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221章 魏思城计破倾城毒(1)

时间:2017-12-08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!

    沈妙言直接拒绝:“我不要。”

    “郡主您好残酷,竟然不要奴婢!”

    清脆委屈的声音从门口响起,沈妙言望去,来者竟然是添香和拂衣!

    添香抱着个包袱,委屈巴巴地拉着拂衣的手,“走吧拂衣,郡主瞧不上咱们,咱们还是回镐京好了!这千里迢迢辛辛苦苦赶过来,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不要咱们,唉,可真教人伤心!”

    说着,就要拉着拂衣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沈妙言急忙跳下软榻,赤着脚奔到她俩跟前,急忙拉住她们的手,“我不知道是你们!你们别走呀,你们过来照顾我,我开心都来不及呢!”

    拂衣望着已经长大的小姑娘,鼻尖发酸,竟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,“听说郡主在魏国吃了许多苦,瞧瞧,这都瘦了!”

    她一哭,添香也要跟着哭了,“没事没事,等奴婢以后,天天给郡主煮补汤喝,一定会把郡主补回来的!”

    沈妙言默默低头望了眼自己的身板,因为怀了孕的缘故,她明明都丰满了一圈,哪里就瘦了……

    再说了,如今这世道,分明是越瘦越美!

    然而她很明白,这是拂衣和添香关心她的方式,所以一点都不计较,只摸了摸肚子,笑道:“那我今后有口福了!”

    丰州城失守的消息,很快传至大梁。

    魏惊鸿身着龙袍,负手站在最高的大殿外,静静俯视整座皇宫。

    他已是不惑之年,年少时桀骜不驯的眉眼,在如今看来,更加老成内敛,连声音都透着不动声色的寡淡,“筝儿,你和他的女儿,果然厉害。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,竟然已经拿下了四座城池。”

    初春的风,带着几丝凉意。

    他伸出手,面无表情地触摸那捉不到的风:“结局,究竟是她死在我手中,还是我死在她手中?真令人期待……”

    一名无须白面的大太监,手执拂尘出现在他身后,捏着嗓子恭敬道:“皇上,徐鸿煊徐大将军,已经准备好了。五十万大军,随时可以出发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魏惊鸿垂眸,“传朕旨意,改国号为大政,封徐鸿煊为征北大将军,明日率军北征,剿除前朝余孽!”

    大太监一愣,试探道:“皇上之前没有改国号,怎么现在……”

    魏惊鸿面无表情,侧眸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那大太监不敢多嘴,恭敬俯下身,低声道:“奴才遵旨!”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大乔氏发疯般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魏惊鸿!”她一把拉住魏惊鸿的衣袖,秀美的脸上竟遍布泪痕,“你要改国号我没意见,可你为什么要改名大政?!政,筝,你心里还念着魏筝那个狐媚子是不是?!你想把魏天诀抢到大梁,让她做你的皇后是不是?!魏惊鸿,你好龌龊的心思!”

    魏惊鸿捏住她的手腕,冷漠地把她的手从衣袖上拂开,“乔月,你是什么东西,也有资格直呼她的名字?”

    大乔氏眼泪流得更凶,不依不饶地揪住他的衣裳,哽咽道:“你曾为她背叛厉家、背叛家国,现在,你还要以她的名字作为国号!魏惊鸿,嫁给你二十多年的女人是我,是我乔月,不是她魏筝!”

    “背叛家国?”魏惊鸿转向她,居高临下的模样充满了肃杀之气,“乔月,你自己不也很高兴当这皇后吗?你哪里来的资格,骂朕背叛家国?更何况,你已经是皇后了,你还想如何?”

    尽管他的面容被岁月刻上沧桑,却也依旧无法遮掩他年轻时的英俊。

    像是一坛深埋的美酒,随着时光流逝,反而发酵得更加香醇浓厚。

    而他的表情很冷淡,仿佛眼前这个女人,并非他的结发妻子,而是素昧平生的陌生人。

    大乔氏往后退了几步,眼泪簌簌滚落,浑身都在发抖:“魏惊鸿……”

    魏惊鸿不再多看她一眼,只冷漠地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他走之后,大乔氏无力地跌坐在地,冷风把她的发髻吹得有些乱了,她哭着,不复有人前的意气风发。

    一直躲在朱红廊柱后偷听的沈青青,大着胆子上前,把大乔氏从地上搀扶起来,“母后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父皇他与魏天诀的母亲,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过往吗?”

    “魏天诀的母亲,呵呵!”大乔氏双眼发红,“早知如此,那年元宵,我就该直接了结了那个贱人!又怎会有什么魏天诀出现,扰乱我和夫君的一切!”

    沈青青被她眼底的狠意骇了一跳,多年前,究竟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为什么大魏的郡主会出现在楚国,还诞下了沈妙言?

    然而乔月并未回答她的问题,只冷冷拂开她的手,转身踉踉跄跄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沈青青站在原地,满脸凝思,无论过去发生了什么,总而言之,现在一定不能让沈妙言回大梁。

    就算她是以战俘身份回来的,可听了皇上皇后的对话,似乎皇上对沈妙言还有着某种念头。

    若沈妙言真的当了皇后,那她这个公主,恐怕也算是做到头了。

    她想着,眼睛里渐渐发出狠光,她不能失去公主身份,决不能!

    入夜。

    沈青青悄悄进了徐府。

    北征前一夜,徐鸿煊正在房中擦拭兵器,听见侍女禀报说明珠公主求见,动作顿了顿,淡淡道:“让她进来。”

    沈青青来到内屋,目光不着痕迹地扫过徐鸿煊,但见他不过三十岁,生得高大威猛。

    她笑吟吟在他身边的绣墩上落座,“徐将军。”

    徐鸿煊淡淡看了她一眼,“公主这么晚前来找本将军,不知所谓何事?”

    沈青青今夜打扮得格外美貌动人,尽管才是早春,她却已经穿上了春衫,单薄的布料,勾勒出曼妙身材,雪白双臂在若隐若现的轻纱披帛之下,越发勾.人。

    她靠近徐鸿煊,从腰封中取出一只小小的黑瓷瓶儿,语带魅惑:“将军可见过这个?”

    徐鸿煊盯着那瓷瓶,摇了摇头,“未曾。”

    沈青青勾唇一笑,用胸.前的柔.软,轻轻蹭着徐鸿煊的手臂,“这是我受封公主时,父皇赐我的众多宝物中的一件,名为倾城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