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225章 魏思城计破倾城毒(5)

时间:2018-01-02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魏思城淡淡扫了她一眼,从怀中取出一个信号弹打开,不过瞬间,一朵灿烂的绿色烟花立即绽放在夜空中。

    沈妙言望向江岸,随着绿色烟花的绽放,无数士兵从暗处涌了出来,把河道给紧紧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松了口气,有士兵拦着,百姓便都不会在河边饮水了。

    回到城主府已是月上中天,她沐过浴从屏风后出来,就又看到梳妆台上的檀木雕花木盒,跗骨之蛆般,无论她去到什么地方,它总会准时出现在她的梳妆台上。

    她面无表(情qing)地掀开木盒,里面静静躺着一粒朱红色的圆润丹药。

    她抬手,毫不留(情qing)地把那木盒连同丹药打落在地。

    然而无论怎样的坚持,在渴望和暗(欲yu)面前都毫无作用,她只觉(胸xiong)腔中逐渐涌上缠缠密密的枷锁,把她给牢牢缠绕,竟令她呼吸不过来。

    四肢百骸都在叫嚣着难受,她抱住脑袋蹲在房间(阴yin)暗的角落里,(身shen)躯已经开始忍不住轻颤。

    好难受,好难受……

    口水吞咽的声音,在寂静的长夜中格外清晰。

    她抓乱了头发,抬起通红的双眸盯着滚落在地毯边缘的丹药,仿佛对峙一般盯了良久,却终是忍不住扑向它。

    她跪坐在地,用衣袖使劲擦干净丹药,继而迫不及待地吞进口中。

    在得到片刻的满足之后,她却又空虚起来。

    好想,再吃一粒……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——!”

    这个疯狂的想法令她察觉到了更大的危险,她不仅无法戒掉这种诡异的丹药,甚至(身shen)体还叫嚣着更多的渴望……

    她抱住脑袋跪在冷硬的地板上,忍不住尖叫出声。

    外面的拂衣等人闻声而来,却有人更快从窗户掠进来。

    连澈把她抱在怀中,抬起她的下颚,“姐姐?”

    沈妙言呆呆望着,琥珀色瞳眸泛着令人惊异的血红颜色。

    连澈暗惊,脸上却是面不改色:“姐姐怎么了?”

    沈妙言的理智渐渐回笼,推开他的手,淡淡道:“没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她起(身shen),踉踉跄跄地往(床chuang)榻而去。

    赶过来的拂衣等人不解地望向连澈,连澈眯了眯眼睛,同样不解。

    “你们出去吧,我要睡了。”帐幔后传出沈妙言与平素一样淡漠的声音。

    然而若是细听,却能清晰地听见那音调中的微颤。

    众人知晓她是倔强的(性xing)子,她不肯说,那必然就是不会说了,于是也不再多留,一同离开寝屋。

    沈妙言躲在被子里,双手紧紧抓着被褥。

    她闭着眼睛,晶莹的泪水从双腮滑落,沾湿了丝缎中衣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她终于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她好不容易镇定地打算入眠时,细微的幽幽竹哨声忽然响起。

    她从(床chuang)上坐起来,只见房间(阴yin)暗的角落,静静站着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黑色的长袍,(阴yin)柔的面容,削薄的嘴唇,细长的眉眼……

    他微笑着开口,声音嘶哑犹如毒蛇:“妙妙,我的丹药,好不好吃?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对我做什么?”沈妙言面无表(情qing)地注视他,“你想用丹药控制我?可惜,我不是魏元基,恐怕不能遂了你的意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,我现在没有控制住你吗?”无寂低笑,随手捻出一粒朱红丹药,“我的娃娃,莫非不想再吃它?”

    “谁是你的娃娃?”沈妙言厌恶皱眉,目光却盯着那粒丹药,好不容易平静的心神,再度被那丹药的异香所勾起。

    “呵呵,原本差一点你就要成为我手中的木偶娃娃,却被天澜那厮打断……不过我如今改了主意,不打算把你做成木偶娃娃了。”无寂(身shen)形一动,眨眼间就出现在沈妙言面前,居高临下地挑起她的下颌,“借你之手,君临天下,似乎也不错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同他对视,尽管他是微笑的表(情qing),然而他的眼神非常(阴yin)冷,令人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人啊,活过太多岁数,见惯了太多人太多事,便觉这岁月也开始无聊起来。”无寂轻笑,尖锐的指甲缓缓刮过沈妙言的下颚,留下一道浅浅血痕,“天地不仁,以万物为刍狗,那我无寂便以天下为盘,苍生为棋,好好与岁月对弈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面无表(情qing):“你这样的人,不配做君主。”

    “呵,我的木偶娃娃,待到你成为天下之主的那(日ri),我便也会成为天下之主。更何况,世上原没有配不配之说,只有够不够强之说。”无寂笑容放肆,“我足够强,所以,我配得上这天下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阵风吹过,黑色(身shen)影立即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沈妙言伸手**那飘飞的帐幔,若非屋中残存的丹药异香,这个男人就好像从未出现过。

    “天下之主?”她呢喃,眼眸里都是嘲讽。

    晌午时分,沈妙言睁开眼,触目所及都是暖融融的(春chun)阳,好似昨夜的黑暗从未存在过。

    她坐起(身shen),拂衣和素问进来伺候她梳洗打扮过,添香端来丰盛的膳食,笑眯眯道:“今儿的虾仁蔬菜粥奴婢炖了好长时间,入口即化,虾仁和菜蔬都是最新鲜的,可鲜了,郡主一定要尝尝!”

    她把瓷盅盖子揭开,粥香四溢,搭配六枚玫瑰红糖酥卷,叫人胃口大开。

    沈妙言慢条斯理地吃完早膳,找了由头打发拂衣和添香离开,拿起挂在衣架上的一件中衣,把衣袖递给素问,“素问,你可闻过这个味道?”

    她昨晚用这衣袖擦拭过丹药,上面还残留着些异香。

    素问低头,仔细嗅了嗅衣袖上的味道,凝神道:“这个味道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盯着她。

    素问眉头皱得很深,“郡主,这是魏元基所食丹药的味道,你怎么会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垂眸,渐渐握紧那只衣袖,“我问你,这种丹药若长期服用,会如何?”

    “里面所含的几种草药,对人体是无害的。不过,若长期服用,会腐蚀人的意志力,令人变得……不像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不像自己?”沈妙言挑眉。

    她记得当初魏灵玄好似说过一句话,她说她爹爹从前绝对干不出拿活人炼制长生不老丹药那种荒唐事。

    她爹爹的一切荒诞,都是从无寂来到他(身shen)边开始的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是从他开始服食无寂的丹药开始的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