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243章 也曾翻手为云覆手为雨

时间:2018-01-02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魏惊鸿盯着她,过了好半晌,才冷笑一声:“你害我至此,还好意思问我,你算什么?!种瓜得瓜种豆得豆,这一切,都是你咎由自取!”

    他说罢,松开手,冷着脸大步离开。

    “你站住!”乔月却不肯放他走,死死拽住他的衣袖,清秀的脸上泪痕交错,“你我夫妻一场,当初怎么喝的合卺酒,今(日ri),咱们就怎么喝离别酒,如何?!”

    魏惊鸿显然没这个心思,甩开她的手,面无表(情qing)地离开。

    “魏惊鸿!”大乔氏怒吼出声,“你不敢吗?!你怕我在酒里下毒?!”

    魏惊鸿顿住步子。

    大乔氏软了语气,巴巴儿地望着他的背影:“夫君,你我好歹一场夫妻,与你喝最后一杯酒,已是我此生最后一个愿望。你看在我为你抚养过三个孩子的份上,就答应我吧?”

    她见魏惊鸿没有走,于是拿起桌上的两杯酒,走到他面前,递给他一杯,“夫君。”

    魏惊鸿接过,酒水清冽,正散发出浓郁的桃花香。

    大乔氏拉着他坐到圆桌旁,涂着丹寇的纤纤玉手端着碧玉酒盏,颜色十分好看。

    她的手臂绕过他的,双眸中满是炽(热re)依恋:“夫君,我嫁给你的那晚,合卺酒就是这般桃花酿,那个(春chun)夜极好,咱们窗外的桃花开了一树树,房中蕴着桃花的清甜香味儿,你说我比桃花还要好看。”

    魏惊鸿面无表(情qing),终究只是他逢场作戏的话罢了,说过,也就忘了。

    大乔氏轻笑,“这杯酒,我敬夫君。”

    她仰头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魏惊鸿沉默着呷了一口,刚放下玉盏准备离去,大乔氏却紧紧抱住他,“夫君……我好冷……”

    乌红发黑的血液从她唇畔渗出,淌过白腻的肌肤,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鹤顶红?

    魏惊鸿目光复杂,端坐在大椅上,一动不动,任由她抱着他。

    大乔氏依恋地靠着他的(胸xiong)膛,“夫君,夫君,夫君……”

    她连唤了三声,近乎贪婪地嗅着他(身shen)上的暗香,满足地在他怀中缓缓死去。

    她出(身shen)高贵,幼时也曾是这大梁城里世家贵女的典范,嫁人后也曾是上流贵妇们视为榜样的典范,也曾子女双全与夫婿相敬如宾,也曾翻手为云覆手为雨,也曾风流显赫得一品诰命。

    然而那所有的辉煌,都不过是过眼云烟。

    她斗了半生也伤了半生,自以为把这个男人牢牢攥在了掌心,然而临到死了,才发现,这一切不过是她自己画地为牢,不过是她自己在与自己斗。

    她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假的,她真正想要拥有的,到死也没能拥有过。

    她死了,双眸中倒映着魏惊鸿的面容,唇畔含着一抹苦涩的笑容。

    魏惊鸿始终沉默,抬起手,慢慢给她合上双眼。

    他也曾敬她重她,也曾真心视她为贤惠的夫人。

    然而再如何敬重,也终究不是(爱ai)。

    纵使时光流逝、岁月荏苒,活在他心中的,也仍旧是他的筝儿。

    初夏的夕阳镀上宫廷里的朱红色琉璃瓦,折(射she)出端严又冷清的七彩斑斓。

    檐角的青铜八角铃铛被风吹拂,发出清脆的声音,回((荡dang)dang)在冰冷而华丽的宫(殿dian)外,宛如见证过无数悲欢离合的老人的叹息。

    有的人,一生已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而有的人,生命和精彩还在继续。

    大梁城五十里外,沈妙言正在帐中与魏思城下棋,韩叙之进来禀报,说有位公公求见。

    沈妙言(允yun)了,伺候魏惊鸿的大太监小心翼翼进来,呈上一封信笺:“郡主,这是皇上写给郡主的书信,还望郡主过目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盯着棋盘,朝韩叙之打了个手势。

    韩叙之接过那封信,拆开火漆仔细检查过,才递给她。

    她展开信笺,上面白纸黑字写得分明,乃是魏惊鸿约她七(日ri)后,在大梁场外一战,不用一兵一卒,只他们两人,单枪匹马地单挑,赢者,便算是赢了这天下。

    沈妙言托腮,如今大梁城里还有驻兵二十万,全是誓死效忠魏惊鸿的人马。

    若是硬拼,她这边怕也要损失惨重。

    若她与魏惊鸿两人单挑,倒是能省下不少事。

    “世子怎么看?”她把信笺递给魏思城。

    魏思城一目十行地扫过,笑道:“魏思城纵横沙场数十年,陛下是他的对手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,但愿意一试。”沈妙言笑言。

    “陛下好气魄,只是臣却舍不得让你冒险呐。”魏思城扔了那封信,“更何况如今咱们眼见着胜利在即,何必去做这小孩儿般的赌注?”

    沈妙言把玩着两粒玉棋子,“我总还有些话,想要当面问问他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,望向那名大太监:“你替我去大梁城传句话,就说我应了。”

    那大太监本不愿再回大梁城,因此扭扭捏捏了半晌,才终是应下。

    他离开之后,连澈从帐外进来,“姐姐太冒险了,这一战,不如由我代你完成?”

    “不必,这是我与他之间的宿命,谁都不要插手。”沈妙言扔了玉棋子,起(身shen)道,“闲来无事,你陪我在军营各处走走。”

    连澈点点头,同她一起走出大帐。

    迎面而来的士兵皆都十分敬重沈妙言,并未因为她是女子而有任何轻视。

    连澈跟在她(身shen)后半步的距离,淡淡道:“魏惊鸿戎马半生,马上功夫十分了得。姐姐若要与他对打,这几天,我倒也愿意陪姐姐再练一练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沈妙言负手轻笑,倒是没有他和魏思城那般紧张,反倒跃跃(欲yu)试。

    这场复国之战,真正算起来,她出力最少,大部分都是手底下的人帮她完成的。

    若能赢了魏惊鸿、取得大梁城,倒也算是她的功劳一件。

    两人行了一段距离,正巧遇上拉拉扯扯的魏锦西和乔宝儿。

    乔宝儿不待见沈妙言,因此碰到她,只马马虎虎行了个屈膝礼,连称呼都不唤一声的。

    沈妙言也不愿意与她多说话,觉得跟她说话简直是在拉低自己的智商,因此只和魏锦西寒暄了片刻,叮嘱他缺什么就告诉张祁云,这才准备继续往前走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