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214章 黄州城郡主收民心(2)

时间:2017-12-08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!

    沈妙言托腮,认真地盯着他。

    过了半晌,她莞尔一笑,“那么,我就等着弟弟三天后的好消息了。”

    而连澈甚至根本没用三天时间,就拿下了黄州城。

    他直接在第二晚,夜袭黄州,杀得对方措手不及,丢盔弃甲而逃。

    连澈把城楼上的旗帜换成了北郡的旗帜,安定了黄州城的局势后,已是天色渐晓。

    他命人把城中发生过杀戮的地方全都重新收拾干净,务必整洁得一具尸体、一滴血都看不到。

    城中百姓俱都战战兢兢,躲在家中不肯出来。

    连澈见城中半个人影都没有,微微皱眉,又下令城中居民,必须按照从前那般外出经商、采购、游玩等。

    强制性的命令之下,乍一眼望去,忽视掉那些百姓惊恐的表情和暗暗颤抖的手脚,街道上倒也热闹。

    连澈全然不在乎这些百姓是何感想,为了哄沈妙言高兴,又找来几个相貌可爱的小姑娘,教她们说了几句话,这才带了十几骑亲兵,亲自去军营中迎请沈妙言。

    沈妙言乘着一顶重纱软轿,在数百名士兵的保护下,慢慢悠悠地进了黄州城。

    城中百姓本就害怕得紧,看见软轿旁骑着高头大马的红衣少年将军,纷纷猜测轿子里坐着的大约是什么特别贵重的人物,因此皆都俯首帖耳地跪在了街道两侧。

    沈妙言挑开窗帘一角,看见如此熙攘繁华的大街,略一挑眉,“连澈。”

    连澈在旁边淡淡“嗯”了声。

    “刚刚才发生过战事的城池,百姓该受到惊吓躲在家中不出来才对,为何这街上这么多人?”

    少年的桃花眼眯了眯,满不在乎道:“大约是被姐姐的恩德所感化,知晓姐姐不是滥杀无辜之人,所以才对姐姐夹道相迎。姐姐瞧,前面有人来迎接姐姐了。”

    软轿缓缓停下,几个七八岁的小姑娘,捧着花篮,战战兢兢挤在一处,互相推搡着过来,纷纷朝着软轿跪下,声音纷杂而忐忑,“给……给凤仪郡主请安!凤仪郡主驾临黄州,是……是黄州满城百姓的福分……”

    轿帘被高高卷起,沈妙言托腮,望着那几个面色如土的小姑娘,不用多想,这几个,帕也是连澈为了哄她高兴,特地找来的。

    她缓缓起身,扶着素问的手走下软轿。

    满街的人小心翼翼望过去,只见从软轿中走出来的少女,肌肤胜雪,走在春阳中的模样,竟美的似那天仙下凡,倒不像是凡间女子了!

    不知怎的,他们竟不敢大声呼吸,唯恐惊走了这般绝色!

    沈妙言亲自扶起那几个小姑娘,声音甜糯:“不必如此。我曾经的确是郡主不错,可如今,我的家国都被魏惊鸿那个叛国贼夺走,我又哪里算得上是什么郡主?这场战争,原也不是我挑起的,不过是那魏惊鸿妄图斩草除根取我性命,我才奋起反抗。”

    弱者,一向容易被人同情。

    那满街的人原就臣服在她的美貌之下,如今又闻听此言,暗道那魏惊鸿真不是个东西,谋朝篡位不说,竟然连这样的弱女子都不肯放过!

    有杀猪的大汉拎着菜刀,大吼出声道:“郡主不必害怕!若郡主的军队人数不够,我等皆愿从军,相助郡主重夺家国!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!”一位书生爬到高处,振臂高呼,“我大魏人生性勇猛,然而绝不欺凌妻儿老小!听闻魏惊鸿不止杀害皇上,还谋害了当朝皇后与年仅三岁的小太子!如今郡主不过一无所依靠的女子,他竟然还不肯放过,这般丧心病狂,人人得而诛之!”

    他喊完,余光悄悄望向轿辇中的魏思城,对方唇角含笑,朝他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而他的大喊声立即惹得满街人热血上涌,不知是谁带头,纷纷高呼道:“魏氏老贼,人人得而诛之!”

    这高呼声反复数遍,直至响彻方圆十里。

    沈妙言眼圈微红,“多谢诸位。我在此承诺,若能重夺家国,黄州城三年内,赋役皆免!”

    这不只是减税,还免去了青壮年每年所需服的劳役、兵役。

    这才是实实在在的好处。

    整座黄州城群情激动,望着沈妙言的炽热目光充满了感恩戴德,所有百姓的心中,都在今日记下了一个名号:“凤仪郡主”。

    沈妙言趁热打铁,故意当着全城百姓的面,对身后侍立的韩叙之吩咐道:“传我命令,前方所有城池,凡是百姓主动投降的,皆都减免赋税三年,绝无虚言!”

    韩叙之微笑应是,立即去办了。

    满城人再度对沈妙言歌功颂德,争先恐后想把自家产的糕点、饭团等物先给她。

    魏思城望着这满街热闹,那个少女身在其中,仿佛一个发光体,微笑的模样,令人心中极为踏实。

    好似只要跟着她,就能抵达最光明的未来。

    黄昏时分,众人在黄州城的城主府中歇下。

    沈妙言独自待在房中,盘膝坐在窗边的软榻上,静静盯着旁边矮几上的一张舆图。

    韩叙之已经把投降就有重赏的消息放了出去,想来过不了多久,就会有不少人望风而降。

    这般局面,魏惊鸿会如何应对呢?

    她扶着额头,盯着舆图上有着“大梁”标记的圆点,暗暗出神。

    此时,大梁城中。

    张晚梨并未穿朝服,只身着简单的梨花白衣裙,臂间挽着一个竹篮,面容平静地在街道上走走逛逛。

    清晨的风还有些冷,她紧了紧衣裳,在一家馄饨铺子前坐了,“大娘,来碗馄饨。”

    大娘应了声“好”,一边下馄饨,一边笑着回头问道:“张大人,以往您天都不亮就来吃馄饨,好赶着去上朝,这几日怎的都不见您过来?”

    张晚梨垂眸摆弄着竹篮里新买的几本书,淡淡笑道:“我已然辞去了官职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那大娘愣了愣,长长的汤勺在沸腾的大锅里搅了搅,“好好的,怎么就辞官不做了?莫不是要嫁人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的事。”张晚梨含笑,“不过是最近有些累,因此不想做了。”

    那大娘见她不愿意说,也不再多问,笑着把煮好的馄饨盛到白瓷碗中,又盛了两大勺浓浓骨汤进去,撒上碧绿葱花,端到她桌子上,“来来来,这早上还有点儿冷,吃着馄饨,也能热乎些。”

    张晚梨拿勺子咬起一个,馄饨皮薄肉鲜,入口即化,非常鲜美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嗷,以前埋得线终于都能用上了。之前妙妙送连澈兵书时,菜记得好像有人骂菜啊,说怎么能把兵书送给大魏的人,女主是不是没脑子,哈哈哈,扬眉吐气!其实女主识人,还是拎得清哒,她知道连澈是什么样的人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