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251章 微臣已做好入后宫为男妃的准备

时间:2018-01-02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这场朝会无外乎是整理家国。

    沈妙言重新把国号改为大魏,又将都城大梁改为燕京,朝中官职等沿从功绩一一分配,当初背叛魏成阳的那几名官员,则尽皆下到天牢,秋后处斩。

    直到暮色四合,这场朝会才堪堪接近尾声。

    沈妙言正要宣布退朝,川西厉家的厉修然忽然笑吟吟站出来,拢着宽袖拱了拱手,一双桃花眼弯成了月牙瓣儿,“女帝大人,臣有事起奏!”

    沈妙言一看见他就头疼,这厮待在她营中的这些天,每(日ri)里都要殷勤叮嘱她,登基后广纳后宫之事,比那后宫里最碎嘴的嬷嬷还要啰嗦烦人。

    于是她只当做没听见,起(身shen)就要走。

    “女帝大人,微臣有要事启奏!”厉修然笑眯眯抬高音量,“是关于我川西的要紧事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只得无奈驻足,退回到皇位上,慢条斯理地卷着帝冕前垂落的旒珠玩儿,“(爱ai)卿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侍立在侧后方的韩叙之望见她的小动作,掩唇轻轻咳嗽了声。

    沈妙言挑了挑眉,放下乱摸的手,正襟危坐,一派女帝架势。

    厉修然走到大(殿dian)中央,噙着(春chun)风般的暖笑,慢条斯理道:“正所谓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,如今微臣已是二十四岁的年纪,膝下理应有几个孩子了,只可惜因着数年前的一桩奇事,所以至今无妻无子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手肘撑在龙椅扶手上,托着雪腮,明知这厮又在把话题往那方面引,却碍于川西的面子而不得不配合他,皮笑(肉rou)不笑道:“哦?不知是哪桩奇事?”

    “数年前,曾有一游方高僧到厉府上,亲自为我卜了一卦,言明我将来姻缘必定大富大贵,所娶之人,必然是龙子凤孙。直到今(日ri),微臣才明白那卦的真正含义。”厉修然笑得意味深长,郑重朝沈妙言拜下,“陛下,微臣已然做好入后宫为男妃的准备了。”

    满(殿dian)文武,俱都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一些老臣目光复杂地望向厉修然,暗道厉家那老货当真是老谋深算,竟然打算把亲孙儿献给女帝陛下做男宠。

    原本他们还打算回家后搜罗些貌美少年献上,可如今那厉家老货都把亲孙儿献上了,他们哪里还有脸皮去献普通少年,必得从家族中精挑细选那有(身shen)份有才华的,方能表达他们对女帝陛下最真诚的敬意。

    沈妙言头疼得厉害,指尖在太阳(穴xue)处打着旋儿,半阖着眼帘,淡淡道:“如今朝中百废待兴,这种事,还是容后再议吧。”

    厉修然还要说话,沈妙言已经起(身shen),大步往(殿dian)后而去。

    她疾步来到后(殿dian),在大椅上歪坐了,长长吐出一口气,“我的天,那厉修然当真是没完没了!”

    韩叙之见她坐没坐相,垂在额前的旒珠发出清脆的碰撞声,不觉皱眉:“陛下,您如今乃是九五之尊,如此坐姿,叫外人看见了,定要笑话。还有这旒珠,无论疾走还是如何,都是不许发出声响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沈妙言抬眸望向那十二串旒珠,干脆一把将帝冕摘了,随手扔到案几上,“这样便就可以了吧?”

    韩叙之默默不语,好吧,您是皇帝,您说了算。

    拂衣走过来,小心翼翼把帝冕盛进锦匣。

    沈妙言吃了块儿玫瑰牛(乳ru)酥,猫儿般慵懒地((舔tian)tian)了((舔tian)tian)手指,随口道:“我总觉着,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(情qing)没做。韩叙之,你帮我想想。”

    韩叙之如今负责((操cao)cao)持她的近(身shen)事务,算是除了拂衣她们三个以外,最经常与她接近的人之一了。

    他仔细回想了下,认真道:“报仇。”

    “报仇?”

    “沈青青。”他提醒。

    沈妙言原本湿漉漉水灵灵的琥珀色琉璃眼,瞬间被浓浓的戾气充斥,“那个跳梁小丑,你不说,我倒是把她给忘了!添香,添香!”

    添香从外面匆匆跑进来:“皇上?”

    “沈青青人呢?”

    “沈青青……”添香转了转眼眸,认真回想了下,十分确定地回答道,“皇上,这后宫的花名册,下午时就统计完了,但里面并没有沈青青的名字。她大约,不在宫中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眉头挑得越发高了,沉默片刻,才起(身shen)道:“我去临武(殿dian)走走,你们别跟来。”

    临武(殿dian)是昔(日ri)魏成阳召集百官议事、平素休寝的地方,建造得颇为简约大气,一如他这个人。

    沈妙言一袭龙袍,独自站在临武(殿dian)外,望着那道半掩的朱红宫门,宫门下方还有残留的血渍,任雨水也冲刷不干净。

    她上前,缓缓蹲在那道宫门前,轻抚那些斑驳血渍,琥珀色瞳眸不辨喜怒。

    许是宫人们疏于打理的缘故,几株幼草从墙角探了出来,茵茵翠翠,衬着那暗红血迹,愈发显得欣欣向荣。

    沈妙言的指尖触在茸茸绿草之上,下意识吟道:“临武遗落(日ri),江岸草色青……”

    这永安寺高僧给出的句谶言,前一句,大约说的是表哥和小雨点死在临武(殿dian),而后一句……

    琥珀色瞳眸眯起,她起(身shen),声音冰冷:“来人,封锁江岸所有码头,朕要看见活的沈青青!”

    隐在暗处的连澈抛下句“如姐姐所愿”,便往宫门去调集亲兵了。

    另一边,天牢中。

    牢房(阴yin)暗潮湿,(身shen)着囚衣坐在稻草堆上的男人,不过四十岁的年纪,体型魁梧,面容英俊,目光清冷,正是魏惊鸿。

    他靠在墙壁上闭目养神,清晰地听见,远处传来的辘辘声。

    那是轮椅的两只木轮,驶过牢房板砖的声音。

    片刻后,魏思城出现在牢房外,一双桃花眼含着几分凉意,“早就想拜会大都督了,却没料到,竟是在这种境况下,与大都督相见。”

    他的贴(身shen)小厮打开牢房门,另一名小厮将带来的矮几置于牢房中,又在矮几上摆好酒菜。

    魏思城进了牢房,挽袖斟酒,“大都督一定很好奇,我北郡为何会帮助女帝大人。”

    魏惊鸿接过他递来的酒,眉眼不动如山:“为何?”

    魏思城自己呷了一口酒,抬眸盯着他的眼睛:“大都督可还记得,阿细?”

    “阿细?”魏惊鸿复述了一遍这个名字,旋即失笑,“莫非那个女孩儿,竟是世子的挚(爱ai)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