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1198章 花思慕镐京识念念(2)

时间:2017-12-08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!

    万儿望着她得意的模样,只好道了声“遵命”,立即暗中去找那位李将军了。

    一连两日,沈妙言都在厢房中,跟着素问学做针线。

    如今她腹中胎儿已有三个月,虽还未显怀,可她有时候能感觉到肚子里面像是揣了条小金鱼,正慢慢地游来游去,偶尔会吐一个泡泡,可爱得紧。

    已是十一月的天了,这日午后,北郡城的天冻人得很,魏思城遣了几名小厮抬着一筐金丝细炭送过来,并两个珐琅瓷描仕女图掐金丝手炉,还有些其他用具,皆都是难得一见的宝贝。

    韩叙之把东西一一收好,又让院子里伺候的侍女在屋子里点了一炉炭,屋子里顿时暖和起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与素问坐在窗边的软榻上绣小肚兜,旁边窗棂上糊着透明白净的高丽纸,日光渗进来,倒也明亮光洁。

    素问仔细地用黄布剪了个可爱的虎头,笑道:“也不知郡主肚子里怀的是惺子还是小公主,不过无论是哪一个,想来皇上都会很喜欢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低头仔细地给肚兜绣边,唇角始终噙着一抹柔软的笑容。

    素问边绣虎须边笑道:“郡主没看见皇上是怎么带小太子的,真真是捧在手里怕摔了,含在嘴里怕化了j上向来不肯让旁人经手小太子,有一次他要批阅奏章,小太子不知怎的顽皮起来,不停把龙案上的朱墨打翻,皇上气的呀,揍了小太子几下,却还是不肯让奶嬷嬷把他抱走,于是就在对面墙上挂了个布袋,把小太子放进布袋里,只露出个小脑袋,这样他批阅奏章时,一抬头就能看到他了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想象着那般画面,忍不住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庭院里响起侍女们的惊呼:“下雪了!”

    她闻言推开窗户,果然看见天色纯白,簌簌雪花悠悠落下,景致极美。

    扑面而来的,是冬天的味道,凛冽又清新。

    她仰头注视着漫天雪花,声音很轻:“不知道镐京城,可有落雪?”

    雪花由起初的稀稀落落,逐渐化为绵绵密密,覆盖过高山,覆盖过河川,覆盖过狭海,一直覆盖到千里之外的镐京城。

    城中挂满了漂亮的灯笼,长街上游人如织,才子佳人,褒衣博带,鬓影衣香,撑伞而行,摩肩接踵。

    街头飘溢着梅花糕和豆沙糍粑团儿的清甜,浓浓的年味儿直甜进人的心坎里。

    金碧辉煌的皇宫中,君天澜身披顺滑的纯黑水貂毛斗篷,金冠束发,抱着念念端坐在乾和宫的屋檐下。

    已经七个多月的念念,伸着软乎乎的小手,指着飘零的雪花咿咿呀呀:“漂漂……漂漂……”

    “漂亮。”君天澜低声强调。

    “漂亮!”念念咧开小白牙,因为穿着锦袄的缘故,看起来圆滚滚白嫩嫩,像一颗糕团子,“漂亮!”

    君天澜伸手接住一片雪花,教他道:“这是雪花。”

    “雪,雪,雪花!”念念跟着牙牙学语,倒也学的像模像样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福公公端着拂尘匆匆过来,恭敬道:“皇上,花将军一家到了!”

    君天澜点头,“算算时间,是该到了。”

    他抱着念念起身,往御书房而去。

    此时御书房中,正坐着花容战和温倾慕。

    分隔三年,花容战看起来容貌依旧,只是多了几分稳重。

    而温倾慕抱着怀中三岁的花思慕逗弄,身上平添了些娴雅温柔。

    听见脚步声,两人一起站起来。

    目光交汇间,都是久别重逢的激动。

    君天澜什么都没说,把念念递给福公公,大步上前,与花容战相拥在一块儿。

    没有君臣之礼,无需任何言语。

    仅仅一个拥抱,就已足够。

    温倾慕莫名鼻尖发酸,自从楚国京城一别,已是三年。

    她知道君天澜坐上大周的皇位有多么不容易,也知道她的夫君守住南蛮与西南,有多么不容易。

    顶天立地的男人,有哪个是容易的呢。

    君天澜松开花容战,认真道:“虽是来镐京述职,但述职过后不如就先住下,等过了年,再回西南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花容战笑着点头,望着君天澜身着龙袍的模样,忽然眼眶湿润。

    那么多年啊,他们筹谋了那么多年,如今这一身衣裳,总算穿在了他效忠的人身上。

    虽然当初登基大典时,他未能有机会回来,可如今看见了,也不算晚。

    真好!

    而君天澜的目光则落在温倾慕牵着的孝儿身上,他看起来三岁左右,穿绣福字的正红色对襟唐装,一张脸像极了花容战,唇红齿白的,双眼乌黑狡黠,一看便知将来是个俊俏男子。

    薄唇扬起轻笑,他凑过去摸了摸他的小脑袋:“你就是晏晏?”

    花思慕看起来极为乖巧懂事,脆声道:“回皇伯伯话,臣子正是花思慕,乳名晏晏,今年三岁啦!”

    说着,撩起袍摆,笔挺地跪了下去:“花思慕给皇伯伯请安,皇伯伯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

    好伶俐的孩子!

    君天澜眼中掠过赞赏,亲自把他扶起来,把腰间佩戴的墨玉环解下塞到他手中,“皇伯伯给你的见面礼,收好了。”

    花思慕捧着那墨玉环,小脸上挂着微笑,看起来不骄不躁:“多谢皇伯伯!”

    他把墨玉环小心翼翼藏进自己的荷包里,又望向被福公公抱着的小娃娃,惊喜道:“那是皇伯伯的孩子吗?我可以跟他一起玩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。”君天澜点头。

    念念将来是要继承皇位的,必然要培养几个有能力的左膀右臂和心腹,于是他朝福公公递了个眼神,福公公便立即带着花思慕和念念去了暖阁。

    这厢君天澜听着花容战述职,那厢暖阁中,两个孝子已经欢喜地玩闹在一处。

    暖阁的地面铺了羊毛绒毯,踩上去很是暖和,因此两个娃娃都没有穿鞋,就这么在毯子上嬉闹起来。

    念念大方,费劲儿地把自己的玩具筐拖了出来,拿起一个圆润可爱的布老虎塞给花思慕,口齿不清道:“给哥哥……玩……”

    花思慕见他生得粉雕玉琢,暗道他大约是个妹妹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多年后。

    君念语:听说,你曾经以为我是个小姑娘?

    花思慕:……

    君念语:听说,你曾经喜欢过我?

    花思慕:绝无此事!!

    去年12月1日开的书,不知不觉,《爆萌》已经一周年啦!
小说推荐