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241章 痴情种子,血性男儿

时间:2018-01-02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沈妙言望着那位公子,不由挑眉:“这位是?”

    那锦衣公子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,咧嘴一笑,露出两个深深的酒窝,生得俊俏极了,撩起袍摆,单膝跪了下去,拱手道:“臣川西厉修然,给女帝大人请安!”

    沈妙言正襟危坐,“厉修然?你是厉家的人?”

    川西乃是厉家的地盘,那魏惊鸿祖父便是厉家人,后来搬到大梁城,因为救驾有功,所以才赐姓了魏。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厉修然站起(身shen),俏脸仍旧含着七分笑意,“臣奉家主之命,特来告知女帝大人,魏惊鸿已非我厉家人,女帝可随意处置,不必顾虑川西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沈妙言倚在花几上,把玩着掌中一对黑核桃雕刻成的花中花,眉目之间都是不露声色的笑容,“厉卿长途跋涉而来,想必十分辛苦。祁云,带他去帐中休息,必得美食美酒地款待好了。”

    厉修然却没走,脸颊上仍是点着两个深深的酒窝,笑起来十分讨喜:“不瞒陛下,此次家主派微臣前来,不仅仅是为了告知魏惊鸿之事,还有另外一件重要的事(情qing),也非得请陛下细听不可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缓缓转着手中那对花中花,“你且道来。”

    “臣临行前,家主特地放了话,川西虽人才济济,可惜在朝堂和后宫之中,却没什么人物。这次微臣过来,必得做了陛下的房中人,才算罢休。否则,微臣也不必再回川西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扶额,默默不语。

    厉修然笑得像朵花儿,“如今陛下后宫空置,唯有平北王世子一人,甚是可惜。微臣虽不及平北王世子美貌动人,然亦有几分姿容,自忖倒也能侍奉君王。若能让陛下诞下一子半女,那当真是微臣的福分,是川西的福分了!”

    沈妙言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以拳挡在唇边咳嗽了几声,到底这厉修然代表的是川西的脸面,她不好直接当面拒绝他,只好道:“此事须得容后再议,你先下去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微臣领旨!”厉修然带着两个小酒窝,秋波暗送般朝沈妙言眨了眨眼睛,这才离开。

    他走后,憋了良久的魏思城终于忍不住大笑出声:“我的女帝陛下,这可真是有意思!想来等你真正登基为帝之后,必定还有那大批美貌男子等不及地送上门来!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还笑!”沈妙言砸了颗核桃到他脸上,蹙着眉尖道,“这厉修然来得突然,你说,川西厉家,是真心投诚我,还是作假?”

    魏思城把玩着从脸上掉落的核桃,脸上神(情qing)正经了几分,“魏惊鸿虽出(身shen)厉家,然而据我的探子回报,他与厉家的关系极差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魏思城勾唇一笑,“你不在大魏许多年,因此魏国许多事(情qing),你都不曾知晓。我问你,你娘亲当初(身shen)为魏国郡主,曾与魏惊鸿约有婚姻,这桩事你可知晓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知晓的。”沈妙言点点头,“只是这与厉家又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魏思城不紧不慢地把当年那段往事说开了:“曾经的魏惊鸿,并非如今枭雄模样,反而极其内敛胆怯。他自幼就迷你娘,你娘让他向东,他绝不向西。二十多年前的除夕,川西厉家来人给皇上拜年,当时来的使者正是如今厉家家主极其宠(爱ai)的幼子厉熊,一(身shen)纨绔、不学无术、好色成瘾。”

    “皇宫夜宴时,你娘亲出去醒酒,恰好就遇上了这个厉熊,你娘亲的美貌自不必我细说,所以厉熊一眼就看中你娘亲,(欲yu)要轻薄,却被魏惊鸿及时制止。可厉熊猎艳成瘾,哪里肯轻易放弃,于是央求皇上,想代替魏惊鸿迎娶你娘亲。当时的皇帝思忖良久,约莫是觉得魏惊鸿一家的价值,并没有川西厉家价值大,竟糊涂地(允yun)了!”

    沈妙言愕然,川西厉家的家谱,她曾在鬼市看过,而其中并无厉熊此人,想必正是魏惊鸿后来做的手脚。

    魏思城又道:“说起来,那魏惊鸿当真算是个痴(情qing)种子、血(性xing)男儿,那么胆小内敛的一个人,竟然肯冲冠一怒为红颜,派人在大梁城的酒肆乐坊中埋伏厉熊,直接送他上了西天!而他的手段极为隐秘,皇族与厉家,都查不到真凶,所有人都以为是他厉熊自个儿逛花楼,被((妓ji)ji)子弄死的,也因此,那厉家家主深感羞辱,所以直接把厉熊从家谱上除了名儿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忙问道:“那后来,外面的人是怎么知道,厉熊之死,是魏惊鸿干的?”

    “后来啊,后来你娘亲在元宵佳节时,莫名被歹人掳走,魏惊鸿痛不(欲yu)生,亲自带着家丁出城寻找。等他寻觅无果回到大梁城,城中已然风声四起,说厉熊之死,乃是魏惊鸿所为。厉家家主大怒,亲自来大梁城找魏惊鸿算账,就在这个节骨眼儿上,丞相乔以烈的掌上明珠大乔氏,也找到魏惊鸿,挑明愿意嫁他为妻,并从厉家人手中护他周全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恍然,原来魏惊鸿之所以娶大乔氏,中间还隔了这一层。

    她接过魏思城扔过来的核桃,在掌心把玩片刻,忽而问道:“我怎么觉得,那所谓的风声,说不准就是大乔氏放出去的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?”魏思城打了个手势,贴(身shen)服侍他的小厮立即推着他往大帐外而去,“郡主知晓了这许多陈年旧事,不该拽着这些个八卦不放,而是想想如何击溃魏惊鸿,拿下大梁城才是正经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托腮目送他离开,总觉得他似乎心(情qing)不大好的样子。

    魏思城离开大帐,抬头望向碧蓝的天空,桃花眼中渐渐盛满(阴yin)郁。

    魏惊鸿也算是一代枭雄,也曾冲冠一怒为红颜,脱胎换骨,令无数大魏男儿钦佩。

    可他千不该万不该,不该因为阿细和魏筝长得像,就强要了他的阿细……

    他魏思城在北郡城蛰伏了这么久,不过就是为了等一个手刃魏惊鸿的机会。

    如今有魏天诀帮忙,这个机会终于快要到来……

    他闭上眼,遮掩住了瞳眸里那浓浓的恨意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