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236章 锦绣江山,不值佳人一笑

时间:2018-01-02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沈妙言讪讪望向君舒影。

    君舒影站起(身shen),笑容一如从前那般绝艳,从她手中抱过二宝,“你们休息吧,我把二宝送回房。”

    他能做到这般,倒是让沈妙言如释重负。

    君舒影为两人带上门,月光洒落到屋里,透过帐幔,把沈妙言的面颊照得宛如通透白玉。

    君天澜低头亲了亲她的面颊,继而褪去外裳,掀开被子,果真就在外侧躺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闭着眼睛,把沈妙言轻轻抱到怀里,有力的长腿缠绕住她的腰(身shen)不让她逃开,“沈嘉,不许立皇夫,不许养男宠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仰头,在月光中,轻轻触摸他漆黑的眼睫,喃喃道:“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澜把她抱得更紧了,冰凉的薄唇抵着她的耳畔,“吾有美玉,愿金屋私藏,不与他人享之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唇瓣咧开,笑得像个小傻子。

    雕窗外,明月圆圆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君舒影拎着二宝回到隔壁厢房,没好气地把二宝扔进摇篮,在旁边坐了,手指关节不悦地叩击着摇篮边儿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,他眼里掠过暗芒,忽然凑上前,翻了翻两个宝宝的衣裳,重又把二宝拎起来,笑得像只偷了腥的狐狸:“原来还是个带把儿的,正好我北幕皇位无人继承,不如你来当我儿子?”

    说着,竟直接把二宝揣进怀里,在摇篮中留书一封,潇洒离去。

    因为城主府中都是自己人,君天澜的暗卫又里里外外看顾着,所以谁也没能预料到竟有府里的人做贼,把小皇子给偷走了。

    早上天还未亮,(奶nai)娘照例去给小皇子喂(奶nai),谁知摇篮里空空如也,只有书信一封。

    她吓了个半死,急忙揣着信去向沈妙言禀报。

    在外面守夜的拂衣听她说了消息,同样惊吓不轻,急忙推门而入:“皇上,大事不好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儿呀……”

    帐幔中,沈妙言还睡得迷迷糊糊。

    君天澜撩开帐幔,拂衣急忙低下眼帘,呈上那封信:“小皇子不见了,摇篮里只剩下这封信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一个激灵,睡意全消!

    她急忙按住君天澜的手,凑过去看那封信,只见信上字迹雅致如莲,大致就是说他把二宝带回北幕养几年玩玩,请她不必着急。

    “君舒影那个混蛋!”沈妙言气得不轻,披上衣服就要下(床chuang),“韩叙之、韩叙之!传我命令,封锁明州城和东部码头,不准君舒影离开!”

    那封信在君天澜手中化为齑粉,他把沈妙言拽了回来,淡淡道:“放心,二宝不会有事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他——”

    “不必担忧。”君天澜把她抱在怀里,轻轻摸了摸她的头,“他不会乱来。”

    暗红色凤眸平静无波,尽管他们曾视彼此为仇寇,然而终究是血浓于水的关系,也终究因为(爱ai)上同一个女人,而对彼此有了更多的了解。

    正如君舒影知晓他的为人,他也同样知晓君舒影是什么样的人。

    君舒影那种人,就算把将江山放在他的面前,让他在江山和二宝中间选一个,他也绝对会毫不犹豫地选择二宝。

    只因为二宝是他深(爱ai)的姑娘,所诞下的宝宝。

    锦绣江山,不值佳人一笑。

    沈妙言却难受道:“可二宝才那么丁点大,哪里受得了他折腾?君天澜,你好生无(情qing),二宝可是你的亲儿子,莫非你就不心疼他?”

    君天澜轻笑,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,“二宝也是男子汉,小时候多吃些苦头,没什么大不了。等将来天下太平时,君舒影总要去镐京向我母后请安。那个时候,让母后骂骂他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顾娴乃是君舒影的嫡母,从孝道来说,君舒影的确应该在每年年初时前去镐京,给顾娴请安。

    沈妙言稍稍放心了些,心头却还是有点儿惦念。

    君天澜在明州待了半个月,镐京那边,韩棠之私底下连发了数道请他赶紧回去处理朝政的信笺,他自知不能再耽搁下去,于是收拾了行礼,与沈妙言告别。

    沈妙言自是不舍他离去,然而她自己也有许多正经事要做,只得依依不舍地与他长亭而别。

    君天澜走后,又过了半个月,前方传来捷报,张祁云等人竟是已经打到大梁城下了!

    此时沈妙言恰好刚做完月子,暗道天时地利人和都撞到一块儿去了,这可真是连老天爷都在帮她。

    于是她很快带着兵马启程,赶赴大梁。

    一路游山玩水似的来到大梁城外,张祁云等人已经在大帐中等她。

    她如今肚子里不必再揣着两个娃娃,因此只觉(身shen)轻如燕,格外轻盈。

    她(身shen)着明黄色丝缎宫裙在主座坐了,环视帐下,只见以张祁云为首,所有文武官员皆都一同拜了下去:“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

    她唇角忍不住抿出一点儿笑意,暗道这般(情qing)景,应该让四哥也看看,叫他知道,她如今真的是和他平起平坐了。

    而连澈(身shen)着银白细铠,腰间配一把长刀,面无表(情qing)地站在她(身shen)后,俨然一副冷漠守护的姿态。

    只是偶尔落在沈妙言(身shen)上的细碎目光,却出卖了他心底深处的柔软。

    沈妙言抬手,示意众人起(身shen),笑得十分端庄:“朕产育期间,幸得诸位(爱ai)卿鼎力相助,才打下这许多江山。张卿,待到事成后,需得论功行赏。”

    张祁云坐在太师椅上,含笑摇着折扇:“皇上放心,在座诸位同僚的功绩,臣皆已一笔笔记录在册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见这番对话,不觉越发对沈妙言崇敬得五体投地。

    他们在战场上卖命,想要得到的,也不过是帝君的一句肯定,一句褒奖。

    如今女帝处事如此公平,更是令他们心中熨帖。

    沈妙言又听他们细细说了许多这一路走来的事迹,越发对张祁云和魏思城刮目相看,这两人的聪慧,当真配得上“智多近妖”四个字。

    她在帐中与众人闲谈至傍晚,才起(身shen)笑道:“朕知晓诸位(爱ai)卿,有不少出(身shen)魏北。朕越关山,过玉门关,一路从明州而来,特地带了许多坛魏北的美酒。今夜朕与诸位(爱ai)卿,定当一醉方休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谢谢“。”大佬两万书币大赏,还有柠檬草、风轻琳舞、勿念心安的打赏,也谢谢大家这段时间的不离不弃,(爱ai)你们!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