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242章 倾尽半生

时间:2018-01-02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此时大梁城内,已是一片风声鹤唳。

    皇宫里,太监宫女皆都战战兢兢,早已暗自把这些年攒下来的金银细软收拾好,准备随时跑路。

    临武(殿dian)外,魏惊鸿一(身shen)龙袍,临风而立。

    尽管他已是四十不惑之年,看起来却仍旧丰神俊朗,双腿劲长有力,宽肩窄腰,比一般的年轻公子还要更加吸引女子的目光。

    他独立良久,盯着最前方那扇高大的宫门,淡淡道:“魏成阳,就是死在那扇门前吧?”

    伺候他的大太监忙应道:“回禀皇上,正是如此。听说那魏成阳为了守护妻儿逃跑,即便(身shen)边的精锐都已战死,却仍旧手持大刀,立在那扇宫门前,纵是万箭穿心,也仍旧睁着眼睛不肯倒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(身shen)上流着魏国皇族的血脉,自然有非比常人的魄力。”魏惊鸿收回视线,“你替朕写一封信,送到魏天诀手里。”

    那大太监立即应是,又小心翼翼问道:“但不知道写些什么内容?”

    魏惊鸿垂眸,转(身shen)进了临武大(殿dian):“罢了,朕自己写。”

    另一边,大乔氏一(身shen)皇后服制,头戴凤冠,坐在寝宫的软榻上,正仔细轻抚魏珍柔软的头发。

    魏珍趴在她膝上,面颊上残留着一道触目惊心的伤疤,眼神不复有昔(日ri)的自信灵动,反而多了几分呆滞。

    约莫是被沈妙言吓狠了,自打从北郡城逃回来,她便是这副痴容了。

    阳光从绿纱窗外洒进来,在两人周(身shen)镀上一层金黄。

    “我可怜的珍儿……”大乔氏低语,白细的手指穿过那绵绵密密的青丝,向来精明的丹凤眼中充满了怜惜,“你父皇不是个东西,明明能击溃魏天诀那((贱jian)jian)人,却总念着魏天诀是他心(爱ai)女子的女儿,而不肯下死手……”

    寝宫中很是寂静,她的声音带着一种莫名的回响,越发衬得满(殿dian)冰冷空旷。

    她扶着魏珍坐起(身shen),走到梳妆台前,亲自为魏珍梳了精致的发髻,又给她穿上华丽繁琐的宫裙,俯(身shen)贴着她的脸儿,盯着镜子,柔声道:“如今这大梁城,怕是也要守不住了。我与他夫妻一场,自当同生共死,可我的珍儿还这么年轻,怎么能就这么去了呢?娘亲知道你喜欢鬼帝,娘亲这就派人送你去鬼市见他,可好?”

    魏珍痴痴傻傻,在听见“鬼帝”二字时,目光却明亮了些。

    大乔氏笑了笑,又给她点了朱红口脂,才唤来宫人,扶着魏珍离开寝宫。

    她独自站在寝宫的屋檐下,目送那宝马香车缓缓驶离宫廷,唇角才流露出满足的笑容,继而平静地转(身shen),在寝宫仔细打扮过,又从妆奁最底层取出一只碧绿瓷瓶揣在袖管中,带着众多宫人,浩浩((荡dang)dang)((荡dang)dang)去找魏惊鸿了。

    魏惊鸿刚写完书信,拿火漆封好了递给那大太监。

    那大太监收了信,目光复杂地望了他一眼,知晓自己此去恐怕不会再回来了,因此特地在御阶下给他磕了三个响头,这才揣着信洒泪离去。

    大乔氏从外面走进来,屈膝柔声道:“皇上万岁。”

    魏惊鸿抬眸看她,但见她(身shen)着半旧的朱砂红吉服,画着少女的妆容,浑(身shen)上下都透着一股怪异感。

    他皱眉:“你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大乔氏起(身shen),一步步走上台阶,丹凤眼中满是炽(热re):“夫君忘了吗?这(身shen)吉服,乃是当年我嫁给你时所穿的。而这妆容,也是当年魏筝郡主,平素最喜欢画的妆容。”

    “东施效颦。”魏惊鸿冷淡评了一句。

    大乔氏走到旁边摆放茶具的圆桌旁,背对着他,亲自挽袖斟茶:“若魏筝郡主还在世,画着这样的妆容,夫君又会如何评说她呢?”

    “筝儿貌美无双,岂能与你相比?”

    大乔氏低垂着头,唇角讽刺地翘起,连声音都透着薄凉:“魏惊鸿,魏筝再如何美貌,亦敌不过岁月的摧残!早知你我会有今(日ri),我当初就不该与人联手把她送出大梁城!”

    她说着,纤手一抖,那碧绿瓷瓶里的液体,已经尽数倾倒进一杯茶中。

    魏惊鸿瞳眸瞬间放大,粗声道:“你说什么?!筝儿是你劫走的?!”

    “哐当”一声巨响,他不顾大椅跌倒,站起(身shen)奔到大乔氏(身shen)边,紧紧箍住她的手臂,迫使她转(身shen)看他,双目发红:“你把筝儿劫到哪里去了?!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!”大乔氏仰头盯着他的表(情qing),疯癫般大笑出声,“劫到哪里去了,自然是远远劫到楚国去了!她吃了忘(情qing)丹,早已忘了你,忘了大梁的一切!在她后来活着的那十二年里,她只知道她是沈逸席的夫人,是沈妙言的娘亲!而你,而你魏惊鸿,在她心中,甚至连一圈涟漪都没有留下!”

    魏惊鸿眼中涌出浓烈恨意,磨着牙,一字一顿:“乔月,我终究是小瞧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”大乔氏冷笑,“事到如今,我倒是后悔把她弄走了!那年宫宴,我就该再设计得缜密点儿,让厉熊强要了她,让她成为残花败柳!魏惊鸿,若她成了残花败柳,你还会娶她吗?你还会在隔了这么多年以后,依旧(爱ai)她吗?!”

    魏惊鸿恨得捏住她的脖颈,一点一点收紧力道:“原来她和厉熊那场相遇,也是你设计的……后来我杀厉熊,你也是知道的吧?!那些风声,原来也都是你放出去的!可是乔月,我魏惊鸿(爱ai)的,是她的魂!如你这般可怜低((贱jian)jian)的东西,永远都不能体会,何谓(爱ai)(情qing)!”

    乔月却笑出了眼泪,“魏惊鸿啊魏惊鸿,我陪着你走了二十多年,你却说我不知道何谓(爱ai)(情qing)……”

    她忽然不顾一切地嘶吼出声:“我问你,你上战场厮杀,我ri(日ri)夜夜跪在菩萨面前为你祈福,跪的膝盖都青肿了,可算是(爱ai)?!你被皇上责罚,我生怕你出事,冬夜里怀着八个月的胎,不顾大雪天冷,在我父亲书房外跪了整整半夜求他救你,可算是(爱ai)?!你为权势多年不曾踏足后院,我却含辛茹苦、倾尽半生为你栽培三个子女,可算是(爱ai)?!魏惊鸿,这么多年,我乔月在你心中,究竟算什么?!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嗷,该交代的,都交代了,慢慢填坑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