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209章 相亲宴钦原暗吃醋(2)

时间:2017-12-08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!

    君怀瑾满脸蠢蠢欲动,“那就这么说定了!等我回府就写请柬,把那些还未娶亲的公子都请到府上来!”

    此时,系着朱砂红兔毛斗篷的少女,正醉醺醺沿着游廊往前走。

    她的步子歪歪扭扭、跌跌撞撞,廊中宫灯的光芒下,一张娃娃脸精致可爱,因为醉酒的缘故,面颊红红的,连发髻也偏歪到了一边儿,银流苏发钗垂落着,眼见着就要掉下来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身子往前倾倒,及时抱住一根朱红雕花廊柱,才不至于跌倒。

    冷风拂面,她偏头望向廊外的池塘,塘面在风中漾开圈圈涟漪,把水里倒映出的一团团水红色灯笼光晕也给打散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北风渐止,她看见水面中映出她和钦原哥哥的模样。

    她嘻嘻一笑,朝水中伸出手:“钦原哥哥,你回来了呀!”

    水中的男人静静望着她,没有笑容,没有表情。

    谢陶撅起嘴儿,“钦原哥哥,你为什么不理我?我……我好想你呀!我要抱抱你!”

    说着,动作笨拙地爬上栏杆,毫不犹豫地就要往水里跳!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只铁钳般有力的手,及时拉住了她。

    顾钦原攥着她的衣领,把她从栏杆上拎下来,面无表情地打量她:“谢陶,你是不是傻?”

    谢陶贴近他严肃冷漠的脸,歪了歪脑袋,伸手摸上他的面颊,“咦,钦原哥哥,你在这里呀?那,那水里面的那个人,那个人……”

    她费劲儿地说着话,扭动身子想去水边儿看个明白,顾钦原没给她机会,直接拎着她的衣领,把她一路拖向暖阁。

    两人踏进暖阁,阁中的觥筹交错立即顿住。

    顾钦原松开手,谢陶一屁股跌坐在地。

    他朝君天澜拱手:“皇上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自己人,不必拘礼。”君天澜抬手示意免礼,“我原以为你明日才能赶回来,没想到今夜就回来了。那边如何?”

    “臣弟没有处理妥当,以致草原分裂成了以拓跋烈和阿狮兰为首的两部。不过,在攻打楚国时,虽然首战突袭失败,但是之后一连胜了三场,已经拿下了楚国北部的五座城池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点头,“很好。今晚不必再提政事,过来喝酒。你与容战,也多年未见了。”

    花容战心情好,喝得有些高,见顾钦原走过来,立即把他拉到自己身边,一边拍他的肩膀一边笑道:“钦原啊,你这脸也太严肃了,来来来,多笑一笑9有啊,我怎么听说你对弟媳不好?这可不行,外面的野花再如何香,那也是外面的,平日里玩玩也就罢了,终究当不得真,也比不上咱们自个儿的媳妇好。你说,是不是这个理儿?”

    顾钦原本就冷峻的脸,立即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温倾慕注意到略显尴尬的气氛,刻意转移话题,故意板起脸道:“好你个花容战,你平日里,竟背着我在外面摘野花的?野花可好玩儿?!晚上回去,给我跪搓衣板!”

    花容战稍稍酒醒,瞥了眼垂眸喝酒的顾钦原,佯醉道:“好嘛,跪就跪,反正往日里也没有少跪过!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大笑出声,刚刚的尴尬气氛一扫而无。

    此时暖阁一角,花思慕与念念坐在地上,正在玩玩具。

    花思慕拿起一只布老虎凑到念念眼前,教他道:“小老虎!”

    念念咧嘴一笑:“小脑斧!”

    花思慕摇摇头,“不对,是小老虎!”

    “小脑斧!”

    “不对不对,是小、老、虎!”

    念念抱专思慕,脆声道:“小、脑、斧!”

    花思慕放弃了这个玩具,又拿起一只梅花鹿造型的布偶,教他道:“这个是,梅、花、鹿。”

    念念歪了歪小脑袋,“梅发怒!”

    花思慕抓狂:“是梅花鹿啊梅花鹿!”

    念念砸吧砸吧小嘴儿,学着他的话,重复了一遍:“是梅发怒啊梅发怒!”

    花思慕耷拉下脑袋,好吧,他放弃了。

    一直安静坐在角落的妞妞,轻轻嗤笑了声。

    念念望向她,脆声道:“姐姐!”

    “真笨,但是……”妞妞傲娇地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脑袋,“很可爱。”

    “可爱……”念念不大听得懂她的意思,只爬到她跟前,欢喜地抱住她,“姐姐可爱……”

    花思慕默默蹲在墙角画圈圈,媳妇儿抱了别人,还跟别人亲近,肿么破……

    吃过年夜饭,念念要尿尿,花思慕自告奋勇:“我来、我来、我来!我抱得动念念!”

    君怀瑾张罗着人打马吊,君天澜那群大男人则忙着喝酒说话,哪里有空管他们,于是花思慕就真的抱了念念去尿尿了。

    他扒了念念厚厚的棉裤,悄悄望了眼他那里,咦,他也有小萝卜耶!

    他没放在心上,等念念尿好了,就带着他回到暖阁,继续玩小玩具。

    等到新年的钟声响起,温倾慕等人终于打完了牌,君天澜仍旧是留他们在宫中过宿,于是各家都散了,带着孩子回到自己住的暖殿。

    温倾慕和花容战躺在大床上,中间隔了个乖宝宝花思慕。

    花思慕临睡前,迷迷糊糊道:“娘,念念不是女孩子嘛,她为什么也有小萝卜……娘你也有小萝卜吗?”

    温倾慕一愣,柔声道:“谁告诉你念念是女孩子的?他跟你一样,是男孩子呀!”

    花思慕睡意陡然消弭无踪,猛地从床上坐起来,“什么?念念是男孩子?!”

    “对呀,怎么了宝贝?”温倾慕不解。

    花思慕沉默半晌,“哇”一声就哭了!

    他嚎了一整夜,只觉自己刚刚情窦初开,就被残酷的现实给击得粉碎。

    “镐京好可怕,嘤嘤嘤,爹爹娘亲,我要回西南!”

    除夕夜,花家夫妇一夜未眠,光哄孩子去了。

    而君怀瑾说干就干,命人把雪花般的请柬分发到朝中有年轻儿子的官员府里,只说邀请他们前来吟诗作画。

    君怀瑾的面子,那些朝臣还是要给的,因此命令自己儿子要打扮好看些,好好在长公主面前表现,也好给自己长长脸面。

    相亲当日,长公主府热闹非凡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