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200章 魏芊之死(1)

时间:2017-12-08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!

    她正对着那碟子玫瑰牛奶酥发呆,素问捧着一张请柬进来,“郡主,魏侧妃邀请你去参见她举办的花酒会。”

    “花酒会?”沈妙言把咬了一口的玫瑰牛奶酥放回碟子里,用帕子擦了擦手,“呵,她如今还有心思开花酒会吗?倒是难得,咱们过去瞧瞧。”

    素问皱眉:“郡主,这茶话会,怕是鸿门宴呢。不如咱们推掉了?”

    “推什么?”沈妙言不以为意地对着镜子理了理衣裳和发髻,抬步往外走,“她精心为咱们准备了好东西,若是不去,岂不是对不起她?”

    素问见她并不惧怕,虽然知晓她家郡主能文能武,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,她到底担心自家郡主出什么事,于是低声让韩叙之去同平北王世子打声招呼,就去追沈妙言了。

    此时漫天落雪,天地浩白。

    沈妙言系着一件胭脂红的绣花镶狐毛斗篷,穿行在雪间,肌肤白腻,红的是唇,黛绿的是眉,琥珀色的琉璃眼清澈纯净宛如稚童。

    迎面路过的侍女皆都看直了眼,暗道世间竟有如此绝色,当真是穷尽一生也难以见到。

    沈妙言走到一半儿时,素问捧着手炉撑着纸伞追了上来,把温热的手炉塞到她怀中,“这样冷的天,郡主怎么连手炉都不拿就自个儿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捧着暖和的珐琅彩掐金丝手炉,不在意地一笑。

    不远处,打扮华贵的魏芊正陪着一位虎背熊腰的男人,静静打量沈妙言。

    她偏头望向这个男人,见他眼睛都看直了,唇角不禁流露出一抹微笑,“李将军觉得,这个姑娘如何?”

    话说完,男人却仍旧呆呆盯着沈妙言,半点儿反应都没有。

    魏芊心中升起一股轻视和鄙夷,等沈妙言走过去了,才提高音量道:“李将军觉得,她如何?!”

    那位李将军回过神,满脸垂涎之色:“妙人儿啊!简直比北郡城里的所有花魁加起来还要出色!这个女人,我李某人要定了!”

    “呵,”魏芊笑意更盛,“那么我提出的条件,李将军考虑的如何了?你带领李家支持我夺得平北王正妃之位,作为交换,这个女人,本妃做主,就送给你了!”

    “哈哈,这个提议甚好!就这么决定了!”李将军浑浊的双目中流露出浓浓贪念和色.欲,只恨不能立即把沈妙言搂进怀里好好疼爱一番。

    “那么李将军就去我院中第三间厢房等着吧,我会亲自把她送到你床上。”魏芊与他谈论妥当,信心满满地回自己院落找沈妙言去了。

    此时她院子里的花厅中,已经聚集了不少北郡城的世家小姐。

    沈妙言也坐在其中,即便是被众人孤立,然而她慵懒坐着的姿态,却不见丝毫尴尬,反而满满都是雍容华贵,像是被百花簇拥的倾国牡丹。

    魏芊眼中掠过浓浓的嫉妒,面上却含着十分笑意,走到上座坐了,笑着吩咐侍女:“万儿,把本妃珍藏的梅花酒取来。”

    万儿笑盈盈应了声是,立即带着七八名小丫鬟去办了。

    魏芊朝众女笑道:“本妃这里的梅花酒,与旁处的都不同,乃是用冬天梅花瓣上的雪水酿造的。那梅花瓣啊,得完好无缺的、开到最鲜嫩时的才行,雪水也需得干干净净不染尘埃。然后用哥窑的冰裂纹瓷罐盛了,再用北地送来的竹墨封泥封口,埋在梅花树根下整整七年。”

    在座之人闻言,立即称赞道:“王爷果然宠爱侧妃娘娘呢,这般冗杂的酿酒程序,我等可是闻所未闻。待会儿,我等可要好好尝一尝才好。”

    魏芊瞟了眼沈妙言,眼中得意更甚,这几坛酒是王爷特地赏她的,如沈妙言这般丧家之犬,恐怕根本未曾喝过这样好的酒。

    沈妙言把玩着指甲,没过一会儿,万儿带着侍女们回来,人人手中捧着一小坛梅花酒。

    揭开封泥时,清冽的梅花香掺和着酒香,立即在整个屋子中弥漫开,令人闻之欲醉,可见的确是难得一见的好酒。

    侍女正要给沈妙言满上,沈妙言抬手笑道:“我如今怀有身孕,哪里能喝酒?还是免了吧。”

    魏芊立即劝道:“说好了是花酒会,郡主不肯喝,就是不给本妃面子,莫非是看不起本妃?再说了,本妃这里的梅花酒,最是美容养颜,便是孕妇也能喝的,伤不到胎儿。郡主若还是不肯喝,那就是不把我当朋友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笑了笑,松开遮着杯盏的手,由着万儿给她斟了一杯。

    她盯着侍女盛酒的瓷壶,清晰地看见万儿悄悄转了下瓷壶的盖子。

    唇角的笑意多了几分讽刺,这壶正是鸳鸯壶了,转一下壶盖就能倒出有毒与无毒两种酒,这种小把戏,宫中不知道有多少,魏芊也真是,居然还拿出来对付她……

    她在心底嗤笑了声,仿佛根本未曾察觉到一般,端起酒盏以袖掩面,继而放下酒盏,拿帕子擦了擦嘴,悄悄把酒水吐到帕子上。

    魏芊始终注意着她这边的动态,见她喝了,才松口气,继而笑谈劝酒。

    过了两刻钟,沈妙言装作不胜酒力,一手扶额,闭着眼倾听旁边小姐们的谈话,像是醉了的模样。

    魏芊越发喜不自禁,温柔出声道:“郡主醉了吗?本妃带郡主去内室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转向其他人,“诸位姐妹,本妃一会儿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她亲自扶着沈妙言,离开花厅后沿着长廊往厢房而去。

    走到一半时,她对跟在后面的素问吩咐道:“我看你家郡主的衣裳都被酒水打湿了,你回去拿套干净的衣裳过来。”

    素问悄悄望向沈妙言,对方仍旧装作不胜酒力的模样,垂在身侧的手,悄悄对她比了个手势。

    素问立即道了声“是”,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魏芊心中狂喜,低声道:“魏天诀啊魏天诀,我还以为你有多么聪明,没想到,也不过是个任我摆布的白痴!虽然你曾有恩于我,然而人不为己天诛地灭,你送佛送到西,就为我的前程,搭上你的姻缘好了!等我当上平北王正妃,会给你准备一套嫁妆,让你风风光光去做李将军的小妾!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俩人已至厢房外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