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252章 她一直在等你

时间:2018-01-02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魏思城一杯接着一杯的喝酒,“她是很好的姑娘,却因为长相酷似你所(爱ai)的女人,所以被我父王瞒着我献给了你。魏惊鸿,能告诉我,她在大梁的一切吗?”

    “人都死了,就算你知道她的生平,又能如何?”魏惊鸿嗤笑。

    魏思城垂眸,烈酒入喉,辣得人嗓子疼。

    他嗓音喑哑了几分,“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魏惊鸿饮尽一杯酒,“我曾拥有过无数美人,她是唯一一个,相貌举止,都像极了筝儿的人。甚至相像到,我舍不得占有她。”

    他默了默,唇角的笑容透着凉意,“如你所言,她的确是很好的姑娘,琴棋书画无一不精,还格外善解人意。我总喜欢下朝后,到她院子里坐一坐,仅仅是与她聊天,也足以慰藉人心。许是因此,招来了乔月的不满,那段时间我外出巡视兵营,等回府之后,她已经死了。据说,是生了重病。”

    魏思城唇角的弧度越发冷酷,“原来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漆黑修长的眼睫遮住了他深邃的瞳孔,他摇着轮椅,慢慢离开囚牢。

    魏惊鸿偏头望向他,“阿细生前,常常与我念叨你,说很想念你,若有机会,一定要再回北郡城,去见见你。你知道我生着一副怎样的铁石心肠,可纵便如此,她的温柔与良善,也实在令我心软。所以我曾动过心思,送她回北郡。只是尚未来得及,她就已经香消玉殒。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凝着魏思城孤绝的背影,又道:“魏思城,她一直在等你,你缘何不来见她?你觉得我不会成全你们?”

    魏思城的轮椅顿住,却是答非所问:“食盒的夹层里,有一味砒霜,足够你用了。”

    凉薄的声音回响在空((荡dang)dang)((荡dang)dang)的大牢,他摇着轮椅,面无表(情qing)地离去。

    魏惊鸿长长呼出一口气,不急不忙地饮尽了杯中酒水,才伸手去翻那食盒夹层。

    清风朗月般的贵公子,在离开天牢之后,坐在屋檐下,盯着一地暖阳,桃花眼越发冷漠如刀。

    他何尝不想来找他的阿细,只是为了给娘亲报仇,他折了这一双腿,在榻上躺了三天三夜。

    及至清醒过来,他拼了命也想要爬来大梁,可偏偏被他的父王拦下,一拦便是整整一年,直到阿细的死讯传去北郡……

    他对着暖阳,低笑起来,笑得眼泪都出来了。

    拢在宽袖里的手逐渐收紧,人活一世,终究不能事事如意。

    此时江岸码头上,连澈带了数百名精锐,正一丝不苟地盘查所有进出港船只。

    他一(身shen)红衣迎风而立,锐利的目光扫视过所有人,在看见不远处一名戴着花头巾、畏畏缩缩躲在人群中的少女时,眯了眯眼睛,亲自带着人朝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沈青青背着厚重的包袱,余光注意到连澈朝她这个方向走过来,顿时骇得惊慌失色,急忙就要往相反方向跑。

    连澈面无表(情qing),摘了别在腰间的带鞘长刀,径直从背后砸向她。

    沈青青后背吃痛,猛地栽倒在地,惊恐地爬起来,还想要继续往前逃,连澈已经走到她(身shen)边,冷硬的军靴踩上她的后背,薄唇轻慢勾起:“沈姑娘,我姐姐这才刚登基为帝,你怎的就要跑?莫非,是不欢喜我姐姐做皇帝?”

    沈青青一张清秀的脸苍白如纸,哆嗦着(身shen)子,勉强露出一抹无力的笑容,“沈将军这是什么话,我与妙言亲如姐妹,是再好不过的关系,怎会不欢喜她做皇帝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。”连澈挪开脚,拾起自己的长刀,“姐姐觉得宫中无趣,特地邀请沈姑娘进宫说话,请吧?”

    两名人高马大的侍卫立即上前,不由分说地架起沈青青,拖着她往皇宫而去。

    沈青青自是拼命挣扎,嘴里愤怒嚷道:“本宫乃是明珠公主,你们好大的胆子,谁准许你们碰我的?!放开我,快放开!”

    连澈面无表(情qing)地跨上马,不曾理会她的怒骂,径直朝皇宫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临武大(殿dian),沈妙言歪靠在上座,腰间枕着一只宝蓝色绣牡丹丝缎枕筒,涂着朱红丹寇的纤纤玉指,正端着一盏天青冰裂纹茶盏,半阖着眼皮,侧脸洁白如玉,仿若沉浸在丝丝缕缕的茶香水雾中。

    连澈宛如拎小鸡般拎着沈青青进来,把她往地上一扔,“姐姐,人已经带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沈青青灰头土脸,被他这么一摔,抱着的厚实包袱整个儿散落在地。

    沈妙言斜睨过去,只见琳琅满地,全是宫中的金银珠宝。

    沈青青面皮发烫,自觉难堪,急忙冲过去,把所有的宝贝一件件收回包袱,“这些都是从前外祖母和表哥赏我的,并不是我偷的!”

    “哦?”沈妙言保持着慵懒的坐姿,嗤笑出声,“呵,沈青青,就凭你,也配唤‘表哥’这两个字?”

    沈青青捡金镯子的手僵了僵,低着头,眼睛里闪过一抹暗光,忽然哭出了

    声,“噗通”跪倒在地,膝行至沈妙言腿边,紧紧抱住她的腿,哭诉道:

    “好妹妹,是不是魏惊鸿告诉你,是我毒杀了表嫂?那老贼胡说八道,其实并不是这样的!我一心要帮表嫂和小雨点逃跑,谁知半路被那老贼的人发现,他们杀了表嫂和小雨点,幸亏我聪明,装作投诚的模样,主动告诉魏惊鸿,大魏的玉玺藏在了哪里。”

    她揩了把眼泪,“魏惊鸿念在这件事上,才没有要我的命,还封我做了公主!妙妙,我忍辱负重潜伏在魏惊鸿那老贼(身shen)边,就是为了暗杀他给小雨点他们报仇,没想到,还没来得及动手,你就杀回来了!好妹妹,你不知道,我听说你回来时,我有多么高兴!”

    沈妙言居高临下地俯视她,半晌后,轻笑出声,“见过脸皮厚的,却没见过厚到如你这般的。沈青青,你做过的恶事,一桩桩一件件,我懒得与你细说。连澈,把她送去鬼市,你应当知道我想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沈青青瘫坐在地,睁着杏眼,呆滞地望着沈妙言:“好妹妹,我所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你,你怎么会能这样对我?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嗷,今天没虐成,明天能虐。

    谢谢今天六位小天使的打赏噢!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