉沦,无可救赎。

    另一边,沈妙言带着小雨点回到皇宫,把他和丫丫安排在一块儿,自个儿因为酒醉头疼,回寝(殿dian)睡觉去了。

    小雨点挥挥手,(殿dian)中伺候的拂衣等人便都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走到摇篮边,踮起脚尖,望着躺在小锦被中的(奶nai)娃娃,轻声道:“听说你叫魏文鳐,乃是取自《山海经·西山经》,说观水中多文鳐鱼,状如鲤鱼,鱼(身shen)鸟翼,苍文白首,会在黑夜里,从东海遥遥飞向西海……”

    他抱来一只绣墩踩上去,俯(身shen)凑到丫丫跟前,望着她宛如琥珀的圆眼睛,小脸上满是认真,“丫丫,你不要飞走了,就留在魏国陪我好不好?我保证,一定会好好待你,等你长大,我就娶你……”

    丫丫挥舞着白嫩的小手,红红润润的小嘴儿翘起,竟是对着小雨点笑了。

    小雨点自打父母双亡之后,就再未笑过,如今见这浑(身shen)(奶nai)香的小娃娃笑得双眼眯了缝儿,唇角不(禁jin)微微翘起一点儿,继而俯下(身shen),狠狠亲了口她嫩嫩的小脸蛋。

    那双漆黑的眼睛里,有沉郁戾气一闪而逝:“好妹妹,你是我的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