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226章 妙言妙计,火烧连营

时间:2018-01-02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她悄悄攥紧拳头,她不要变成魏元基那样的怪物,绝对不要!

    沈妙言正被丹药烦恼时,徐鸿煊那边,正静静等待丰州大乱的消息。

    然而他在帐中左等右等,却怎么都等不到半点儿消息。

    正快要沉不住气时,派出去的探子终于回来,“大将军!丰州城一切如旧,并没有人员中毒而亡的事故发生!”

    几名副将俱都持怀疑态度:“那倾城毒药,毒(性xing)剧烈,史书早已有所记载,不可能会一点儿事都没有!”

    “莫非明珠公主献给大将军的,是假的毒药?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,听闻那毒药秘藏于国库中,又是圣上亲赐给明珠公主众多宝物中的一件,岂能有假?”

    徐鸿煊一手扶额,静静盯着紧闭的帐帘。

    副将们的嘈杂声中,又有斥候进来禀报:“大将军!属下查探消息时,发现江水下游两岸,多有军队守着,不准人靠近饮水!”

    徐鸿煊眼底流露出一抹了然,抬手示意他退下,淡淡道:“定是咱们的动作,被魏天诀他们察觉了。”

    他眯起眼,这件事只有沈青青及他的几名心腹知道,对方竟然防备的这样早,可见他们的阵营中,藏着了不起的谋略家。

    他**着桌上摊开的舆图,这场北征,恐怕比他想象的,还要难……

    正沉思间,一名副将拱手问道:“大将军,如此一来,咱们该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徐鸿煊的指尖拂过舆图上的“丰州城”,淡淡道:“对方定然在城中储存了干净的水,然而储存得了一时,却存不了一世。”

    “将军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挂上免战牌,本将军倒要瞧瞧,她魏天诀究竟能坚持几(日ri)!”

    众人顿时了然,如今河道、池塘、湖泊都被污染,没两三个月,毒素根本无法彻底排走。

    魏天诀再有能耐,总不至于能够早早存够两三个月的水吧?

    几位将领笑逐颜开,一同盛赞徐鸿煊智谋过人,暗道这场仗,他们赢定了。

    大政军营外,高挂免战牌的消息立即被魏思城的探子查到,禀报给了城里。

    彼时沈妙言正在与魏思城对弈,闻言笑道:“他倒是沉得住气,算得上是人才了。怪不得表兄会为了他,愿意在先帝面前跪上三天三夜。”

    魏思城轻笑,修长手指拈起一颗棋子,缓缓落在棋盘上:“有句话说得好,‘人的眼睛是黑的,心是红的,但有时眼睛一红,心就黑了。’这般畜生不如、黑心肝的东西,郡主称他是人,着实是抬举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笑了笑,想起魏成阳昔(日ri)的礼贤下士,又有些鼻酸。

    她缓了缓,扔掉掌心的几粒棋子,偏头望向窗外,“魏思城,这几天刮的,都是北风。”

    窗外,几株桃花树在北风中轻颤,树枝上结着的几粒小花苞,皆都被北风吹落进泥土里。

    好好的(春chun)(日ri),竟因为地面的落花苞和零星绿叶,而显得有几分萧瑟。

    魏思城顺着她的视线望去,瞬间明悟她的意思,薄唇不由噙起点点笑意,“是啊,北风……”

    “去城楼上看看?”沈妙言慢条斯理地收拾着棋盘。

    “正有此意。”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两人出现在了南城楼上。

    大政的数千军营就坐落在南郊,一眼望去,首尾相连无边无际。

    沈妙言把玩着从城主府中带出来的两粒雕花核桃,朱红精致的唇角微微翘起,“魏思城,你眼力好,能看得出他们的帐篷,是用什么材质建造的吗?”

    魏思城抬手按住自己的眼角,笑得意味深长:“木材和帆布。”

    “真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真好。”

    入夜。

    魏北的倒(春chun)寒如期而至,北风呼啸,虽无冬(日ri)那般刺骨,却也颇为摄人。

    红衣少年领着一支两百人的精锐骑兵,衔铃裹蹄,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漆黑的山道上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背着一桶火油,屏息凝神,缓缓靠近大政军营。

    几片乌云遮住了月光。

    负责巡逻的大政士兵,被远处的火光吸引,毫不犹豫地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们走后,连澈等人冒出来,动作迅敏地在营地四周浇上火油,以最快的速度点燃他们的大帐,继而无声无息地消失在夜色中。

    最前面几座军营迅速无燃烧起来,风助火势,那大火迅速烧向其他南边儿的军营!

    不过短短一刻钟,大政的军营如同烈火燎原,竟都猛烈燃烧起来!

    远处的飞鹤楼灯火辉煌,檐下红绉纱灯笼随风摇曳,隐隐传出(热re)闹的丝竹管弦声。

    十楼雅座,雕花木窗边的珠帘高高卷起,角落里熏着上好的乌沉香,紫竹席铺地,红泥小火炉上正煮着鲜嫩的青梅茶。

    沈妙言与魏思城隔着红泥小炉对坐,来自大政军营燃烧的火光,映亮了雅座中的墙壁,更被珠帘折(射she)出异常耀目的光华。

    魏思城捧着一杯(热re)茶暖手,笑得俊俏:“虽说他们挂了免战牌,咱们夜袭是为不义,然而只消对天下人推说这场火并非是咱们所放,他们手中又无证据,自然伤不了咱们的名声。郡主这招,真是高明啊!本世子佩服!”

    “书上学来的。”沈妙言不以为意,“这次徐鸿煊大败,虽不知伤亡如何,不过咱们至少可以喘口气,寻找名医,好好调理河道山川里的剧毒。”

    两人正说着,一名美貌侍女端着托盘进来,笑吟吟道:“这是我们老板亲自下厨,为世子和郡主所制的河豚(肉rou),请二位品尝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望去,只见河豚(肉rou)被片得极薄,在瓷碟中排成圆形,一眼望去晶莹剔透,玉雪也似。

    “河豚(肉rou)最是鲜美难得,可惜若烹制不善,其中潜藏的毒素便足以毒死人。”魏思城拿象牙筷箸挑起一筷子,“郡主猜,这盘河豚(肉rou),是有毒,还是无毒?”

    “世子尝尝不就知道了?”沈妙言托腮。

    魏思城“啧”了声,“郡主可真是惜命得紧,那本世子就不客气,先吃为敬了。哎,本世子如此貌美多金,若是死了,也不知会伤了北郡多少小姐的心。郡主千万记得,每年这个时候,在我坟前给我烧些——”

    沈妙言夹起一筷子河豚(肉rou)塞进他嘴里:“吃个鱼都要给自己加这么多戏,魏思城,你莫非是戏精转世?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那个,昨晚更新的第三章,一开始被系统吞了,大家如果看得中间接不上,可以再倒回去看看,已经被吐出来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