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202章 魏芊之死(3)

时间:2017-12-08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!

    “呵,”魏思城品着梅花酒,不以为意地笑了笑,“有背叛谋反之心的下属,再如何厉害,也不如不要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……”沈妙言颔首,“原以为是我欠世子人情,却没想到,是我反过来帮到了世子……世子可要如何谢我才好?”

    “啧,咱俩之间谈谢不谢的,真是伤感情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挑眉:“咱俩有感情吗?”

    魏思城修长的手指夹着小巧玲珑的玉盏,清风朗月般的眉宇间都是嘲讽:“郡主好生无情呀,我还以为,咱们至少算是朋友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接过张祁云递来的一盅热茶,朝魏思城举杯:“那么,祝愿我与世子这份友谊,天长地久,永无背叛。”

    魏思城含笑与她碰了碰杯盏:“永无背叛。”

    魏芊被沉塘而死的消息,很快传至魏珍所住的居凤院。

    她还无法自抑地沉浸在思念君天烬的情绪中,恍恍惚惚地听了侍女禀报过魏芊的死,慢慢缓过神,轻声道:“魏天诀已经和魏思城站在一条战线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公主,您快赶紧想想办法吧?十二月中旬,就是您和世子的婚期,您也不想世子心里装着别人和您成亲吧?”

    魏珍攥紧拳头,她不知道那魏思城是什么货色,然而既然他要娶她,那么心里眼里,就该只有她一人。

    北郡,必须效忠她父皇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便淡淡道:“临行前,父皇给了我多少亲卫?”

    “回公主话,一共两百名。另外皇后娘娘特地拨了三十名精锐暗卫送给您,在暗中护您周全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魏珍起身,眼中闪烁着决绝,“让那两百名侍卫在院子里等着,本宫要亲自捉了前朝余孽魏天诀,扭送到大梁城,交给父皇处置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那侍女大惊,“可是,这是平北王府耶,公主这般兴师动众,会不会惹平北王和世子不喜?”

    “正因为是平北王府,所以魏懿才不方便动手。”魏珍裹上一件兔毛斗篷,“魏天诀在平北王府住了这么长时间,魏懿有的是时间动手,但他并没有。我猜,他还在观望局势。若将来那大魏皇族的人翻盘,他就会献上完美无缺的魏天诀以表忠心。父皇就是猜到这一点,所以才让我远嫁过来。”

    侍女恍然大悟,笑着称赞道:“公主冰雪聪明,奴婢自愧弗如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此时,沈妙言已经带着素问回到自己居住的厢房,正坐在窗边继续缝补小肚兜。

    素问端来安胎药,“郡主,快趁热喝了吧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沈妙言放下针线,接过安胎药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素问洗净药碗,在软榻上坐了,隔着矮几帮沈妙言分线:“郡主的胎像稳得很,想来定是个乖巧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笑了笑,“这两胎宝宝,都没怎么让我费神。”

    素问瞄了眼她的肚子,随口一提道:“郡主这段时间吃得好,世子又送了许多上好的补品过来,胎儿长得好,看着倒是比寻常的三个多月肚子还要大些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低头摸了摸自己的肚子,眉眼弯弯都是甜蜜:“我也这么觉得,似乎比我怀念念时,还要大一点儿。”

    “郡主要多走动,否则胎儿过大,到时候不大好生。”素问一本正经,给她把明黄色的丝线缠到线筒上。

    沈妙言笑吟吟的,抬眸看她,打趣道:“素问,等大魏安定下来,我就派人送你回镐京吧?不然夜寒怎么都等不到你,怕是真的要娶他表妹了!”

    素问脸一红,“郡主就会胡说!奴婢不给你分线了,你自己分吧!”

    说着,红着脸匆匆跑去了耳房。

    沈妙言笑了几声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连澈从外面进来,随手摘下斗篷扔到地上,凑到暖炉边烤手:“姐姐在笑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沈妙言止住笑,起身把他扔在地上的斗篷捡起来,拍干净上面的雪,给他挂到衣架上,“你这两天去哪儿了?我一直都没见到你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是想我了吗?”连澈偏过头,桃花眼中满是认真。

    沈妙言重又坐到软榻上,拿起针线,闻言白了他一眼,“一天到晚没个正经。”

    连澈轻笑,走到她对面坐了,见她在给小肚兜绣边,不由道:“姐姐手艺又进步了,不如给我做件衣裳穿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款式。”

    红衣少年眉眼灼灼:“姐姐做的,我都喜欢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轻笑:“好了好了,给你做好了吧?说起来,过了年你也有十八岁了,若有心仪的姑娘——”

    “姐姐过了年也才二十岁,怎的这般啰里啰嗦?”连澈拿起窗台上碟子里的奶汁角吃了,语气里透着满不在乎,“姻缘这东西,向来是宁缺毋滥。姐姐操心自己就好,不要管我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拿他没办法,正要开口,连澈又道:“我有两件事,姐姐想先听重要的还是不重要的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连澈一本正经:“北郡城西街点心铺子里的奶汁角,比姐姐屋子里的这碟好吃多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扶额,这就是重要的事情了?

    那另一件事,岂不是更不重要?

    她都不打算问另一件事是什么了,连澈却主动道:“这另一件嘛,姐姐看外面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望过去,只见上百名装备精良的甲兵,黑着脸出现在她的院落中,把她居住的房屋团团包围起来。

    那些卫兵很快让开一条路,身着公主服制的魏珍,扶着侍女的手,款款踏了进来。

    她挑眉望向连澈:“貌似,这一件比较重要吧?”

    “对我而言,第一件比较重要。”连澈说着,从怀中取出一个纸包,慢条斯理地一层层打开,“我给姐姐带了几只奶汁角回来,姐姐尝尝,奶味非常醇厚。”

    外面魏珍已经开始喊话:“魏天诀,你出来,本公主与你有些事情要说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听而不闻,拈起一只奶汁角放进嘴里,酥点入口即化,牛奶味新鲜香醇,像是刚刚出炉的。

    “好吃吗?”连澈笑问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晚安!明天虐渣渣。啊,新的一个月啦,大家快把月票票交出来!

    谢谢“。”大佬昨天两万书币大赏喔,谢谢柠檬草宝贝大赏999!!抱抱大家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